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十二)

昨天只有一章,今天第二更加粗加长,如果被喂饱了记得和我说哦~
真的感觉身体再一次被榨干。
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有多少要写???

三人围着篝火坐下,张日山注意到二月红手里的东西,一大包,油纸裹着,特别眼熟。
二月红打开纸袋,看见里面的东西愣了下,很快噗嗤笑出了声。
“我当是老八的什么救命东西呢,包了好几层。”
张日山探头一看,果然是早上齐铁嘴拉着他买的糕点。
这一路坎坷,边角的糕都碎成了好几块,二月红捻起一点碎沫放进嘴里,核桃味的,甜。
“不错。”二月红点点头,“这儿湿气厚重,吃点甜食,抗冷。”说着又很不客气地拿了块浅黄色的塞进嘴里。
嗯,这块是桂花味的。
张启山在一边看,想着老八买的东西,怎么能便宜了二月红一个人,也伸手挑了块放进嘴里。
嗯,这块是绿豆味的。
二人两口一个,纸袋里一下少了四块。张日山瞅着坐不住了,这是他陪齐铁嘴买的,怎么自己一块没吃,这两人先吞了小半了!可他两手都环在齐铁嘴身上呢,空不出来抢食吃…
二月红瞄了瞄张日山,那看的着吃不着只能干瞪眼的表情让他心情大好。
谁让你抱着老八不撒手,哼!
“唔…”
三人明争暗斗大半天,齐铁嘴忽然动了动,发出声低吟。
张日山感受最真切,双手扣住齐铁嘴肩轻轻晃了两下,低声唤他。
“八爷,八爷?醒醒!”
齐铁嘴歪着头呜咽两声,迷蒙地睁开眼,他眼镜被摘了,刚睁眼只觉得眼前白花花一片,再定睛一看,咦?谁的胸,还有胸肌呢?
齐铁嘴顺着优美的线条往上看,张日山放大的脸近的都快和他鼻尖对鼻尖了。
齐铁嘴半张着嘴目光呆滞,张日山慢慢勾起嘴角,对他露出个邪肆的笑容。
“八爷,我的胸肌你还满意吗?”
齐铁嘴花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明白张日山在说什么,瞬间红色从耳根子蔓延到脸颊上,整个人和被烫着似的从张日山怀里跳出来,行动中发现自己胸口冰凉一片,低头一看,衣襟大开!
“张…张日山,你你你…”指着人的手指都在颤抖,舌头也打劫了。
张日山好整以暇地用手支着下巴,赤裸奔放的秀出自己明显的腹肌和胸肌,慢悠悠反问。
“我怎么了?”
“你…你…”齐铁嘴脸憋的通红,离远了他看张日山都有点模糊了,但这不妨碍他依旧能看清那白花花的一大片,“你臭不要脸!”
张日山拼命忍住的笑再也憋不下去了,齐铁嘴瘪着嘴红着脸,又委屈又难过,活像被他非礼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八爷,我可是为了救你,不信你可以问佛爷和二爷啊!”
张日山笑的眼睛都眯成条缝了,实在没有说服力,齐铁嘴边扣纽扣边蹭到二月红和张启山中间,嘟着嘴拖着长音喊他们。
“佛爷…二爷…”
二月红笑着揉了揉他脑袋,“副官没骗你,你被湖水冻僵了,他给你暖身子呢。”
张启山简单地嗯了声,只是眉眼舒展地望着齐铁嘴。
得了二人的话,齐铁嘴不嚎了,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三人看他活蹦乱跳的确实没什么事,悬着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
张启山大致算了算时间,估计已是夜晚,便让张日山传令下去先休息一晚,明早再走。
二月红想再看看这个洞穴,便和张日山一同起身。
齐铁嘴刚才醒,一时半刻没有倦意,找出罗盘在洞内走来走去,不时的掐掐指头,不知在推演什么。
张启山看他走走停停,越跑越远,不放心想跟上去。他才站起来就看见齐铁嘴在靠近湖水的墙角蹲下,手指不知拨弄了哪处,整个洞穴轰隆一声,剧烈震荡起来,无数沙石碎泥从头顶掉落。
张启山吓了一跳,远远看着齐铁嘴摇摇晃晃站起来往回走的身影,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声嘶力竭朝他大吼。
