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捡回个狼崽子

三 保证
齐恒牵着男孩回到方家店铺时,齐老八爷还没挑完人,留在前头看店的伙计见齐恒回来,笑着脸迎上去,却见着个脏乎乎的小孩,吓了一跳。
“齐少爷,您从哪带回来的人啊?这脏的,快进屋洗洗。”
齐恒松开牵着男孩的手应了声好,伙计伸手去拉男孩要往后屋走,拽了两下,没拽动。
伙计扭头一看,那男孩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正死死盯着他。伙计让个半大的小娃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呵他:“看什么,还不快走!”
男孩眼一眯,忽然甩开伙计的手,一跃跳起,对着伙计胸口狠踹了脚。
所有人都毫无防备,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伙计捂着胸口倒抽了两口气,才颤悠悠地叫出声。
“哎…哎呦…”
一旁守店的打手纷纷被惨呼唤回了魂,抄起棍子朝男孩冲了过去:“臭小子你干什么!”
齐恒见了伸手去拦,他身后的下仆身负保护齐恒的命令,见棍棒齐上的阵仗要伤着齐恒,连忙跟着上前阻止。一时场面乱成一团,叽哇乱叫的弄不清谁是谁。
还是后头的两位老爷听到声响,进来一看,怎么自己人和自己人打上了!
方老爷大喝一声叫停了两边,问道:“怎么回事!”
被人扶起的伙计揉着胸一五一十的讲了整件事的全过程。
方老爷纵横江湖多年,什么事没见过,饶是如此,也被这个乌龙弄的心生无语。
“你们怎么回事!自己人都分不清,我养你们干什么吃!”
方老爷呵责掷地有声,齐恒站在前排,看看方老爷的怒容,再看看齐老八爷完全黑了的脸,知道这事里方老爷才是救星,再不做点什么,自己和这男孩怕是得被爹爹好好教训一顿。
齐恒瘪着嘴,咬牙在自己大腿根狠掐一把,瞬间如愿的泪满眼眶。他几步跑到方老爷面前,啪叽就跪下开始边哭边认错。
“方伯佰对不起,恒恒知错了。”
齐老八爷瞪了他眼,“你错哪了!”
齐恒被噎了下,顺着打出几个哭嗝,一手抹泪断断续续回答:“恒恒不该害哥哥们打架,都是恒恒的错,呜呜…”
齐老八爷看齐恒哭的伤心,心本然就软了,刚想开口却被方老爷瞪了眼。那意思很明显,你别说话了!吓着我们恒儿了!
齐老八爷憋屈地闭嘴。
方老爷心疼地抱起齐恒给他揉揉一双膝盖,齐恒一看有戏,呜呜咽咽哭的更伤心了。方老爷蹙着眉那叫一个心疼,哎呦哎呦地给齐恒擦泪哄他:“恒儿别哭了别哭了,你一哭方伯伯的心都痛了。”
齐恒伸着小手去给方老爷揉胸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讨好,“方伯伯不疼,恒恒给你揉揉。”
方老爷只觉得满脑袋里都是五颜六色的烟花,噼里啪啦炸的他脑袋发晕,血压剧增。
齐恒给方老爷揉了两下,另一只手在大腿上又拧了把,眼泪立刻又冒出来了。他收回手捂着脸呜呜呜地继续哭。
“方伯伯疼,恒恒心里也疼。恒恒知道做错事了要受罚,但是方伯伯能不能放过他,他也不是有意的。方伯伯,他很可怜的,你看他一身伤…”
后面齐恒说什么方老爷已经听不见了,他只知道一个劲的说好,齐恒说什么都是好。好到最后,连保证齐老八爷绝不会打他俩也保证进去了。
一旁听着的齐老八爷再也忍受不了,扭过头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最后齐恒的眼泪成功让他和男孩没受到任何处罚,回到齐府后,齐老八爷板着脸盯着两个小孩,没半天便胡子一抖破了功。
“你这小子,倒真懂你方伯伯的心思!”
齐恒嘿嘿笑着,身子一扑抱住了齐老八爷的腿,脸颊在上面蹭了蹭。
“爹爹也好,爹爹可疼恒恒了。”
齐老八爷二话不说抱起儿子一顿亲。亲完了他看看一边默不作声,紧盯着齐恒的男孩,问齐恒。
“你买他回来作甚?”
齐恒歪着头想了会儿,“我也不知道,但是爹爹,他被打的好可怜,而且都没衣服穿。你把他留下来吧,让他做我的朋友。”
齐老八爷想了想,齐恒是独子,齐府也没小孩陪他。既然这孩子与齐恒有缘,留下做个伴也好。于是他抬手让男孩上前一步,细细打量了一番。
不卑不亢,从容有色,从面目上看,将来定不会是个池中物。
齐老八爷沉吟会儿,问他:“你愿不愿意跟着恒儿,给他做个伴?”
男孩抬眼看齐老八爷,没有一丝犹豫地点头答应。
“好!那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恒儿,这齐府上下,你谁都可以不听,但绝不能负恒儿,知道吗?”
男孩看了看对他笑的齐恒,重重点头。
“知道!”
这是齐恒第一次听到男孩的声音。干燥,带着长时间缺水缺粮的沙哑虚弱,却有从灵魂深处答应的坚定。

评论 ( 8 )
热度 ( 14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