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九 烟花

齐老八爷到底是心疼齐恒的,一个人在饭桌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消气了,但又抹不开面让齐恒和张日山来吃饭,只能拨弄着手上的扳指,吹着胡子让下仆先去给两人上药。

齐恒和张日山见着药就明白了,齐老八爷不气了,当即两人都松下口气。等到两个时辰后两人上桌,齐恒嘟着嘴又撒了个娇,这事就算那么过去了。

饭后齐恒拉着张日山要回屋守岁,齐老八爷在后面叫住两人。

“恒儿,年后你就六岁了,你愿不愿意和爹爹学周易卜卦之术?”

齐恒从小见惯了齐老八爷给人算命测字,神神鬼鬼的东西,小孩最喜欢了。齐恒更是耳闻目染,对这本事有兴趣的很。听齐老八爷问他,双眼一亮,捣头入蒜的应下了。

齐家本事有人继承,齐老八爷笑开眼,连连点头,说了数声好。

“恒儿愿意真是太好了,你天赋不弱,肯好好学,将来定能比我厉害!”

齐恒得了夸奖,信心倍增,拍着胸脯答应。

“爹爹放心,恒恒一定好好学!绝不给您丢脸!”

回了屋齐恒心绪依旧没有平复,咧着嘴走路都带飘。张日山看他那么开心的样,皱了皱眉,忍不住问他。

“少爷,您真的想学这些?”

“想呀!我每天都在想爹爹什么时候会教我这些呢!”

张日山抿着唇不语。齐恒歪头看了看他,不解地戳了戳他脸。

“怎么啦?日山哥哥不喜欢我学吗?”

张日山拉下齐恒的手包在掌心里,摇头。

他是不信这些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不过都是江湖骗子的小把戏,世上哪有鬼神?若真有,那万千平民流离失所时,这些神明为什么不出来帮他们?刽子手身上血债累累,也不见有冤鬼夺他们性命啊。

但齐恒信,齐恒想学,他眼中的向往不是装的,所以张日山不去阻止他。

“少爷。”张日山拉着他走到院子里,把一袋五花八门的烟花炮仗递给他。“放烟花吧。”

齐恒在袋子里翻了翻,找出个小烟花筒,塞给张日山。

张日山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日..日山哥哥,你帮我放吧,我看着就行。”说着齐恒还往后退了好几步,直退到屋门口才停下。

张日山哭笑不得地看了看手里的烟花,再看看脚边剩下的满满一袋,真想把齐恒拉过来打两下屁股。

怕你还买那么多!他一人放到什么时候去?

张日山把袋子里头的烟花都拿出来,在地上摆开,有几个连成串的,点一条线好几个筒都能炸出花。

齐恒仰头看着不断升上天空绽放出斑斓色彩的烟花,兴奋的直拍手,在原地又蹦又跳。

张日山放下还没点过的炮仗走到齐恒身边,揉了揉他的 头和他一起仰着头看。

齐恒说着要守岁,但等烟花都放完的时候,他又揉着眼抱着张日山的腰嚷嚷困。

张日山早料到他会这样,弯腰抱起齐恒进了屋。给齐恒收拾好了塞进被窝里,张日山想回去收拾下院子,齐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从后抱着他腰不撒手。

“日山哥哥,被窝里冷。”

张日山手在被子底下一探,暖手炉还热乎着。

齐恒向他拱了拱,手抱得更紧了。

“不行,这东西太硬了,抱着不舒服。”

张日山满脸无可奈何,只能盘算着明天早上再收拾院子。但屋门还开着呢,不能不关啊。他拍了拍齐恒的手,齐恒哼唧声,不肯松,他再拍,齐恒就抱的更紧。

张日山长叹气。

“少爷……您先松手,我去把门关了就回来。”

齐恒不理他。

张日山又补了两字,“保证。”

齐恒松开手。

张日山关上门,脱了衣服跳进被窝里,齐恒缩成一团,暖手炉都快让他踢到被窝外头去了,被子被他动的歪歪扭扭,四处漏风。弄的他躺了那么久,被窝里还是冰冷一片。

张日山伸出条手臂,齐恒不睁眼都能准确无误的钻进他怀里,然后低着头贴在他胸口偷偷的笑。

张日山压紧两边被角,在他额头上轻敲了下。

“睡觉!”

传来齐恒老不乐意的回答。

“哦...”

评论 ( 10 )
热度 ( 12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