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二十)

四八连接服务器中…
感谢前面小伙伴的评论,让我得到了很多启发。只是…别寄刀片了好吗,害怕。

回程的路畅通无阻,四人踏出台阶的那一刻,水底波涛滚动,水面上涨,石台开始向上耸动延伸。
张启山立刻让亲兵带着尹新月上石台,一行人乘着大浪,伴着振聋发聩的水声,穿过洞穴顶端,快速到达了他们来时的破败三清道观。
一落地,本昏迷不醒在张启山背上的齐铁嘴动了动脑袋,迷蒙地睁开了眼。
张启山迅速把齐铁嘴放到地上,“老八,你醒了?”
齐铁嘴只觉得自己睡了很长一觉,一睁眼,周围却围满了满脸焦急的人。
“佛爷?二爷?副官…我怎么了?我们怎么在这啊?”
张启山把进入石台的事简单给齐铁嘴概括了下,特意略过了他穿凤冠霞帔的事。
齐铁嘴听后咧开嘴,夸道:“没想到这蛟那么言而守信,是个君子!”
三人看他乐呵呵的模样,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胆告诉齐铁嘴他天眼被封的事。
倒是尹新月,看齐铁嘴醒过来还活蹦乱跳的,断定他是没事了,拉过张启山絮絮叨叨的说怎么怎么担心他。
张启山被拉着离开好几步,拧眉回头去看齐铁嘴。那人被张日山和二月红团团围着,目光正好飘过来和他对上。
张启山看他笑眯了眼,对他摆摆手,好似全不在意挽着他胳膊的人换了个,心里闷的慌。
他们在墓里呆了短短那么几天,长沙城内却变了个大样。
九门里的四爷被人杀了,二月红的徒弟陈皮取而代之,坐上这个位置,成了九门新四爷。
二月红一回府就被这个消息惊愣了,他在红府转了圈,没找到陈皮,又去四爷老府看了看,素缟还没摘呢,里头人却一个都没有。他听下人说,陈皮血洗了四爷府,独独放过了老四爷的妻女,让她们离开长沙城,再也不准回来。
陈皮只要了四爷这位置,别的什么也没拿。
二月红摸不清陈皮怎么想的,只怕他不听话,还和陆建勋勾结在一起,谋划着怎么干掉张启山。
不过二月红此时不知道,他们从矿洞下回来的事,陆建勋早得到了消息,现在正和陈皮站在齐铁嘴的小堂口前,准备登门拜访。
下矿洞的人里,张启山和他那个副官是问不着的,二月红心思更是缜密,说话滴水不漏,只有齐铁嘴一人,势单力薄,说不定能露点口风。
不过很快,两人发现自己的小算盘要落空了,因为香堂的小伙计跑回来告诉他们,齐铁嘴称身体抱恙,不便见客,这开门算卦的生意也得迟两天,请他们先回去吧。
陆建勋听了摸着下巴想,这套路怎么那么眼熟?
再仔细一回忆,这不是齐铁嘴用来对付武藤的招数吗?
陆建勋乐了,齐铁嘴危机意识还挺强!他对陈皮道,“四爷,八爷这是躲我们呢。”
陈皮沉默不语,眼神阴郁地扫了眼正在关门致歉客人的小伙计,转身就走。
陆建勋哼笑了声渡着步子跟上去。他懂陈皮,这人没那么容易被打发,而且性子身手可比武藤辣的多。
齐铁嘴用老办法来应付,怕是要吃苦头喽。

评论 ( 16 )
热度 ( 19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