“老八!站稳了别乱动!”
齐铁嘴大概也吓坏了,听了张启山的话,抱着罗盘缩着脖子呆立在原地,任沙泥落了一身也没动。
耳边泥地分裂的声音不断响起,张启山大步狂奔,抓住一条垂下的藤蔓飞身跃过一条裂缝,不等他再跳一步,一只手从后紧抓住了他的胳膊。
张启山回过头,尹新月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张启山没时间废话,一甩手想挣开,却没成功,拉住他的手力道奇大。
张启山眼神一凌,另一只手凝掌成刀,直冲尹新月侧颈劈下!
哪知尹新月更快,身体一侧躲过了这一下,抬手捏住张启山攻过来的手,张启山下意识想反握住尹新月来一个过肩摔,但他用尽了力居然也撼动不了尹新月,两人僵在原地。
地面裂纹越来越大,震动轰鸣声中隐隐夹杂着什么动物的长啸声,湖水波浪翻腾似乎有什么东西想从底下钻出来。
张启山被纠缠不休,脱不开手,急得双目赤红,厉声大喊二月红和张日山去救齐铁嘴。
二月红和张日山好不容易在另一头站稳脚跟,听到张启山的声音齐齐看过去,却见齐铁嘴孤身受困的样子,顿时心脏漏跳半拍,回过神玩命的往前跑。
张启山眼睛一眨不敢眨紧盯齐铁嘴,呼吸都快停了。忽然听见尹新月一阵轻笑。
“你很担心他?”
张启山冷冷地看向尹新月。
“你是谁?”
“我就是我,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张启山抬腿踹过去,“快从新月身体里出来!”
尹新月闪身躲过,同时也松开了抓着张启山的手,张启山脱身想走,却再一次被尹新月从背后扑倒缠住。
他听见压在他背上的人阴冷地笑着说,“你关心这个女人,心里头却还想着那个男人,真是多情。”
张启山喘着粗气唾骂,“胡言乱语!”
尹新月被他一骂,笑的更大声了,“那个男人还有几分真本事,水龙注的机关都被他找到了,不过你知不知道,开了这个机关,是要用命来关上的!”
张启山当然不知道,不过他很快就看到了尹新月口中的水龙注。
因震动波涛翻滚的湖中央,巨大的漩涡缓缓上升,高于湖面,湖下长鸣声大起,一道黑影在湖下盘游数圈,最终从漩涡中破水而出。张启山只见一条浑身发着蓝光的龙形生物在空中一现便消失了,带起的水柱落下,巨大的石台突立于湖正中,从湖底四面飞出四条成人手臂粗的铁链,紧紧缠住石台顶端。
张启山看着这一切,双目发直,尹新月在他背上柔声提醒。
“来了。”
石台顶端忽然甩出根金茫四射的长鞭,在空中挥舞了两圈直冲齐铁嘴而去。
彼时二月红和张日山离齐铁嘴还有几步之遥,见到这诡异的东西不容惊讶,一个掏出枪,一个甩出铁弹子,对着长鞭连攻了十多下。
没有一下攻击是落空的,但长鞭如同虚无,两人打出去的东西从长鞭中一穿而过,不知射到了哪里。
齐铁嘴哆哆嗦嗦看着这条鞭子,像二月红跑了两步,这仿佛触怒到了它。长鞭一顿,从石台上猛的又飞出五六条同样的金鞭,齐齐朝齐铁嘴抽去。
“老八!”
一片金光之下,齐铁嘴的身形都有些模糊,二月红仗着轻功好,在鞭子落下的刹那跑到了齐铁嘴面前,拉住他往旁边一推,鞭子尽数抽空!
一击不成,这鞭子像认准人似得,全无视二月红,再次往齐铁嘴涌去。
齐铁嘴在怀里摸了摸,他没什么武器,只是觉得这鞭生的奇怪,说不定能用他道家东西避避。
齐铁嘴摸了半天,终于摸出两张符纸,是他昨晚写的初级保护符。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用,闭着眼朝离他最近的一鞭扔了过去。
金鞭触到黄符,怪异地在空中抖动了数下,砰地化成点点金光,飞散在空中。
齐铁嘴愣了,趴在张启山身上的尹新月也愣了。
“他是修道之人!!?”
张启山不知道这人为什么突然如此激动,也没打算回他的话。
那头金鞭只吃道符的攻击,见拿不下齐铁嘴,还频频受张启山和二月红干扰,烦不胜烦,干脆又分出几鞭应付这二人。
黄符不多,齐铁嘴很快就弹尽粮绝,被三道金鞭困住手脚,一瞬拖入进石台顶端,消失不见了。

评论 ( 24 )
热度 ( 278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