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师徒日常

加粗可能是雷点预警:

1私设小三角感情如初阶段

2黑爷A天A地、将不出现此人物任何虐点

3死亡角色不会复活,只是阖家欢乐的日常,也可说是有点什么日常梗都归类到此篇


一:请家长

1

黑瞎子到校门口的时候,正是放学时间,乌泱泱的学生从开了条缝的校门里涌出来,场景堪比僵尸围城。他站在一群接小孩的家长中,黑衣黑裤黑眼镜,独树一帜,特别扎眼。

有等的无聊的家长和他搭话,“大兄弟,你也接小孩啊?几班的?”

黑瞎子歪过头,冲他咧嘴笑了声,“不,我是来喝茶的。”说着一推墨镜,挤进人潮中,眨眼不见了踪迹。

走读的回家后,学校里一下子空荡不少,黑瞎子顺着林荫路慢吞吞往前走,路过操场时听见那头人声鼎沸,他侧头扫了眼,穿着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干什么的都有,他甚至看见一边偏僻的角落里,红着脸的小姑娘踮脚亲了口面前的男孩。

满满的青春气息啊。黑瞎子勾了勾嘴角,想起自己屋里那个天天闹出新动静的小孩,心说年轻就是好,无忧无虑的,光糟践他这种老年人了。他正要继续往教学楼走,就听见那边有人大喊了声。

“黎簇!”

黑瞎子顺着声看过去,一排铁网后头,背对着他坐着的小孩忒眼熟。

有人丢给黎簇瓶水,喊着让他一起踢球,被拒绝后跑过来蹲到他面前,继续游说着。黑瞎子左右看了看,没见着苏万,他调步朝那边走去,听见黎簇不耐烦的啧了声,拧开瓶盖开始灌水。

“黎簇。”

黑瞎子在黎簇身后站定,居高临下瞅着他被夕阳打的金灿灿的发旋。

“干嘛!”

明显心情不好的小孩口气很差,挪开矿泉水头也不回的呛了句。

两边围着的学生已经有发现不是同类混进来了,三三两两都住了口,好奇的看着比他们高出一大截黑衣人。

“心情不好啊?”

黑瞎子摸了摸耳朵,心平气和地又问了句。

“知道还那么多话。”

黎簇又把瓶口怼进嘴里,他还愁着如何解决又被请家长的问题,这一个个就都没眼力见的总来吵他,就身后这个…声音听的还有点耳熟。

等等,耳熟?

黎簇看着蹲在面前的男生比着口型不住示意他看身后,拿着水的手微微颤抖。

应该…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黑瞎子看着背脊完全僵住的小孩,一点没往里憋笑,咧着嘴等黎簇扭过头,抬手弹了个他大脑嘣。

“这练过了就是不一样啊,都敢对我大呼小叫了。”

黎簇吃了痛,捂着脑袋直搓,嘴里叫也不是骂也不是,光瞪着黑瞎子嘶嘶吸气了。

“黑爷!”

黑瞎子看黎簇脸都拧巴了,跳着脚指着他,看表情就要骂他有病了,正准备抬手再给他一下,就见黎簇机敏地往后退了大步,脸上痛苦的表情生生扭成了高兴。

“我可想死你了!”

“你这不是想死我了啊。”黑瞎子摇摇头,“你这表情写的都是想我死啊。”

“我有吗?”

黎簇陪着笑,声音都是从牙缝里咬出来的。面前这人变态,还记仇,刚才怼了那两句指不定怎么被惦记呢,弄不好又是一顿毒打啊!

黑瞎子往前走了一步,抬起右手,处于极端防御状态的黎簇嗷一嗓子,两手握拳挡在胸前,吼的嗓子都破了音。

“我在吴邪地方都出师了你敢动我试试!”

黑瞎子手顿了下,真让黎簇给逗笑了,他拉了拉脖子上的军牌,正要放下的手忽然伸过去握住黎簇一只拳头,黎簇愣了下,用力往前顶了顶,发现整个人和被块巨石顶住了似的,半分不能向前推进。他又憋住口气,另一手握住胳膊往后抽,结果根本也抽不出来。

“厉害啊。”黑瞎子侧了侧脑袋,任黎簇拔萝卜似的想把自己手抽回去,拖着长音真心实意地夸赞道:“吴邪在我手下都走不过十招,居然已经把你教出师了,果然很厉害。”

黎簇又拉又拽弄了半天,还使阴招用指甲抠黑瞎子手,问题是黑瞎子纹丝不动,脸色都没变一下。周围围观的同学看他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好几个已经开始偷笑了。深觉再这样下去脸都要丢光,黎簇深吸口气,按下肚里素质十三连,正打算卖乖讨饶,就听见苏万兴奋的声音由远及近传进耳内。

“鸭梨!师父!……你们在干嘛呢?”

评论 ( 3 )
热度 ( 148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