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5)

郝眉第一次出柜,难免心潮澎湃,不够自信。虽然他觉得KO也是对他有好感的,但……总归没听KO亲口说出来,要是贸贸然去告白,被KO拒绝,岂不是一切都搞砸了。
郝眉越想越觉得这事难办,他需要场外求助,于是他晚上回到酒店后,对KO谎称有事出门,一个人偷偷摸摸进了愚公和猴子酒的房间。
“同志们!兄弟们!你们的眉哥我遇到了世纪难题,你们一定要帮我啊!”
愚公把脑袋从游戏中拔出来一秒,留下个毫无诚意的说,又埋了回去。
“我……”郝眉酝酿了下,满脸悲愤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猴子酒一个手抖冲到BOSS面前,被迎风拍来的巴掌扇回了复活点。
“什么玩意儿?”
愚公本来是震惊的,但当他看到郝眉一副悲壮赴死的表情时又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眉哥,你有喜欢的人了就这个表情啊?”
“是啊!”猴子酒大笑,“你这不像是有爱人,更像是有仇人吧!哈哈哈哈!”
“哎呀你们不准笑!”郝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们就不好奇我喜欢的人是谁吗?”
“你喜欢的人是谁我不知道。”愚公忍着笑,一张端正的脸憋得有些扭曲,“但我知道,如果那个人不是KO,我们致一将失去一位大神。”
郝眉:“???”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郝眉隐约觉得他的兄弟们似乎脑子装着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
“咳咳,眉哥啊,你就告诉我们你喜欢上谁了呗~”
“我……我说了你们不能歧视我,也不能嫌弃我!”
愚公和猴子酒心里咯噔一声,互相对视了眼连连摇头,“不会不会,我们什么关系,绝对不会歧视你嫌弃你的!”
“那我说了。”郝眉深吸一口气,两手捏成拳,酝酿了数秒后细若蚊喃地吐出个名字,“KO。”
“呼~”
愚公和猴子酒长舒口气,拍着胸膛安慰自己的心脏。
“你吓死我了。”猴子酒操纵着角色从复活点爬起来,继续往BOSS点跑。
“是啊!”愚公也跟着埋怨,“我以为你要说微微师妹呢。”
“微……哎你们!”郝眉有一肚子的槽点气的不知从何吐起好,“你们为什么会想到微微师妹啊?什么脑洞啊你们!”
“什么什么脑洞,谁让你形容的那么惊心动魄,我们当然会往最糟糕的方面想了!”
郝眉不可思议的摊手,“难道KO这个答案还不够惊心动魄吗?”
愚公学着郝眉摊手,“哇好惊心动魄喔~”
猴子酒也笑了声道:“哎眉哥啊,说你情商不高你还不信,全公司都觉得你和KO是一对,只有你自己觉得你们这是——友情~”
“我……我我我……”郝眉头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傻逼,被愚公和猴子酒混合双怼,最后还被告知全公司都看好他们,这简直是告诉他,你前面做的心理建设都是浮云,你以为你在柜子里藏的很紧,其实全世界都知道你只是躺在木板上,充其量是怀里抱着个柜子门。
郝眉站在那独自凌乱,愚公看他碍眼,嫌弃道:“哎我说,你完事没,完事就出去,和你家KO亲亲我我去,别在我们单身狗的房间浑浊我们单身狗的清香。”
“清香?就你们还清香?”郝眉转身大步往门外走,走到门口气不过又回头怼了句,“是臭袜子的香吧!”
“嘿我这脾气……”愚公举起自己脱下来的袜子丢过去,被郝眉一个大力摔门挡住。
“我说啊,这KO辛辛苦苦几个月,总算是要熬出头了。”猴子酒眼睛没离开显示屏,嘴里却感叹了句。
“可不是。”愚公麻溜的登入公司沟通软件,噼里啪啦开始打字,“追眉哥这么个迷糊傲娇,还是得看KO这种有耐心有毅力的。得了,看哥哥我给全公司来个实况转播!”
而气呼呼回房间的郝眉不知道,他前脚刚走,后脚整个公司都知道KO要熬出头了,美人终于要开窍了。

评论 ( 9 )
热度 ( 104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