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师徒日常

含邪簇

一:请家长

2

夕阳余晖落尽,在操场上疯玩的最后一伙人也勾肩搭背的离开,只剩下观赛台最中央还坐着三个,两个穿校服,一个像黑社会。

同款坐姿,同款餐盒,黑瞎子、苏万、黎簇一字排开,一人端着碗青椒肉丝炒饭,呲溜呲溜吃的正香。

黎簇咽下最后一条肉丝,抹把嘴戳了戳苏万胳膊,表情难以言喻。

“你确定要找黑爷做家长?你怎么和老杨介绍他啊。”

苏万打个饱嗝,摸了摸敦实的胃,犹豫会儿,说:“哥哥?”

黎簇越过他看了看黑瞎子,正和那双黑漆漆的墨镜打了个照面。

“……我看不行,你别忘了我们这次犯的什么事。”

“打架啊,不对,我们属于自卫啊!”

苏万说起来还觉得自己冤,那对方十来个人,提着棍子就杀气腾腾的扑过来了,跑是来不及跑了,那他和黎簇还能站着挨打吗?

结果就还个手的机会,让下班路过的老杨抓个现行。

家里爸妈前天刚上的国外飞机,没俩月回不来,为防止被电话通知父母,苏万求到了黑瞎子地方。

黎簇不清楚苏万到底干了什么,居然真的把黑瞎子说动了,他追问苏万,苏万支支吾吾红着脸,就是不肯告诉他。

“你好歹还有个人来,我上哪找个人去啊!”

黎簇倒也不怕电话打到他爸地方,要是能打通那才是见了鬼,就怕老杨一个打不通,电话去他妈那了,那才是真的尴尬。

苏万不忍心自己兄弟被逼到穷途末路,试着出了个主意,“鸭梨…要不你让吴老板帮帮你?”

“他?”黎簇翻了个白眼,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他才不会帮我,这个家伙现在指不定在杭州哪里潇洒快活呢。”

“那不然…”苏万扭头去看黑瞎子,黎簇收到暗示,也跟着看过去。

收到两个小孩求救的视线,黑瞎子飞快扯了下嘴角,而后面无表情道:“休想。”

夜自习预备铃从教学楼那边飘来,苏万和黎簇对视了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生无可恋,难兄难弟互相拍了拍肩,高声唱着“好兄弟一辈子”,昂首阔步地下了观赛台。

黑瞎子双手插兜,远远跟在两人身后,听着黎簇唱完一曲开始和苏万交代后事,挑了挑眉掏出手机给吴邪发去条短信。

——你家臭小子开始立遗嘱了。


苏万和黎簇扒着后门往外看,小小的玻璃窗让他俩脑袋各占一半,可惜这点狭隘的视角只够两人看见黑瞎子的半个脑袋,对话是完全听不到。

坐靠门的同学看两人满脸熟悉的紧张,明了地探头过去插嘴,“你俩谁被请的,还是都被请了?”

苏万不太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又指指黎簇。

同学见他俩愿意搭话,兴致勃勃拉了拉凳子让开些位置,小心翼翼把后门打开条缝,招呼他俩从门缝里偷看,还能听个声。

苏万感激的双手合十,三颗脑袋排在门缝里,好奇地盯着外头的两个大人。

三人一听就听在最高能的位置,杨精密尽职尽责的把苏万和黎簇打架斗殴的经过细致的描述了一遍,痛斥了这种行为的错误和会造成的恶劣后果。黎簇拧着脸看下头的苏万,却发现苏万满脸淡定,丝毫不慌。

他正觉得稀奇,就听杨精密发问了。

“苏万他舅舅,你看这事怎么办?”

舅舅?

黎簇扑哧一声,赶紧用手捂住嘴。

“我觉得…”

黑瞎子偏了偏头,余光扫了眼身后。

“你说他们堵的苏万?”

杨精密愣了愣,看黑瞎子的目光有点奇怪,他以为黑瞎子打算把责任推给那群混混,不由脸色一沉,“是,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能当街把人家都打伤,还有几个肋骨都被打折了。”

“哦。”黑瞎子点点头,“打折肯定是黎簇干的,苏万还到不了那个力度。”

苏万也没忍住,抿唇笑了声。

黎簇:???

杨精密没大明白,“苏万舅舅,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瞎子摇摇头,接着问:“苏万打倒几个?打伤几个?”

“他程度比较轻,只推倒了三个四,没人受伤。”

黑瞎子喔了声,杨精密等了等,没听到下文,背在身后的手抖了抖,憋不住问:“您就没别的要说的?”

“有啊。”

黑瞎子皮笑肉不笑地咧嘴,慢条斯理,一字一顿,不知道说给谁听,“学艺不精,差了十万八千里,还得狠练呢——”

全然围观的同学被黑瞎子这不同于常人家长的气势震惊,咂咂嘴对上边还在傻笑的苏万小声感叹,“你舅舅好牛逼,是我见过所有舅舅中最牛逼的。”

黎簇在最上边翻了个白眼,心说能不牛逼吗,上天入地哪儿还能找第二个像黑瞎子那么变态的人。

后面没什么能看的了,不论杨精密再说什么,黑瞎子就不吭声,偶尔意味不明地轻笑两声,低音炮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还有点渗人。他们三打算把脑袋缩回去,蓦地听见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有人从楼梯口上来,苏万和黎簇拉长脖子去看,被挡住了,只能看见灰色外套的一角。

“呦。”黑瞎子扬了扬下巴,示意杨精密扭头,“黎簇的舅舅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苏万和黎簇听了均是一愣。

苏万问:“鸭梨你哪来的舅舅?”

黎簇也问:“我哪来的舅舅?”

然后两人就听那个神秘人说话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杨老师我在杭州出差,高速堵了才下来的,您见谅啊。”

“嘶——”

一听声音,苏万和黎簇双双倒吸口气,两人面面相觑,从对方口型里看出两个字。

吴邪——!

“黎簇舅舅,你家小崽子的问题可比我们万儿大多了。”

黑瞎子搭了搭吴邪的肩,脸上却笑的幸灾乐祸的,被吴邪回以礼貌的笑容,抓着手腕扔了下去。

“苏万舅舅,要不是你在外面路子太野,我们家黎簇也不至于和苏万走同条路就被人堵了,你该反思。”

黑瞎子干脆笑出声,“这点咱俩谁也不差谁的,要反思也得一块儿反思啊。”

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的杨精密看看这俩舅舅,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难不成问题学生都有个问题舅舅?

评论 ( 19 )
热度 ( 633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