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9)

经过KO的筛选,百份简介最终留下十份,这十个人基本可以回答出KO提的问题,当然他们的专科成绩应该也不会太差,接下来就剩下肖奈那一关了。郝眉收拾好东西,把简历导入电脑传输进肖奈邮箱,然后蹭着愚公的车回家。
一回到家,郝眉东西一丢猛地把KO扑倒在沙发上,KO只觉身上一重,天旋地转,回过神就被郝眉压在胸口,掐着脖子逼问:“说!为什么十个人里六个是女孩!”
“……因为来应聘的女人比男人多三倍。”
郝眉一下被噎住,张着嘴酝酿了半天,在KO逐渐清明并带上调笑意味的目光中,讪讪地从他身上爬下来。
郝眉还没站稳脚,腰被揽了把,他哎呦一声又扑回KO怀里,脸颊上一热,KO细细亲啄着他脸蛋,嘴角带着明显的笑纹,低沉悦耳的声音像拌了甜霜往他心尖上抹。
“郝眉,你吃醋了?”
郝眉想也不想矢口否认,“怎么可能!”
KO不在意郝眉嘴硬,又在他唇上啄了下,然后覆到他耳边说:“郝眉,我喜欢你。”
郝眉心中顿时云开雾散百花齐放,他捂着腮帮子不让自己露出笑脸,麻溜从KO身上爬起来,装腔作势道:“还不快去做饭,小爷饿死了!”腮帮子一动,笑脸就咧开来了,郝眉连忙背过身,一口气跑回屋关上门,靠着门板开始傻笑不止。
寡言少语的KO亲口说出喜欢,这是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啊!当事人郝眉笑了一晚,连梦里都在笑,第二天一早不负所望的苹果肌僵硬,下颚发酸,连喝口豆浆都哆嗦。KO没办法,切了黄瓜给他敷脸,又揉又按的弄了半个小时才好一些。
“KO,今天的糖醋排骨要小份!”郝眉捂着脸愤愤道。
KO把宫保鸡丁均匀的铺到米饭上,应道:“今天没有糖醋排骨。”
“嗯?”郝眉快步走进厨房,探头一看,怒目圆睁立即改为笑脸相迎,“宫保鸡丁好,都不用怎么嚼,方便!”
KO被郝眉的活宝样逗得翘起嘴角,装好便当盒拍了拍他肩,“快去换衣服,我们要出发了。”

两人肩并肩走进致一,愚公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对郝眉说:“老三八点开始面试,现在基本出结果了。”
“八点?”郝眉惊道:“他可真是争分夺秒啊。”
愚公耸了耸肩回自己座位,他前脚刚走,肖奈后脚从办公室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三女一男。
“给大家介绍一下。”肖奈扬声吸引所有人注意,让开一步露出四个新人,“这是新加入我们致一的四位员工,一位是美术部的,两位程序部,还有一位则是行政助理,大家欢迎。”
三个女孩均是各有千秋的美女,男孩也是高挑帅气,笑起来开朗阳光,这么亮眼的新人要加入公司,无疑是一众单身狗的曙光。肖奈说完欢迎,激烈的掌声顿时连成一片,特别是程序部的几位汉子,听到有女孩加入程序部,还一下子俩,几乎都要喜极而泣了。
“老三!你说的,加入程序部的妹子都坐我旁边!”
愚公大概是真的激动坏了,当场就跳起来要往两个女孩身边跑,甚至没注意到周围单身男性看他的目光已经变得不友善起来。
肖奈目光在整个程序部扫过,而后对已经迫不及待的愚公微笑点头,“我说话算话。”
郝眉和猴子酒不约而同地“啧”了声,望着愚公活蹦乱跳的身影暗自默哀三秒,然后相视一笑,猴子酒气沉丹田,叉腰大吼:“兄弟们,他想独占妹子,揍他!”
程序部的单身狗们嗷一嗓子,一拥而上把愚公团团围住,对其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暴揍。
“百年难见一个妹子,好不容易来俩,你还想独吞!”
“对啊!兄弟们,揍他脸,让他这么不要脸!”
被人群淹没的愚公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惨叫挣扎道:“是老三答应我!是老三答应我的啊啊啊!”
最终,连衣扣都被扯掉一个的愚公满脸悲痛的爬回座位,两个女生坐到了最中央的位置,离他两个过道远。
欺负完愚公,郝眉感到心情舒爽,码代码的速度也快了几倍,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饭点。猴子酒隔着几台电脑喊他:“眉哥,去不去组团吃午饭?”
“不去。”郝眉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起来,脚步轻快地往KO那走。“KO给我准备了便当。”
“唉!”路过的小李摇头叹气,“单身狗就算是路过,也会被狗粮挡道。”
“快走吧你!”郝眉笑着飞起一脚,小李连忙捂着屁股跑了。
“人说的没错啊,午饭没吃先吃狗粮,叫你是我的错。”猴子酒诚挚道歉,转个面打算和愚公一起走,却发现身边早没了人影,左右一看,愚公那小子已经站在两个新来的女孩身边,邀请她们共进午餐了。
“我去?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评论 ( 8 )
热度 ( 93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