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嬴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时空旅行吧(1)

国庆贺文,大概短片,讲述一个K莫穿越到秦朝遇见嬴风的脑洞。

没看嬴风原剧,但查了秦时台词,真尼玛羞耻。

1—1
这里立着一扇拱形门,门框上刻着繁复的纹路,中央流转着淡蓝色的光华。

郝眉试着走近它,发现那蓝光里还隐隐闪烁着字符,像是代码。

这是哪?这道门通向哪里?

郝眉环顾四周,视线所及之处皆是灰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有些惊惶,大声喊着爱人的名字。

“KO!”

声音飘出去很远,郝眉一连喊了数声,什么回应也没收到。

“滴——”

突然传来的电子音令郝眉一激灵,他紧张的左看右看,什么也没发现。

“尊敬的客人,您好!这里是时空旅行隧道,恭喜您成为我们第一期测试用户,我们将送您和您的爱人回到前世,体验一场为期半个月的时空旅行,祝二位旅途愉快~”

信息量太过庞大,郝眉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听这个声音似乎有离开的样子,急忙想出声阻止。

却在此时,身后的拱形门发出一阵耀眼的蓝光,原本隐隐绰绰的代码染上银白,随着蓝光倾泻而出,眨眼间包裹住郝眉,将他拖进门内。

空旷的时空隧道里有没了声息,半晌之后,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冰冷的机械音透着股疑惑。

“咦?郝眉先生的爱人呢?”



1—2
强烈的失重感包裹住全身,不知多久后,后背狠狠砸进一片水塘中,冰冷的水流从四面八方涌来,巨大的冲击令郝眉眼一闭,彻底晕了过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他好像听见许多人恐慌尖叫。

“来人护驾!有刺客——!”

呸!你才是刺客。

眼前一阵阵发黑,好像有人在拍打他的脸颊,下手还不轻,火辣辣的痛死他了。

郝眉头痛欲裂,在嘈杂的环境中慢慢睁开双眼,昏黄的光晕笼罩着他的视线,眼前重影叠叠,似乎还有个人形剪影在晃动。

“快通传大王,刺客醒了!”

呸!都说了我不是刺客。

郝眉一急,活活给气清醒了。眼前光晕渐渐退散,他眨了眨眼,看清面前这道人形。

膀大腰圆,凶神恶煞,一身粗布麻衣裹不住的健硕肌肉,更可怕的是他右手还拎着条鞭子。

“嘶——”

郝眉倒吸口冷气,他想往后退,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左右一看,原来两手被紧紧捆在十字刑架上,再低头,两脚也是!

“你——”

按照常规流程应该对苏醒犯人进行审讯的牢狱长刚摆出横眉怒目的样子,就发现他的犯人长长吸了口气,高仰起头。

“救、命、啊!杀、人、啦!非、法、绑、架、啊——”

这一声气沉丹田,郝眉自己喊破了音,牢狱长也捂着耳朵踉踉跄跄后退了数步,满脸震惊地看着他。

而一脚刚踏入刑房的嬴政正好听到这声嘶力竭的求救声,脚下一划,差点摔下阶梯。


1—3

郝眉一鞭没挨被带出了刑房。

来接他的人虎背熊腰,腰上挎着把刀,对牢狱长说了两句话,他就被放下来了。

刚从刑架上下来的郝眉虽然惊魂未定,但也眼尖地发现了周围不对劲的地方,他指着挎刀的男人,表情古怪。

“兄弟你……cosplay?”

挎刀男人听不懂郝眉的话,沉默半晌,推着郝眉出了刑房。

走过阴暗的长廊,门外晴天碧蓝,不远处站着一些身着古装的人,为首的那人背对着他,黑衣广袖,负手而立。

不等郝眉震惊周围四合建筑,他就被压着带到黑衣男人身边,挎刀男人行了礼,恭恭敬敬朝黑衣男人道:“大王,人带来了。”

黑衣男人转过身,露出旒冕玉珠下的那张脸。

嚯!

郝眉瞪圆了眼,一口气没提上来,咳的满脸通红,他指着面无表情盯着他的男人,断断续续道:“咳咳…K,KO,你为什么穿着裙子?”

“……”

万籁俱寂。

还跪在地上的挎刀男人似乎听见了风吹过悬崖的声音。

评论 ( 20 )
热度 ( 83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