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撒糖了撒糖了!
最近刀子真是吃怕了,不行我就自己撒!有多少撒多少,齁死我自己!哼~

六 悄悄
转眼张日山来了齐府一个多月了,身量又拔高了许多,肩膀也厚实了些。
本来就是长身体的年纪,他又是齐恒除了齐老八爷最爱亲近的人,下人都当他是齐府的半个少爷,吃穿用度自然不会克扣。
吃得饱穿的暖,张日山很快把缺失的营养都补了回来。齐恒现在找他说话,都还得仰着头看他了。
对此齐恒很郁闷,不止一次缠着张日山抱怨。
“日山哥哥,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快?恒儿却长高的那么慢?”
彼时张日山刚练完一套拳脚功夫,大冷天里出了一身汗,齐恒也不嫌脏,迈着小短腿冲过来抱他。又因穿的多显得圆,和一枚小炮弹似得,一头扎在张日山肚子上,仰着头抬手求抱抱。
张日山弯腰把齐恒抱起来坐到桌旁,对他提出的这个问题歪头思索了一会儿,不确定地回答。
“可能是因为少爷还太小,不到长身体的时候。”
齐恒嘟着嘴掰手指头,“可我今年已经五岁了,爹爹说我正在长呢。对了…日山哥哥你几岁了?”
“八岁。”
齐恒把十根手指头挨个数了遍,什么也没算出来。
“就差三岁,为什么身高会差那么多?”
张日山答不出来,沉默了许久才想出个可能与身高有关的答案。
“可能是因为我每天锻炼,要不少爷每天早上早起和我跑步?”
齐恒想了想张日山一日不落的各种刀枪棍棒、长跑高跳,整个长沙城都让他走遍了,抿着唇严肃认真地握紧两个小肉拳。
“不了日山哥哥,恒儿觉得还是矮点更适合我。”
张日山看着说完就伸着短手去勾桂花糕的齐恒,额角一抽。
日子过得飞快,黄历又撕了几页新年就到了,齐老八爷吩咐了齐府里各项事宜后,亲自去裁缝店给齐恒和张日山置办了两套新衣。大红色的,领口袖口缀了绒毛,衬着二人唇红齿白的好模样,远远看去和两个福娃娃似得。
大年三十那天,齐恒穿上新衣,迫不及待地要找张日山出去买零嘴,买鞭炮,说晚上要守岁。
只要不是触及底线的事,张日山都会答应齐恒。听他要买东西,张日山应了声要去和齐老八爷报备出行,却被齐恒一把拉住。
“不能告诉爹爹!”
张日山疑惑,“为什么?”
齐恒左看右看,确定没人经过,才压低嗓音开口,“因为让爹爹知道了,他一定会让很多人保护我们,那样多没意思啊!”
张日山想了想倒真是,齐恒年纪小,又喜欢热闹,齐老八爷一人撑着齐家,事本来就多,不能总陪着,所以每次齐恒出去玩儿,齐老八爷就派人跟着。
以前只有齐恒一人时,他也不说什么,但现在有张日山了,他的小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在齐恒眼里张日山多厉害,脚一蹬抓着树枝跳上房顶还能不发出声,就像飞一样。有他在,哪里还要那些管头管脚的家丁。
但张日山是个守规矩的人,听了齐恒的话当下皱起眉。
“少爷,这样不好,老爷会担心的。”
“可是每次有他们跟着,我多买串糖葫芦都要被说,很没意思的!”
张日山沉默不语。
齐恒见了,嘟着嘴拉着张日山的手摇啊摇,拖着长音朝他撒娇。
“日山哥哥~就一次,就一次行不行!我保证天黑前回来,不让爹爹担心。”
张日山最受不了的就是齐恒朝他撒娇,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知怎么长得,眼泪说来就来。软嫩嫩的嗓音掺上鼻音,尾端打着颤,那哥哥二字叫的比蜜还甜,直往他心窝里钻。
张日山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经诚实的按照齐恒的话去执行动作了。
“好…好吧。”
听到自己声音的那一刻,张日山恨不得大嘴巴子抽自己两下!但低头看见齐恒笑的眼睛里冒星星时,想抽嘴巴子的手又不由自主地去揉了齐恒的头。
“日山哥哥最好了!”
齐恒喊着又要张日山抱他。
张日山抱他起来,齐恒凑上去吧唧在他脸颊上亲了口,呵呵笑着指着后门方向大喊。
“冲啊!”

评论 ( 12 )
热度 ( 12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