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15)

郝眉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香辣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能量,他春光满面的回到致一开始投入手头项目,三天后,精神崩溃地蹲在了前台做行为艺术家。

半天过去了,大脑还是一片空白,郝眉不禁陷入沉思,吾是何人,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

“眉哥啊~啊~啊~”

听这一波三折的叫法,无疑是同样被折磨到怀疑人生的愚公。

“干嘛啊!”

郝眉撑着下巴换个面向,用后背对着愚公。

“兄弟我千辛万苦来给你送情报,你就拿屁股对着我?”

愚公踢了踢郝眉屁股,一脸神神秘秘的。郝眉反手拍掉那只脚,又把面向转回来,眼神示意愚公。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灵感正烦着呢。”

愚公一晒,似笑非笑,“那我这消息听完,你肯定更烦。”

“说!”

愚公也蹲下来,凑到郝眉耳边,说:“据知情人士观察,我们新来的小助理似乎看上你家KO了。”

郝眉先是一顿,接着跳起来指着愚公炸毛道:“谁!这个知情人士是谁!”

“……”

愚公仰视郝眉,觉得他这兄弟能活到这么大没被人打死是挺不容易的。

“请你再好好想,我刚才的话中,主语是什么。”

郝眉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很快急道:“哎呀我一急就说不到重点,我是说你们别乱说话,怎么就看出小方喜欢KO了!”

“切,这几天人家但凡交接给KO的文件他都亲自送,晚上打地铺的位置挑最好的,床面被单都是鸭绒的,每天中午雷打不动的送盒小点心,连给美术部带奶茶他都不会忘记给KO带一份!”

郝眉惊呼,“鸭绒的,巨贵啊!”

愚公忍无可忍朝天翻了个白眼。

“啊不是不是!”满肚子焦虑堵在嗓子眼,郝眉着急地拍了拍额头,深呼吸口气又道:“为什么你说的这些我都没见到过?”

“废话!人家瞎啊看不出你和KO有一腿,干这事当然都会避着你!”

郝眉噎了下,撸起袖子往办公室里走,愚公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方礼茗站在KO旁边,桌上还放着块包装精致的小蛋糕。

“我靠……”

郝眉瞪圆了眼。

他正要冲过去制止二人的互动,却被愚公一把拉住胳膊。

“你先别急,我告诉你这事不是为了让你和KO闹矛盾的,现在冲出去什么都做不了,你先看看KO表现。”

郝眉握紧拳头,看了看愚公,耐住脾气观察下去。

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新游戏的开发让每个人都忙的脚不沾地,两人躲在角落一时半刻还真没人注意到。

郝眉看见方礼茗面带笑容说了半天,并把小蛋糕往KO面前推,却在蛋糕要触碰到键盘边缘时被KO的手挡下了。

接着他看到KO扭过头,线条分明的侧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耐。

KO动了动唇,方礼茗愣了下,脸色霎时变得苍白,他敛起笑容,委屈地看了KO一眼,转身走了。

方礼茗话太多,郝眉从唇形上看不出什么,但KO总共动了两下唇,凭着了解,他一下子分辨出KO说的什么,满心愤怒焦急顿时烟消云散。

郝眉戳了戳身边愚公的肩,骄傲地扬起脑袋,得意洋洋道:“看见没,我家KO根本不为所动,反而冷语相向。”

愚公表情古怪地看了眼郝眉。

“你知道KO说了什么?”

“当然。”

“那他说了什么?”

郝眉哼了声,身后要有尾巴早翘到天上去了。

“KO说的是,你很吵。”

看着屁颠颠跑向KO的郝眉,愚公痛苦的捂住了心口。

眉哥,我一心为你,你却给我塞狗粮!

评论 ( 14 )
热度 ( 114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