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17)

郝眉在新地铺上躺下没多久,外头KO那座上的灯也灭了,不多时草草梳洗了下的KO走进办公室。

郝眉的地铺靠进门口,KO路过时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KO裤管,大半夜的,走着走着腿忽然被人扯住是种什么体验?

KO大脑也停机了几秒,顿了顿后才低下头。

“郝眉?”

KO有些吃惊,他一直以为自己铺位旁边拱起的那个人形是郝眉,怎么正主突然睡在了门口,那睡在他铺位旁边的是谁?

“KO~”

郝眉嘟着嘴,奶音里透出快要化为实质的委屈,就算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也能猜到他是一副怎样的可怜表情。

“地铺好冷啊,你陪我睡好不好?”

“冷?”

KO蹲下身摸了摸郝眉身上盖的被子,和所有人一样的小棉被,就是垫的褥子不比家里,大概是贴地久了冷气窜上来了。

KO让郝眉先坐起来,棉被披在身上,问他:“不是让你去我那边睡吗?”

郝眉撇嘴,“那儿有人。”

“睡我那床。”

郝眉不说话了,在KO疑惑的视线中,他才不太开心的开口:“睡在你旁边的人不同意。”

“我旁边?”KO更不解了,“管他做什么?你等一下。”

KO又拢了拢郝眉身上的被子,站起身走到自己铺位旁,抖开被子,把整个铺位往旁边挪了挪,彻底贴到墙角。

“KO大神?”

怯怯的声音从旁边传来,KO抬头,方礼茗坐起身,面向着他,小心翼翼问:“怎么了?我没铺好吗?”

KO定定看了方礼茗一会儿,冷声道:“没有。”

地铺贴着墙,自然就和方礼茗中间隔了条道,KO从那条道上走出去,回到郝眉身边,弯腰,一把将郝眉连人带被抱了起来。

郝眉猝不及防,下意识抓紧被子,本来就刚刚长的被子立马缺了一半,露出他两只脚来。KO看了眼,又把他往上托了托。

“脚缩起来。”

“哦。”

郝眉乖乖勾起脚藏进被子里,让KO抱到里面的床铺上,他滚进鸭绒被里,小被子被KO垫在靠墙的一面,防止睡相不好的郝眉到时候贴到墙上又被冻感冒。

KO铺好被褥,脱了外套躺到外侧,郝眉立刻蹭过去,两腿去夹他大腿,结果碰到了质地粗糙的休闲裤。

“KO!裤子裤子,快脱掉不舒服。”

KO伸出条胳膊让郝眉枕着,另一只手摸到被子底下推了推郝眉的腿。

“没带睡裤,不舒服就别蹭过来。”

“不要!”

郝眉腿又架上去,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隔着裤子磨蹭KO大腿。

“要不我去问愚公再借条?我这条就是问他借的。”

“不。”KO言简意赅拒绝,“太小了,不舒服。”

郝眉:“……哪里小,腰还是……?”

KO嗯了声,“都小。”

郝眉顿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正当他笑的开心的时候,沙发上传来一声轻咳,肖奈毫无睡意的声音传来,难得里面带着几分无奈。

“二位,私房话不宜在公共环境宣扬。”

郝眉吃惊道:“老三?你怎么还没睡!”

“不止肖总……”

另一个角落传来幽幽女声。

“还有我和瑶瑶,你们话题那么劲爆,戏又这么多,我们根本睡不着啊~“

“我去!”

郝眉立即想到刚才他和KO还上演了公主抱呢,结果这一屋人都没睡啊!那岂不是大家都看见了?

被巨大羞耻感击败的郝眉双手捂脸,直往被子下面钻,中途下巴被截住,KO淡淡道:“别钻,空气不好。”

“……”

郝眉发誓他听到了两个小姑娘憋不住的笑声。

临睡之前,郝眉突然想起他好像还没在聊天中听到方礼茗的声音,探头一看,隔壁床的人被子盖的很高,背对着他和KO,不知道究竟睡没睡着。

唉。

郝眉摇头感叹。

这段位还是太低了啊。

评论 ( 19 )
热度 ( 15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