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12)

例行广告:我约……你们都懂ಠ_ಠ

另一边,急匆匆赶回家的KO一推门,就发现早上他走时还在睡的郝眉已经爬了起来,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手里还抱着桶KFC炸鸡翅。
KO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走过去想拿走鸡翅,却被郝眉扭身避开了。
郝眉表情不愉,嘴巴翘的老高,一副我很不开心的模样。KO自知昨晚两人才温存过,一早就丢下郝眉去上班确实不地道,他心中有愧,不敢强夺郝眉手里的鸡翅,便坐到旁边,放柔嗓音哄道:“这个现在不能吃,我给你熬粥好不好?”
“不好!”
郝眉为了表达自己不高兴的情绪,试图撑着沙发往旁边挪,以达到和KO分坐两地的效果,但他屁股刚撅起来便感觉腰酸背痛,两条腿肚子直打颤,哎哟叫了声又倒了回去。
“郝眉?”
KO立刻靠过去扶住郝眉,边帮他揉腰按腿,边紧张地问:“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KO素来面无表情,哪怕是笑也只是嘴角微微勾起点弧度,很快又会恢复成面瘫状。郝眉时常怀疑KO老了会不会面部神经失调,不过他现在不担心了,因为他很清楚的在KO脸上看到一种名为担忧的神情。
双眉紧紧拧着,嘴角拉成条直线,那双仿若真的藏了星辰的眼睛专注盯着他,收不到回答,渐渐染上了慌乱的神采。
“郝眉…?”好像连声音都没那么冷淡自若了。
郝眉想他真是把一生的运气都用在遇见KO上了,那么好一个人,为什么就看上了他。
“喊什么喊。”
手里啃了半截的鸡翅塞进KO嘴里,郝眉故意把油腻腻的手在KO胸前一通乱擦,这才心满意足得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让KO按摩全身。
“眉哥我大人有大量,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你要是再敢在口粮上克扣我,哼哼!”
KO嘴里咬着半冷的鸡翅,不敢对郝眉的话有所怠慢,模模糊糊应道:“嗯。”
郝眉心满意足闭上眼,专心享受KO力道适中的按摩,温暖的手掌在酸痛地方一一揉过,精神渐渐放松下来,迷迷糊糊的,郝眉几乎又要睡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下半身一凉,郝眉徒然一惊,顿时清醒过来,愤怒地回头拍掉KO摸到他屁股上的手。
“干什么!”
KO两手僵在半空,望着郝眉认真道:“我看看里面恢复的怎么样。”
里面……
郝眉脸涨的通红,两手捂住屁股,结结巴巴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恢复的很好,你不用看了。”
事关身体健康,KO难得强硬反驳郝眉,可郝眉两手护的极紧,他也不好硬掰。
“郝眉!”
KO脸紧绷着,两眼直直盯住郝眉,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不得不说郝眉还是挺怕KO这幅样子的,阴沉沉的,仿佛随时准备揍他一顿。
“凶什么凶…”不甘不愿地松开手,郝眉嘟囔着挺了挺屁股,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看吧看吧!”
这视死如归的表情,倒弄的KO哭笑不得。
穴口边缘有些微红肿,KO又按着郝眉抹了次药,被羞愤难当的郝眉用枕头爆锤了一顿。
熬了点鱼片粥喂饱郝眉,KO一对表,又到点得赶回致一了,看着团在沙发上郁郁寡欢望着自己的郝眉,KO心都化成滩水了。
关系刚刚更进一步,他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拴在对方身边,郝眉这眼神一丢过来,KO差点就脱口而出不去上班了。
好在克制住了。
“郝眉,乖。”KO亲了亲郝眉的脸蛋,“我争取早点回家陪你。”
郝眉按住KO的肩,一把将他推开,他仔细观察了KO,见他眼里满满都是心疼,有些无语道:“KO,你脑补了些什么啊?我只是在忧郁今天没去上班,愚公他们肯定又瞎说我坏话了!”
KO:“……”
书上不是说恋人之间温存过后会更依赖对方吗?他家郝眉为什么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评论 ( 15 )
热度 ( 108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