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嬴风]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时空旅行吧(4)

4—1

KO被唐青风安排在人烟较少的偏房,郝眉绕的晕头转向才在屋门前站定。

唐青风指了指门,“就在里面,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郝眉毫不犹豫的推门,他家KO长得那么帅,世界上能有第二个人长得和他一样帅吗?当然除了嬴政。

“KO~~KO你在哪~”

一颤一颤的奶音在屋子里回荡,通往主卧的帘子被掀起,有个人影步伐极快地走出来,在郝眉还没看清的时候,一把抱住了他。

郝眉当即回抱住这人宽阔的背脊,熟悉的气息抚慰了他这几天对异世恐惧不安的内心。

好不容易找到恋人,两人直接无视了还站在门口围观的帝王与将军,手拉着手坐在一起聊天。

“KO,你怎么过来的?”

“工作,电脑突然蓝屏了。”

“我是在睡觉,把我送过来的时候,还让我大头朝下砸进水里,这个服务简直是太差了!回去后我一定要投诉!”

“头朝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啦没有啦,那个秦皇给我找人看过了。”

KO闻言抬眸看了眼嬴政,见到那张与自己相同的脸后,视线停顿了几秒,而后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

郝眉嘻嘻笑了起来,戳戳KO胳膊,道:“怎么样,真的长得很像吧。可惜我没带照相机,不然拍下来带回去给愚公他们看。”

KO被郝眉脑袋里层出不穷的奇妙想法逗笑,抬手揉了揉他脑袋,温柔地应声:“嗯。”

见到KO动作的嬴政突然扭头望向身边的唐青风,眼神在他脑袋上流连辗转,弄的唐青风莫名其妙。


4—2

午膳在将军府用的,经郝眉强烈要求,为四人做菜的大厨换成了KO,原因是郝眉声泪俱下控诉这里的厨师烧菜太难吃!

嬴政一听就不高兴了,冷冷道:“寡人还不知王宫里的御厨有如此差劲。”

郝眉找到了KO,觉得底气有了,腰杆也挺直了,敢和嬴政对着叫板了!他哼了声道:“何止是难吃,是极其难吃!等会儿让你们尝尝KO做的菜,那才叫美味。”

“好,寡人倒要尝尝,要是不合口味,寡人就让你们都去牢里呆两天!”

郝眉:“略略略。”

很快有几个心腹端着菜鱼贯而入,KO跟在最后面,落座在郝眉旁边,郝眉闻到熟悉的味道,激动万分,也不斗嘴了,夹了口菜放进嘴里。

就是这个味道!眉哥我终于又可以活过来了!

嬴政看了吃的正欢的郝眉一样,倒也没指责他不顾君臣之礼,挑了一筷面前的鱼肉送进嘴里。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郝眉打着饱嗝靠在KO身上,指着一桌子空盘子嘲讽吃了两大碗饭的嬴政。

“你刚才说要把谁关进牢里?”

嬴政不说话,瞪了郝眉一眼,矜持地用心腹递过来的布巾擦嘴。

一旁的唐青风却是实诚的很,自从来到秦朝后,他确实没再吃过那么好吃的菜了,便笑着夸道:“K…O烧的菜确实很好吃,我已经很久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菜了。”

心上人夸了别人,特别是那个人还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嬴政心中警铃大作,但又不好明显的表现出吃醋,他故作沉稳问唐青风:“真的很好吃,难不成你来到秦朝便再没吃饱过?”

“没吃饱倒不至于。”唐青风笑了笑,“不过确实是今天吃的最饱。”

嬴政不说话了,他看了看郝眉,那人长得和唐青风一个皮囊,正和个孩子似得抱着KO脖子摇来晃去,让KO给他做饭后甜品。

“给你做,你先去睡午觉,醒了就能吃。”

“那我要吃布丁!”

“这里没材料,给你做芋圆球,甜点,包豆沙。”

郝眉欢呼一声,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跑去午睡了。

嬴政默默把视线转向KO,对方接收到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回视。

嬴政清了清嗓子:“吃了便睡,会发胖。”

KO对答如流,“不会,他太瘦。”

嬴政张了张嘴,突然对身边的唐青风道:“你要不要午睡,寡人陪你。”

唐青风愣了下,摇头,“不用,晚些时候要去军营,现在我去消消食。”

嬴政:“……哦。”

评论 ( 33 )
热度 ( 10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