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6)

回到房间的郝眉觉得自己刚才严重跑偏了,他找愚公和猴子酒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告诉他们自己出柜了,而是希望他们出个主意,怎么追KO啊!
扎心了,现在再回去肯定会被打出来的。
郝眉难过地掀开被角钻进去,没呆几秒,被子被猛的掀开,原本坐在自己床位的KO不知何时站在他旁边,两手插兜看着他。
“KO……”郝眉拉着KO胳膊让他坐下,暖黄色的床头灯投射过来,软化了KO深邃的五官,没有平常那种不近人情的冰山模样,倒显现出几分温柔来。
以前没想法倒不觉得,现在真是越看越帅啊!
郝眉本想像以往那样把脑袋搭到KO肩上的,此时却被勾了魂,脸越靠越近,最后吧唧一口亲在KO侧脸上。
立刻回神的郝眉:“??!!”
被吓了一跳的KO:“……!”
“K…KKO,我不是……!”郝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又羞又恼,还有一种小心掩藏的心思被暴露的惧怕感,不敢直视KO,郝眉一头扎进厕所,反锁上门,蹲在地上捂着脸,大脑里刷过的全是“天要亡我——”
时间不知过去许久,卫生间的门被轻扣三下,门外传来KO低沉的声音,“郝眉,开门。”
KO的嗓音一直都是磁性又低沉,带着与他本人相似的冷漠感,郝眉曾数次偷偷赞叹这嗓音的好听,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害怕被这个声音呼唤。
“我不要。”郝眉放下马桶盖坐到上面,撑着下巴两眼直勾勾盯着门板,“在我没想好借口前,我是不会开门的。”
门外的KO:“……”明明他才是被亲的人。
心脏还在剧烈震动,KO清楚感觉到自己掌心沁出汗水,他迫不及待的想打开面前这扇门问问郝眉,是不是愿意给他一个梦寐以求的答案。
“郝眉……”KO闭了闭眼压住心中泄火,再次叩门,“出来,该睡觉了。”
“我不!今晚我睡卫生间。”
“…一分钟,不开门我去拿备用钥匙。”
还在马桶上沾沾自喜的郝眉:“……”
KO等了没几秒,门咔嗒声开了条小缝,毛绒绒的黑脑袋在门缝中若影若现,KO拉住门把手用力一扯,藏在门后的郝眉惨叫声扑了出来,被伸出臂膀的KO接了个满怀。
熟悉的衣料上沾着熟悉的洗衣液味,郝眉用力嗅了两大口,投降般地放弃挣扎,双手环住KO的腰,头靠在他肩上,接受这个拥抱。
郝眉突然想起猴子酒说的,整个公司都知道KO在追你,他现在想想这话真没错,KO肯定喜欢他,不然现在迎接他的是拳头还差不多,怎么可能会是拥抱。
“KO!”郝眉歪头凑近KO耳边,嘻嘻笑了两声,一字一顿道:“我喜欢你。”
搂着郝眉腰的双手一下收紧,良久之后,郝眉才听到KO的声音。
“嗯。”
“喂喂喂!”郝眉不满地嚷嚷道:“我都说喜欢你了,你这一个嗯字算什么意思?那么敷衍!”他推搡着想从KO怀里挣脱出来,箍住他腰的那双手却越发用力。
KO紧紧抱着郝眉,下巴支着他肩窝,说:“别动,让我抱会儿。”
郝眉嘀嘀咕咕抱怨着,身体却不再挣扎,老老实实任KO抱着,这个姿势没法回头,因此郝眉也没有看到,难得一笑的面瘫冰山此时正咧着嘴,笑的仿佛得到了全世界。

评论 ( 10 )
热度 ( 11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