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三十九)

这两天老做梦梦见佛爷拿着大砍刀追着我砍,嘴里还不停重复问着:你改不改我剧本!你改不改我剧本!…我好怕啊⊙﹏⊙

陈皮暂时在齐铁嘴家住下,他习过武,底子好,再加上小满照顾他面面俱到,一身伤好的飞快。而齐铁嘴因为香堂不开门每日宅在屋里养伤,一来二去,两人关系日益亲近。
舒服的日子走的快,齐铁嘴晃晃空了的药盒子,想起韩毕言临走前的话,吸了吸鼻子几乎热泪盈眶。
他终于不用挂葡萄糖,能吃东西了!
齐铁嘴扔了药盒,走出屋冲厨房方向喊。
“小满!午饭给我加只鸡!”
厨房里头小满一刀剁下只鸡头,残忍地拒绝了齐铁嘴这个要求。
“不行!八爷你只能喝粥!”
齐铁嘴不开心的撇嘴。
午饭上桌上,齐铁嘴眼睁睁看着香菇炖鸡汤被端上来,然后摆到了陈皮面前,而他面前…小满放了碗连葱花都没有的白粥。
齐铁嘴气的摔筷子。
“小满!你就光让我喝白粥啊!”
小满不明所以问他:“不然给您撒点葱花?”
齐铁嘴指着鸡。
“我要吃鸡!”
“那不行,韩医生说了,您只能喝粥。”
齐铁嘴哪还听的进什么韩医生鬼医生说的,他本就是个口腹之欲强盛的人,不给吃那么多天,嘴里都淡出鸟了,现在见了鸡肉一双眼睛跟狼眼似得,黏在上面直冒绿光。
“我不管,我要吃肉!如果你偏要我喝粥,那我也要喝肉粥!”
小满想也没想回绝:“不行!”
眼瞅着小满一勺鸡汤送进嘴里,齐铁嘴抠着桌角馋的眼眶都红了,呜呜咽咽的看起来别提有多可怜了。
陈皮看他那样实在心疼,趁着小满去倒酱油时给齐铁嘴撕了一块鸡胸脯喂过去,齐铁嘴感激的差点喊陈皮恩人。
不过他刚张嘴呢,小满回来了,两人动作被他逮个正着。
“八爷!”
小满酱油瓶往桌上重重一放,发出的撞击声吓的心虚的齐铁嘴猛的一跳,含着肩膀不敢看他。
“你还敢偷吃了?不知道病没好啊!”
齐铁嘴小声辩解,“我好了…”
小满被齐铁嘴顶回话,气的拿起酱油瓶又砸了下桌子,插着腰嚷嚷。
“哪好了!您看看你那脸,比纸还白,这叫好了!”
齐铁嘴鼓着腮帮子嘟囔了句,小满没听清,但陈皮耳力好听见了。
“那是我本来生的就白…”
陈皮没忍住,噗的就笑出来了。
他一笑齐铁嘴看他了,小满也看他了。对这个把鸡肉齐铁嘴的另一个病号,小满表示自己更愤怒了。
“你还笑呢!四爷,我这是想你伤好的快些才给你买了纸鸡补补身体,你怎么还喂给八爷吃?这不是害他吗!”
陈皮自打住下,除了第一天意识迷糊不清动过手,其余日子都乖的很。
话不多,给啥吃啥,让干嘛干嘛,能下地了还会帮着做事,见着八爷笑的比他多。所以小满一直认为外头关于陈皮传言的什么杀人如麻,嗜血成性都是假的,这人不挺好吗?
时间长了,小满就不在意第一天的事了,与他相处也与齐铁嘴相处一样,偶尔没大没小的。
但陈皮到底不是个省事的货,他对齐铁嘴笑不代表对别人也笑,小满指着他鼻子骂,就已经是在挑衅他了。
齐铁嘴看陈皮皱眉,心里咯噔一声,桌下一手按住陈皮捏起的拳头,一边截断了小满的话。
“去去去,怎么和四爷说话的!我这自己贪嘴怎么能赖别人!”
小满也知道自己话说重了,陈皮毕竟不是齐铁嘴,不容他说话没大没小的。但话都说了,他也没觉得陈皮这事做得对,只能把憋着的气撒到那个他不知道的罪魁祸首上。
“都怪那个害八爷受伤的人,下那么重的黑手!要让我抓到他,我一定也还他一拳,让他知道有多痛!”
齐铁嘴嘴角一抽,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按着陈皮的手下意识加重了力道。陈皮被他按了会儿,掌心一翻,反客为主的握紧他的手。齐铁嘴愣了下扭头看去,陈皮垂着头,神态自若地喝着汤,不知道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晚些时候,齐铁嘴吃完饭站在院里消食,陈皮在厨房里帮小满收拾,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齐铁嘴过去开了门,抬眼便愣怔了。
门外站着多日不见的张日山。
张日山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齐铁嘴,他天天来扣门,迎接他的无一例外是小满…和他的扫帚,有几次还在门口遇到二月红,结果就是两人一起被小满赶出。
张日山以为,今天也会是这样…
二人相顾无言,忽的齐铁嘴身后传来脚步声,然后就是气势汹汹冲出来的小满。
“你怎么又来了!赶也赶不怕啊真是!”
齐铁嘴让小满惊醒,不过不等他说话,小满就扯着他袖子把他往身后一拉,然后啪的关上门。
“小…小满!”齐铁嘴拉住小满,“你干什么呀!快把门开开!”
“开什么开呀!门外头什么都没有,开着招贼来吗?”
齐铁嘴不和他废话,自己要去开门。小满手快,一把拉住齐铁嘴两只手不让他开。
“你松手!”
“我不松!”
屋里俩主仆还胶着劲,被晾在门外的张日山摸了摸鼻子,从口袋里摸出张大红的喜帖,自门缝里塞了进去。
“八爷您注意身体,我不进来也没事,今天我就是奉佛爷命来传个信。佛爷…要和尹小姐成婚了,就在明天,喜帖我给您放这,去不去随您。”
喜帖被抽了进去,屋里安静了许久,张日山在屋外等的忐忑难安,正想再敲敲门的时候,屋门开了。
张日山朝里一看,齐铁嘴不在了,小满竖着眉冷着眼,将喜帖丢回他怀里,恶狠狠地回复他。
“我去你奶奶个腿儿!!!”

评论 ( 29 )
热度 ( 18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