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K莫]美人手里的星辰(20)

肖奈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他说要辞退方礼茗,第二天一早就把人叫进了办公室。

楚乐心抱着文件急匆匆跑过玻璃窗,余光瞄到办公室里两人,脚下急刹车,悄咪咪贴到玻璃上偷窥。

两人说话声音不大,楚乐心伸长了耳朵也没听到半个字,反而脑袋被人从后轻拍了下。

“啊!谁?”

楚乐心吓了一大跳,抱着头尖叫着回过身,发现林瑶正站在她背后,一脸玩味地看着她。

“乐心你干嘛呢?偷偷摸摸和做贼似得。”

“嘘...我给郝眉师兄观察敌情呢!”

楚乐心拉了把林瑶,让她往办公室里看,林瑶扫了眼,面色一肃,赶紧一起趴到窗上往里看。

“哎说什么呢,听不清啊。”

林瑶性子急,听不见声只能看见里面人动唇,急的手指直挠玻璃。

“快看快看,小方变脸了!”

林瑶一激灵,盯着肖奈的视线转到方礼茗脸上,不知肖奈说了什么,方礼茗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又青又白,蓦然瞪大的双眼透出一股不可置信的震惊。

看里头两人快要谈完的样子,肖奈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个姑娘怕被老板抓到她们偷窥,连忙推搡着走了。两人回到座位没多久,隔着文件偷偷看办公室门口那儿,见方礼茗很快从里面走出来,也没回自己办公位,径直往程序部后排那走去。

转了个弯儿,方礼茗脚步一顿,问身旁坐着的同事,“看到郝眉师兄了吗?”

“眉哥?”那同事摇摇头,“今天没来,不过KO来了,估计眉哥又睡过头了。”

方礼茗皱了皱眉。“不上班不用请假吗?我还没收到请假单。”

同事眨巴眨巴眼,他也才想起来现在请假不是打个电话或发条信息给肖奈就可以了。

自从方礼茗成为助理,致一很多细碎的琐事确实不用再去打扰肖奈,但同时也添了些小规矩,比如请假要上交请假单……

这些事后面一个小型会议上才提出来,不过这段时间大伙都忙的脚不沾地,也没人上报请假。可能郝眉也还没从之前”请假说一声“的模式中调整过来,才没写请假单。

同事想辩解,不过他看方礼茗表情不渝,口气生硬,心情很差的样子,不敢触他霉头,便小心翼翼道:“不然你去问问KO吧,一般眉哥没来,KO都会代他请假的。”

方礼茗顿了顿,转身朝KO办公桌走去。

今天KO那排座很热闹,原因自然是郝眉没来上班,但KO却来了,而且是……嘴角微翘地走进办公室。

愚公和猴子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看戏机会!

狗粮兄弟一左一右靠在KO办公桌前,笑容促狭,开着和郝眉的视频尽情调侃他和KO。

“眉哥!你别动,这个姿势我看到你脖子上可疑的小红点了!”

“哪儿呢哪儿呢!”

猴子嗷嗷叫着扑到愚公那边,凑着脑袋往手机视频上看,正好看见满脸红晕,拼命往上扯被子把自己包起来的郝眉。

“你们不忙啊!都几点了,还不回去写程序!”

愚公装腔作势地长叹口气,故作出来的愁云惨淡面容配上他眼底大大的黑眼圈还真有几分凄惨模样。

“哎,忙啊忙啊~还有几百条程序有漏洞呢,哪儿像眉哥不是,被窝暖着,早餐热着,剥皮的水果床头叠满的。”

猴子附和,“没错,再看看我们,早餐包子就豆浆,中餐开水就盒饭,晚餐啊~晚餐说不定还是中餐吃剩下热一热的。”

“美人~”愚公抛了个媚眼给郝眉,哀怨的口气弄的郝眉寒毛都竖起来了,“你说我们怎么就没你那么好命呢~”

“可闭嘴吧你!”郝眉从果盘里拿了片剥好的蜜桔塞进嘴里,又用竹签挑了一大块哈密瓜在两人眼前晃过,隔着屏幕朝KO喊。

“KO!中午回来再买几个水蜜桃,要汁多的!”

KO扭头看了眼屏幕,对吃的腮帮子鼓鼓郝眉笑了笑。

“好。”

“……呸!这狗粮还带着股水蜜桃味。”

猴子酒气愤不过,一键关掉视频,就要和愚公勾肩搭背回自己座位,想了想又觉得不能这样被秀,要找回点单身狗的尊严!于是他又折回来对KO说。

“这季节水蜜桃特难吃,真的!”

KO当然知道,不过这难不倒他。

“我买黄桃,做什锦水果汤。”他扭头望着猴子,淡淡道:“很甜,郝眉很喜欢。”

“……”猴子咽下心口老血,被恨铁不成钢的愚公扶走了。

评论 ( 29 )
热度 ( 12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