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16)

拖更,不接受任何催文,谁催谁是受!


KO提着烤鱼走进办公室,没看到郝眉,转了一圈在肖奈办公室找到人。

郝眉正坐在肖奈办公桌上玩手机,他屁股坐的靠里,两条腿微微悬空一晃一晃的踢踏着。

KO把烤鱼放到一边,郝眉正想探过身去够,眼角一瞥发现方礼茗正站在玻璃窗外。

“KO,抱!”

郝眉朝KO张开双臂,KO正在解塑料袋的手一顿,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走过去揽腰抱起郝眉,放到地上。

郝眉眉眼弯弯,凑上去亲了口KO的脸颊,欢呼着跑向烤鱼。

肖奈笑了笑,看着KO道:“微微病了,你们不觉得这种行为会伤害到我吗?”

KO撩了撩眼皮,没有丝毫诚意道:”下次注意。“

”注意个头!“郝眉解开袋子,不客气地插话,”你当初和微微师妹秀的时候,有想过会伤害到我吗!“

”想过。“肖奈说的很诚恳,”所以我有克制。“

”呸!“

郝眉不留情面的唾弃肖奈,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嘴里,幸福的长叹出声。

”真好吃!“

KO走过去揉了把他脑袋,”下次我做给你吃。“

郝眉嘴里塞得鼓鼓的不停点头,又夹了一大块没刺的鱼肉送进KO嘴里。

”好好好!“

他说的含糊不清,状似不在意的扭头看了眼窗外。

方礼茗已经不在那儿了。

吃饱喝足的郝眉看了看时间,才七点,KO还在办公室和肖奈谈方案,环顾整个工作室,所有人都在加班,郝眉为了装的像点不让人起疑,也摸了包薯片回到办公位上,准备躲在后面偷吃消磨时间。

没想到,不知道是晚上烤鱼太好吃还是千古一红,郝眉装着装着就突然灵感爆发,那叫一个文思泉涌,盯着电脑噼里啪啦敲到半夜,手边的薯片打开包装袋,却一口没来得及动。

凌晨零点。

郝眉保存文档关闭电脑,扶着腰从椅子上站起来。

对面同样亮着小台灯的KO抬起头,目光在郝眉身上一扫,拉开椅子走过来,手掌按着郝眉手托着的地方轻轻揉捏。

“不舒服?”

“也不是。”

郝眉靠着KO,嘴里嘶嘶抽气,表情似痛似爽。

“就是一个姿势坐太久,好像麻了。”

KO从郝眉的腰一直给他按到颈椎,郝眉一会儿喊疼,一会儿喊痒,身子扭来扭去的不老实。

刚从卫生间简单梳洗完出来准备休息的愚公正好看到这一幕,昏暗的灯光下,郝眉缠在KO身上,嘴里又笑又叫,两人肢体交缠,画面当真不可描述至极!

愚公惊恐万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他也不能一直站在厕所门口啊。

“那个我说……”

硬着头皮走过去的愚公单手捂眼,另一只手伸在前面找方向感。

“让让,让让啊!我瞎什么都看不见,请前面的虐狗人士让让啊!”

郝眉侧过身让愚公过去,然后对着他的屁股踹了一脚!

“这才叫虐狗!”

KO还有一部分收尾工作,他打算今晚就处理掉,可能还要再拖半个小时左右才能休息,所以他把地铺的位置告诉郝眉,让他先去睡。

郝眉一听,嗨,还真是老三办公室里那个精致无比的双人铺!

他蹑手蹑脚走进办公室,探头一看,床铺一半拱起个人形。

啧,有人。

郝眉耸耸肩走过去,掀开属于KO的那床被子,正想往里躺,隔壁的被团动了动,伸出个脑袋。

“唔…K…郝眉师兄?”

睡眼朦胧的方礼茗像是被吓到,愣了片刻才结结巴巴道:“你今晚也加班吗?”

“是呀,项目没赶完,只能加班啦。”

方礼茗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啊郝眉师兄,我不知道你也加班,就把你的床铺也收起来了,我现在去帮你铺好,很快的!”

方礼茗掀开被子就要起身,郝眉连忙阻止他。

“哎哎不用了,再铺多麻烦,还会吵醒别人,我就这睡着好了,没事。”

方礼茗显得很为难。

“可是…这是KO大神的床铺。”

郝眉笑了声,拉高被子盖到身上,心中感叹这鸭绒的就是舒服,明天就把家里的被子都换成鸭绒的,嘴上却大大咧咧道:“放心放心,他不会介意的,我都跟他睡过好几次了,不差这一次。”

方礼茗脸色一白,捏着被子的五指攥紧,他挤出个不太好看的笑容,坚持道:“我还是给你再去铺一床吧,本来大家加班就很累了,挤在一起岂不是更累?”

郝眉看他那么坚持,也就不再阻止,看着方礼茗去另一个角落铺床铺的背影,他不禁暗叹一句,我多想放过你,可你非得找不痛快,这就怨不得眉哥了。

评论 ( 35 )
热度 ( 139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