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10)

广告/约个语cKO,微信扣扣都可以(///▽///)


郝眉拎着两个便当盒,和KO说说笑笑走进休息室。
致一大部分都是单身男人,没人疼爱,生活也没那么讲究,午餐就地一扒算了事,像郝眉和KO这样定时定点一起吃情侣午餐的全公司只此两对,久而久之,午餐时间的休息室基本成为了两人包房。
不过今天郝眉一推门就发现,里头沙发上多了个人。
“咦?”郝眉惊奇的打量笑容有些拘谨的大男孩,他记得这是今天新来的助理,叫方礼茗。不过郝眉不是惊讶他在休息室,而是惊讶……这个男孩面前放着一份明显是自带的便当。
或许是郝眉的表情太过惊诧,方礼茗有些无措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以为这里是公共休息室,所以就把午餐带进来吃了。”
反应过来的郝眉知道对方是误会了,急忙摆手,“不不不,这里就是公共休息室,我刚才只是有些惊讶你也自带便当,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的,早上起的早了,就简单的弄了点。”
郝眉拉着KO坐到方礼茗旁边,凑过去一看,饭菜色泽漂亮,一看就知道是会厨艺的人做的,他不禁感叹一声:“原来现在会做饭的男生这么多了吗,这鱼香茄子炒的,比我煎的荷包蛋还漂亮。”
KO布好饭菜,筷子塞到郝眉手里,淡淡说道:“下次我教你,不要把蛋壳也打进锅里。”
方礼茗扑哧一下笑出声,把装着鱼香茄子的餐盒推到郝眉面前,两人分着吃。
郝眉被拆了台,脸颊有一瞬间发红,很快又褪下去,没脸没皮的把筷子伸向鱼香茄子,并把自己这边的菜也往方礼茗那推推。
“哇,礼茗的菜烧的真好吃!”
KO筷子一顿,低头扒了口饭。
“KO,我想吃糖醋排骨。”
桌上的菜尝了个遍,郝眉又忍不住开始垂涎KO饭盒里的糖醋排骨了,虽然是昨晚剩下的,但并不影响它对郝眉的吸引力。
KO看了眼郝眉的腮帮子,夹了一小块放到他碗里。虽然是最小的,但也带着有棱有角的骨头,郝眉忘情的夹起来往嘴里一塞,然后……嚎的叫出了声。
两边腮帮子先是一麻,然后剧烈的酸痛起来,郝眉含着这块糖醋排骨,嚼嚼不动,吐吐不出,只能拼命拽KO袖子寻求帮助。
KO面无表情盯着郝眉看了几秒,才不紧不慢地伸出筷子帮他把排骨夹出来放回自己碗里,没帮忙揉脸,也没有担忧的询问,冷冰冰的继续吃饭。
“晚上吃炒豆芽。”
还在拼命揉腮帮子倒吸冷气的郝眉:“???”
而静静旁观的方礼茗似是被郝眉滑稽的模样逗开了怀,哈哈大笑起来。
“郝眉哥,你要是腮帮子受伤了,确实还是吃炒豆芽比较方便。”

郝眉本以为KO只是说说,没想到当晚上菜,真的一桌子素,正中央还摆着一盘分量十足的炒豆芽。
“这……这是什么?”郝眉双眼呆滞,喃喃自语着自己看到的菜色,“炒青菜、炒白菜、炒豆芽、豆腐汤?”
已经开吃的KO:“嗯。”
“你,你还嗯?”郝眉不敢置信,捂着酸疼的腮帮子加重音量,“说好的烤鸭鱼汤炖猪蹄呢?一桌白白绿绿我咽不下去啊!”
KO把桌边的酱豆腐乳推过去,“红的。”
郝眉一直觉得酱豆腐乳有股怪味,还特别咸,平时闻都不愿意闻一下,这瓶还是上回逛超市买错的,KO偶尔挑一块出来拌汤饭吃。而KO现在居然让他吃!?以前那个嘟下嘴就愿意给他做一桌满汉全席的KO呢,被掉包了吗?啊!
郝眉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得好好想想,故作深沉的思索了会儿,郝眉小心翼翼地问:“KO,你有双重人格吗?”
KO:“……”
漆黑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郝眉数秒,KO干脆不吃了,站起身收拾碗筷。
“哎哎!”
郝眉眼见自己面前的菜被一一收走,他还一口没吃,不禁焦急的叫起来,“我还没吃呢!”
KO停下动作,“你吃?”
郝眉满是嫌弃地看了眼全素宴,养刁的胃发出强烈抗议,一时倒没觉得那么饿了。
“算了算了,没胃口。”
所有剩菜放进冰箱,郝眉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抓着鼠标无聊地在屏幕上画圈。
看不到不喜欢吃的素菜,肚子又开始咕咕叫饿了,但这会儿再回去问KO讨食,他肯定会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那和刚才饭桌上有什么区别?郝眉无精打采的撇撇嘴,扭头望着KO忙碌打扫厨房的身影,眉头蹙了起来。
和KO认识那么久了,哪怕不能说完全了解KO的内心想法,但也懂个七七八八,今天这幅样子,肯定是生气了,可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郝眉抓耳挠腮回忆一整天两人相处的细节支末,早上都很正常,好像是从午餐开始不对劲的。
午餐……午餐?
郝眉眼前一亮,很快想起了某句可能令KO生气的话,他一拍沙发扶手,嚯的站起身,准备和生气的爱人进行一场面对面的沟通!

评论 ( 10 )
热度 ( 95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