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3)

“早饭放哪个包里了…?”
KO去洗手间了,郝眉只能自己找,自己旅行箱没找到,又去翻KO的双肩包,成功找出一个便当盒,打开一看,香气四溢的早餐。
“哇!小笼包和煎蛋!”
一声惊呼把后座的愚公和猴子酒也吸引过来,两颗脑袋探头探脑地伸过来,垂涎地盯着便当盒。
“嘿嘿!眉哥,分点给兄弟尝尝呗?”
“对啊对啊,吃独食不厚道!”
愚公说着手就伸出去了,被郝眉一巴掌拍开,护着食盒换了个方向,面朝走廊,他扭头得意洋洋道:“不给,这可是KO给我做的,只有一人份!”
“哎你!”愚公痛心疾首,只是话还没说完,那脸上的表情又变了,成了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一人份哦?”
郝眉莫名其妙,“对……对啊。”他又觉得愚公和猴子酒视线不对,顺着两人目光转回头,发现和他隔着一个通道并排坐的贝微微腮帮子鼓鼓的,手上还捏着个小笼包往身边的肖奈嘴里送。
“师妹,你,你你……我,我……”郝眉欲哭无泪的看了看空缺了一个口的食盒,又看看甜甜蜜蜜喂食的贝微微,心仿佛在滴血。
贝微微咽下嘴里的包子,睁着一双美目讨好地朝郝眉笑笑,“哎嘿嘿…美人师兄,KO大神的手艺真棒!”
肖奈也配合的点点头,并趁郝眉还没回神的空档又捏了一个,和贝微微你一半我一半的分食完毕。
“啊!!老三!”郝眉彻底炸毛,他解开安全带就想站起来拼命,却感觉双肩一沉,手中一空,抬起头,愚公和猴子酒一人按住他一边肩,干脆抢走了他整个便当盒。
郝眉又急又气,转身往后坐扑,被愚公抱住腰,郝眉用力扑腾了两下,挣开愚公的手,但还是慢了步,大势已去。这单身男人什么速度,这么十几秒的时间,已经够他们把小笼包塞进嘴里了。
郝眉抱着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煎蛋的便当盒,委屈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你们!”清亮的嗓音有些发颤,“七个小笼包,好歹给我留一个啊!”
“我们也想留。”愚公咽的太快,忍不住打了个嗝后接着说:“可是太好吃了,没忍住。”
“对啊,太好吃了。”猴子酒一抹嘴,他和愚公都是两个一起吞的,虽然塞得快,但那一口咬下去,汁香四溢的美味……啧啧,根本没吃够。
被抢走早餐,抢劫的那两个人还堂而皇之的在你面前表现出很好吃没吃够的欠揍模样,郝眉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刀子扎烂了,淌血啊…委屈啊…一对二打不过KO什么时候回来啊……
郝眉抱着便当盒失魂落魄地坐回位置上,恍惚中感觉身边多了个人,一抬头,KO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俊脸还是面无表情的,那双眼睛却透出点点疑惑。
“怎么了?”
“KO…”郝眉瘪着嘴朝他举起手里的便当盒,委委屈屈地告状,“他们把我的早餐抢光了!”
KO:“……”冷面神脸色有点变黑,他扫了眼愚公和猴子酒,两人只觉得一阵寒气直逼他们而去,连忙抱团闭眼装睡,KO又望向贝微微和肖奈,贝微微做贼心虚,立马把头埋进肖奈怀里,肖奈安抚地拍了拍他背,冲KO露出一个微笑。
“抱歉,我会补偿郝眉的。”
KO觉得这个可以接受,他抽出自己的包,又从隔层里拿出一个便当盒,还有一杯封好盖子的豆浆,一起递给郝眉,“吃吧。”
郝眉双眼一亮,接过打开一看,是另一份小笼包配煎蛋。“嗯?”郝眉看看KO,又看看便当盒,“这不会是你的早餐吧?”
KO没接话,抽出一双筷子递给他。
郝眉夹了个小笼包送到KO嘴边,“呐。”
KO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凑过去吃掉小笼包,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把早饭分食完毕。
一边的贝微微怎么看怎么觉得腻歪,郝眉那样子分明就是已经被KO追到手了,毕竟正常直男会和另一个同性你一口我一口互喂早餐吗?!越看越觉得是这样,她偷笑着拉了拉肖奈,问:“大神,KO大神什么时候拿下美人师兄的?”
肖奈看了眼已经在玩游戏机的郝眉,勾唇微笑,“还没有,不过就快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2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