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三十四)


二月红从医院出来已是大半夜了,他本想回红府,又担心齐铁嘴,踌躇半天,还是去了齐府。
没让他料到的是,开门的小满一见他,不再是笑脸相迎,而且如看什么恶鬼似得,二话不说就要关门。
二月红手快,一把撑住门,满脸疑惑,“小满,你这是做什么?”
小满抿着唇,瞪着二月红的眼睛里好像有火苗在闪动,“你们害了我家爷,还想做什么!快走快走!”
“你们?”二月红愣怔半晌,手下一使劲,直接连门带小满一起撞开,直奔齐铁嘴卧房而去。
行至门前二月红猛的停下脚步,屋内油灯昏暗,不知是不是那个医生后来又回来过,齐铁嘴手上扎着吊针,歪着头已经睡着了。
二月红扫视一圈,张日山也不在,整个屋子里只有齐铁嘴一人。他想进屋,小满从后头追了过来,一把拉住他胳膊把他往外拽。
二月红怕吵醒齐铁嘴,让小满拉着退了许多步,直到院角。小满松开手,瞪着二月红像看杀父仇人似得。
二月红被弄的二丈摸不着头脑,满肚子疑惑。他叹口气,试着问小满:“何事那么生气?”
小满本就是个心直口快的,再加上满腹怨气,让罪魁祸首之一一问,便如同点燃的炮仗,一下就炸了。
“还不是你!你们!”
“我们?”
“对啊,你们!”小满说着说着,自己先红了眼眶。“你,佛爷,副官…你们哪个不是又能飞又能跳的,厉害的不得了,但总为难我们八爷做什么。他就那么个看卦卜命的本事,你们还要害他丢了去。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啊。呜呜…”小满越说越伤心,吧嗒吧嗒地开始掉泪。二月红垂眼看着,心里头也不好受。
“谁告诉你的?”
“张…张副官和八爷在说,我听见的。”
“那张副官呢?”
“我赶出去了!”
二月红沉沉叹口气,扭头往齐铁嘴房间那看。小满那么生气,不知道齐铁嘴会不会更气。
小满又抽泣了会儿,吸着鼻子把二月红往门外推,“二爷你走吧,八爷睡了,我就不留你了。”
这回二月红没反抗,乖乖让小满逐出了门,看着黑夜中大门紧闭的香堂正门,眼神在门口那些周易八卦上一一划过。二月红心里想的全是小满哭诉地指责。
他就那么一个看卦算命的本事,我们还害他丢了。
而另一个也被小满赶出齐府的张日山,整个人更是颓废无比。
齐铁嘴看着他时眼中的震惊无助,比枪刀打在他身上还要痛。
齐铁嘴没来得及说怪他,小满就冲进来抡着扫帚把他赶出了。张日山甚至有点庆幸,还好小满把他赶出去了,他真怕齐铁嘴会对他说些什么。
张府里灯火辉煌,张日山进到客厅时守门士兵和他说张启山找他,不过刚刚有事出去了,让张日山等他会儿。
张日山点点头,干脆就在客厅等着。
没站多久,楼上传来响动,张日山抬头一眼,眉头不受控制地拧了起来。
尹新月。怎么张府每个角落都有她。
张日山没打算理这个大小姐,但该有的礼仪还是有的,他朝尹新月行了个礼,嘴里恭恭敬敬叫了声夫人。
尹新月应了声,转到沙发上坐下。张日山视线扭到别处,本想着两人应该是无话了,哪知道刚坐一会儿,尹新月就开口喊他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62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