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三十)

中秋发刀~大家节日快乐~

黄历翻开,齐铁嘴手指在纸面上一行行划过,最终为张启山挑了七日后的这天。
宜婚,宜娶。
张启山听了,拿走黄历,靠着沙发慢悠悠地翻阅。
齐铁嘴坐在一边,手掌抚着酸疼的胃袋,想起来时张启山的兵一杆长枪抵在上面,痛的他眼前发灰,站都站不直。
张启山翻了几翻便没了兴致,他本就看不懂,也不信,反正有齐铁嘴,这人从不会害他。
张启山让齐铁嘴等等,自己走出门,唤下仆端点吃食进来。
下仆还没应下,尹新月端着碗红油油的汤跑了过来。
“夫君~老八是不是给我们挑好日子了?是什么时候?”
张启山看了她眼,又看了看她手里的东西,应声:“是,七天后。”
尹新月对这个日子还有点不满意,觉得还是太远了,她心里想着最好明日就能成亲。
但尹新月也不是个傻货,比起第一回定地一个月后,七天已经缩短很多了。
想着尹新月又露出笑容,“那真是太好了,这次可要谢谢老八。这是我自己做的汤,现在就请他尝尝。”
尹新月说完就进了书房,张启山没拦住,摇着头跟了进去,只见尹新月已经把那碰红油油的东西放在齐铁嘴面前了。
“嫂子…”齐铁嘴眨巴眨巴眼,连忙想站起来行礼。
尹新月一把按回齐铁嘴,还把汤往前推了推。
“别客气老八,这次要谢谢你。这是我刚刚做的油面汤,你趁热尝尝。”
齐铁嘴木愣愣看着眼前红的吓人的汤,扑面而来的辣味刺激的他胃反射性的一抽。
“不…不用了嫂子,我来前已经吃过午饭了,就不喝了。”
尹新月一听,笑容收了,嘴又嘟了起来。
“老八,你这是看不上我手艺,还是不想受我这份感谢?”
齐铁嘴是有点怕尹新月的,被这么一说,吓得脖子都缩起来了,他求救似得去看几步远的张启山,那人目光平静,一如当初尹新月赶他走时的沉默。
齐铁嘴没法,咧了咧嘴扯出个笑。
“嫂子哪的话,能尝到你的手艺,是老八的福分。我这就喝,这就喝。”
齐铁嘴咬着牙喝了半碗,实在是忍不住胃里头翻江倒海的痛感,放下勺子,起身道了句香堂还有事,便逃似的跑了。
出了张府,齐铁嘴扶着墙,几乎没法多忍耐一刻,弯着腰尽数把喝进去的东西一滴不剩的吐个精光。
吐出来并不能让齐铁嘴舒服多少,这碗汤里不知道放了多少辣油红椒,似乎还有肉沫之类的东西,只要喝进一口,就足够他受得。
胃里痛感不减,反而愈来愈烈,齐铁嘴扶着墙的五指已经抠进墙缝里,指节青白。
他张了张嘴,汤汁全部吐光,只余下染着血丝的酸水还没吐干净。
腰上像按了只手,拉着齐铁嘴往地上拖。齐铁嘴站不直身体,侧身靠着墙不住喘气,半眯着眼缓了许久,才跌跌撞撞往香堂走。
齐铁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遇到认识他的人替他叫了辆人力车,好不容易到了香堂,却发现大门关着。
齐铁嘴实在无力叫小满开门,自己借了半身力,直直撞开了大门。奈何他身体不稳,险些摔倒在地时,一个人从后稳稳托住了他。
“老八?”
齐铁嘴扶着那人的手抬头去看,艳的晃眼桃红长衫,温柔的眉眼盛满忧虑。
“二…二爷。”

评论 ( 33 )
热度 ( 17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