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三十二)


张日山回去拿药,顺便把那个医生也抓来了。
医生看了看面色青白的齐铁嘴,二话不说拎起医药箱转头就走。
张日山吼他:“你去哪!”
医生扭头看他一眼,从鼻子里哼出声,“他我看不好,回医院!”
张日山直接拔枪瞄准了他,“你看不看?”
“…看。”
医生摸摸鼻子又回到床边,老剂量老配方给齐铁嘴再扎一针,只是这次他摸出的药多了十来盒,大大小小堆满一桌。
二月红看的脸都变色了,指着药问:“这都要吃完?”
医生药单一拍,应他:“当然!”
二月红沉默不语,认真思考这个医生究竟靠不靠谱,要不还是喊老九来看看吧…
开了药医生问张日山:“他吃了什么?”
张日山吞吞吐吐半天,“辣子汤…”
医生若有所思地哦了声,呼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这会儿他也不怕那管黑洞洞的手枪指住自己了,指着张日山的脑袋一通臭骂。
“你是不是傻!”
“不是喊你不要给他吃乱七八糟的东西吗!你为什么还给他吃辣!”说着医生大概觉得光言语上的指责还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左右看了看,拎起桌上一盒比较大的药,边说边往张日山身上拍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要给他吃!辣!”
药盒拍打在军装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倒也不疼,张日山缩着身子不敢回手,嘴巴微微瘪着,想来心里也是又委屈又后悔。
虽然这汤不是他给齐铁嘴喝的,但他早上要是不和齐铁嘴怄气,留他一人在香堂,那也不会导致后面的事发生。
二月红木愣愣看着张日山被狂打一顿,回过神来不由有点幸灾乐祸。他稍微一想就能把事连到一起,这张日山应该是早因齐铁嘴的胃请过这医生,这医生千叮万嘱他什么不能吃,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张启山,给齐铁嘴不知灌了什么。
这事张日山背了锅,但反正是情敌吃亏,二月红乐的看戏。
医生打累了,一转头看见二月红勾着唇在笑,眼一眯杀气侧漏。
二月红被看的心惊肉跳,连忙收起笑轻咳两声,认认真真询问医生这堆药该怎么吃。
张日山摸着被打的地方,撇撇嘴腹诽,二月红也不是个真君子!
这堆药真不少,等二月红记清服用时间,服用剂量和服用禁忌后,桌上水壶的水基本也被医生喝干了。
看看屋外日暮西垂,二月红揉着酸痛的太阳穴送走医生,扭头看见张日山含情脉脉盯着齐铁嘴的眼神,气不打一处来。
老子背的脑容量小三斤,你在这倒是悠闲自在啊。
二月红挑出五六包晚上服用的药,一股脑塞进张日山怀里,眼角带煞盯着他命令,“红的绿的分开泡水,两包白的吃三粒,半个小时候后再给老八吃剩下的两包,青的两粒,灰的五粒。”
张日山眼神呆滞,抱着一堆药懵在原地,不知所措地张了张口:“啊…啊?”

评论 ( 26 )
热度 ( 175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