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师徒日常

二:小处男

1

黑瞎子用胳膊垫着后脑勺,叉着两腿大咧咧靠在沙发上,面前新换的二十四寸液晶电视里,水龙头浇出的瓢泼大雨把男女主角打成了两只毫无美感的落汤鸡。在男主声嘶力竭的质问声中,黑瞎子懒洋洋地直起腰,捏了两粒花生米扔进嘴,躺回去时还顺了瓶零食盘边上的雪碧,余光偷偷瞄了眼墙上的挂钟。

平常这时候屋里没那么安静,苏万和只有多动症的仓鼠似的,缩在他边上总能搞出点声响。一会儿咔滋咔滋嚼薯片,一会儿ABCD背单词,脑子短路时还要拉着他用罐装饮料喝交杯酒、拼一整套的高达。

百岁老黑最起先完全适应不良,抓着小孩也揍过扔过,小孩嘴里嗷嗷叫着讨饶,心里死不悔改,下回总有新招,时间久了,老黑也被磨的没脾气了。

而今晚,黑瞎子解放了。杨好今天过生日,应酬了一群大的后,他们三个小孩重新办了一场,苏万提前和他打了招呼,晚饭也没吃,左右手拎了一大堆礼物兴冲冲跑出门,黑瞎子估摸了下,没十二点小孩恐怕回不来。

以为屋里头终于能安静了,但随着外头天色愈来愈沉,黑瞎子摸了摸手边的位置,反倒开始觉得自己半边肩膀有些空落落的。

电视里头男女主角终于愿意从水管子下走出来了,两人相拥而泣,大声在半夜的居民区里互喊我爱你。黑瞎子感叹了句“当世烂片”,摸过遥控器准备换个台,就听见外头大门被人打开,哐当一声摔后,踩的极重的步子飞快朝屋里走来。

黑瞎子撑起身,看了看还没到十点的指针,再看看跟前气的呼哧呼哧喘气的小徒弟,饶有兴趣地挑起眉梢。

“呦,你这表情好像不是去参加了生日会啊?怎么,路上挨人抢了?”

苏万瞟过去一眼,甩下背上的双肩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还把黑瞎子往旁边挤了挤。黑瞎子好脾气地给他空出一大圈位置,把手里的雪碧递过去,他看苏万真的气的不轻,瞳孔里跳着火苗似的,腮帮子都气鼓了。

“和师父说说?”

苏万喝了一大口雪碧,燥起来的火让黑瞎子放软的口气哄下去些,他张了张嘴,对上黑瞎子带笑的嘴角,霎时间烧了一路的火气全化成了满腹委屈。

“师父!”

苏万嚯一下弹起来,两手捏的紧紧的,整个人绷的笔挺。黑瞎子顺着他身形抬起头,对上苏万欲言又止的表情。

“鸭梨和好哥嘲笑我。”

黑瞎子换了个姿势,往沙发上一靠,朝苏外抬了抬下巴。

“嘲笑你什么?”

“他们……”苏万张了三次嘴都没吭出声,黑瞎子看他脸越来越红,起先以为是憋火憋的,后来发现小孩连耳根和脖子都红了,目光躲躲闪闪就是不敢和他对上。

“说啊,是嘲笑你蠢还是嘲笑你笨了?”

“他们嘲笑我是处男!”

不知是不是壮胆气,这句话苏万吼的特别大声,白天开着通风的窗还没关,袅袅回音飘出院子,黑瞎子撇头看了看屋外被惊飞的两只鸟,一时间也没能说出话来。

师徒俩一坐一站,面对面对视着,空气仿佛有些凝固。苏万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本来就红的脸更亮了层,垂着脑袋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哈哈哈哈———!”

黑瞎子笑的前仰后合,整个人都从沙发背上滑下去,歪歪斜斜倒在那笑的肩膀直抖。苏万咬着下唇,忍了半天嗷一嗓子,飞扑上去把黑瞎子压在身下,举着手就要捂他嘴。

“师父,不要笑了!”

然后被黑瞎子抓着肩膀一掀,轻轻松松反压到身下。

“丧着张脸就为这点事,来,师父帮你这个忙了。”

评论 ( 9 )
热度 ( 183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