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嬴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时空旅行吧(2)

2—1

统一六国后的某一天,平静的王宫再次有大事发生,虽然这件大事朝堂不知,但后宫人人都在偷偷私语。

“听说大王在游湖时遇到刺客,抓起来没多久大王又把他放了,还把他带回后宫。”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那个刺客长得和唐将军一模一样!”

“不止呢,我还听到那天随行宫女说,那个刺客在大庭广众下说大王穿裙子……”

宫侍们躲在门外窃窃私语,说到兴起处还笑作一团,全然没发觉他们口中的其中一位主角已经站在他们身后。

嬴政抬手止住身旁正要出声的宫人,静静听宫侍们议论他的袍服,待宫侍们再次笑起来时,他不紧不慢地出声。

“寡人的裤子真的很像襦裙?”

“……”

在这个朝代,除了一人,还没人再敢称自己为寡人。

方才还笑语晏晏的宫侍们顿时个个脸白如纸,齐齐跪倒在地,身子抖若筛糠,只能喏喏喊出几声大王饶命。

嬴政面不改色从他们中间走过,进门之前,侧首吩咐。

“照规矩领罚。”

宫侍们都被带下去,随行宫人守在门外,嬴政关上门朝寝殿里走,转过屏风,撩起织锦帘帐,露出里头睡姿不雅的人。

郝眉怀里抱着枕头,被子夹在腿间,脑袋抵在床柱上,整个人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姿势。

嬴政看着,心中颇感好奇,睡成这样,他也不觉得累?

外面日山三竿,离下朝都快一个时辰了,嬴政不能再等了,他推了推郝眉。

没醒,还翻了个身。

嬴政耐着性子又拍了拍郝眉的脸。

“干嘛……”

还迷迷糊糊的人挠了挠脸,不耐烦地嘟囔了声,眼睛睁开条缝。

“起床。”

低沉的嗓音,简洁的命令式语气。

郝眉还没醒,但他看清了嬴政的脸,与KO一模一样的脸。

“我不要!好累。”

撒娇惯了的郝眉弓着身子挪近嬴政,手一伸抱住他腰,脸跟着贴上去。

“再睡会儿,再睡会儿,反正项目做完了,老三答应给我们放假的。”

嬴政:“……”他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

处于高位的帝王除了自己的爱人,还从没和谁这么亲近过。

嬴政僵直着背脊,抓住郝眉的手从腰间掰开,他放弃叫醒郝眉了,转身又离开这个寝殿,只是吩咐新来的宫侍,等郝眉醒了再通传他。

脚步匆匆的帝王进了书房,他要给远在边外平乱的唐将军写封信,告诉他。

寡人想你了。


2—2

中午用膳的时候,嬴政听到宫人来传,那位“刺客”睡醒了。

嬴政放下手里的碗筷,让人带去郝眉的寝殿,他打算边吃边审这位好像有嗜睡症的“刺客”。

提着食盒进门后,嬴政又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步伐。

郝眉两手抓着一只盐焗鸡翅,边啃边吐。

“呸呸呸,盐巴都还在上面,怎么做菜的!”

嬴政把食盒放到郝眉面前,对还眨巴着眼看他的人沉声道:“见了寡人为何不下跪?”

郝眉吐掉嘴里的鸡骨头,他睡了一觉已经回忆起那个怪诞的梦了,时空旅行?别了吧……

虽然觉得很扯淡但还是穿越了呢,可是眼前这个拥有KO外表却完全不像KO的古人,郝眉还有些无法接受,他犹豫问道:“你…是皇帝?”

嬴政觉得这个问题很冒犯他的威严,现如今普天下之下,哪里不是他的国土。

“自然。”

“那你是什么皇?现在是什么朝?”

“现如今为秦帝国,我自然是秦王。”

郝眉一个理科男,历史这些东西早八百年前丢在记忆的黑匣子里了,他不甚在意地扒了口饭,只当这名号听着耳熟,还半开玩笑道:”秦朝?那你是嬴胡亥吗?总不能是嬴政吧。“

胡亥?

嬴政眉梢一挑,这人还知道胡亥?

”我就是嬴政。“

”噗——“

郝眉一口饭喷出去,呛的惊天动地。

愚公猴子老三救命!我的男朋友前世是秦始皇!!

评论 ( 16 )
热度 ( 88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