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一)

我每天的勤奋更新,是为了哪一天我坑了,你们能不打我脸。


齐铁嘴换了行装,背上双肩包,再次来到了那个洞穴深处的破败道观。

上次送他们上来的石台严严实实堵住了下去的洞口,齐铁嘴踩到石台上面用力跺了跺脚,纹丝不动。

齐铁嘴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条老路看起来像是被封死了。他拿出罗盘,想重新定一个方位,脚下却突然生出异动。

剧烈的震颤突如其来,齐铁嘴身边没有可以扶挡的物件,身形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他向外踉跄了两步,脚下一松,石台猛的往下坠落。

“啊——”

失重感吓得齐铁嘴大叫一声,两手本能往上伸去,他是不抱被施救的希望的,只是没想到,他闭眼的刹那,真的有人一把拽住了他手。

石台下落速度飞快,那人知道要拉齐铁嘴上来已经太晚了,干脆脚一蹬,跟着跳下跃到石台上,他搂住齐铁嘴的腰,把他头按进自己胸口里牢牢护住。

有了外力的支持,齐铁嘴不再惊叫,也敢慢慢睁开眼来。他有些害怕,斗里什么都有,这个忽然出现护住他的,也有可能不是人……

眼前石壁倒退成道道残影,眼看那冰冷刺骨的湖水渐渐逼近,齐铁嘴两眼左瞟右瞟,就是不敢往上看那人脸。

眼光下移,他瞥到环着他腰的那只手臂,缠着腕带,有点眼熟。

石台终于停了下来,离着湖面几丈高的地方,齐铁嘴还是呆坐着,半只眼瞅着那手,半只眼飘在湖面上。

搂着他的人动了动,两手松开条缝,捏着他脸抬起来。

一瞬间齐铁嘴脑海里闪过了骷颅女鬼没眼球等等一系列惊悚画面,就差拿手捂住脸大喊不要吃我了。

二人视线相触,齐铁嘴愣愣地眨了眨眼,脑海里的恐怖画面一下子不翼而飞,他扯了扯那人的脸,不确定地喊他。

“陈皮?”

陈皮露出个乖巧的笑脸。

“八爷。”

齐铁嘴不敢置信地去捏陈皮的脸,柔软温热的手感证明这不是个幻觉。他惊诧叫出声,屁股跟点了火似得人一下蹿起来,同时拉起陈皮左看右瞧。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刚才伤到没有啊?”

齐铁嘴着急上火的模样像蜜一样抹在陈皮心尖上,他放松肌肉任齐铁嘴摆弄,脸上还挂着傻笑,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依赖。

“八爷,我没事。”

陈皮身上确实没有明显伤口,齐铁嘴查了圈松开一直紧绷的弦,忍不住自嘲自己乱了方寸。陈皮表面看起来乖顺稚嫩,其实内里狠的紧,一身功夫加上二爷多年的悉心栽培,这么点小场面,哪能弄伤他。

回想起刚才下坠时的那一下,齐铁嘴料定陈皮是跟了他一路,有心躲在后面没让他发现,现在再劝他出去也是不可能。只是这墓下凶险,上次来害了他,这一次他实在不想再害陈皮。

齐铁嘴拍了拍陈皮的大腿,手下肌肉硬实,让他不确定的蹙了蹙眉。

“二爷教过你轻功没?”

陈皮不明所以,但嘴上还是老实回答。

“教过。”

“学的怎么样?”

“都学会了。”

齐铁嘴瞅了他眼,有点怀疑。他指着湖对面那个他们曾经爬着通过的奇长洞穴,推了把陈皮。

“那行,现在用你学成的轻功,去到那里,从那个洞里头爬出去。”

陈皮看了眼黑漆漆的洞口,不解地问齐铁嘴。

“爬出去后呢?”

“爬出去后?一直往前走,你会看到条垂下来的绳子,那是上回我们来落在这的。顺着那条绳子爬上去,然后,出墓,回长沙!”

陈皮这才听明白,齐铁嘴是在赶他走呢。

那哪能依!跟了这么一路可不是为了参观一圈的。

陈皮自从偷摸看见齐铁嘴收拾下斗的东西就知道这人想干嘛,偷摸跟了一路,发现他一人都没带,心里头就更担心了。

见到别人亮兵器都要叫捂着眼两声的齐铁嘴,自己一人去下斗?不是寻死就是腻活。果然一进洞,还没两分钟就被机关带下去了。这一路不看着,还不定下一步就又招惹什么呢。

陈皮抿着唇满脸的不同意,齐铁嘴看他不动,又推了把他肩,催促他快点。

“八爷,我不走。”

“你不走?”

齐铁嘴气的眼睛都瞪圆了,指着除了水只剩泥的四周,就差一脚把陈皮踹下水。

“你不走在这干嘛呢?这儿还有东西给你摸不成?”

陈皮不吱声,脑袋微垂,嘴角耷拉,一副被训了又不敢说的委屈样。

齐铁嘴叉腰瞪着他,张了张嘴剩下的话没能喷出来,换做一声无奈长叹。

哪怕吃过陈皮大亏,但每次看到他表露出这种表情,齐铁嘴就会忍不住把他当成个什么都还不太懂的毛头小子,多骂一句都嫌自己凶。

小孩嘛,得哄,不能硬来。

齐铁嘴放软口气,好声劝他。

“这地吧,不是我不让你跟,而是太邪乎了...呐,我不怕吓坏你,这儿的墓主生前不是个人!而且啊,他长得青面獠牙,长舌外吐,下身无腿,只穿着一身血迹污糟的白袍,每天飘来飘去,你见到了非得吓死你不可!”

要说九门八爷全靠一张嘴来讨饭吃呢,说瞎话不用打草稿,开口就来。

陈皮听了也没什么反应,直勾勾盯着齐铁嘴看。齐铁嘴以为他不信,刚想继续说,陈皮抬手止住了他。

“八爷,别说了。”

“什么别说了?你是不是不信?我和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皮不等说完,微微颔首抢答:“我信。”

“你信?”

陈皮眼睛一眨不眨,“嗯,只是这人和你说的不太像。”

“怎么不太像了,你还见过不成?”

齐铁嘴话头一收,莫名觉得背后发冷,脚下阴风阵阵,他吞了吞口水,暗说不是那么背吧,一边顺着陈皮的视线慢慢转过了身。

蓝幽幽的灯笼无风微荡,白色长袖下,如玉的手指轻巧地提着灯笼竿。齐铁嘴与之对上视线,蛟妖异漂亮的脸庞展开一丝笑容,额心的朱红像是活的般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红光。

他开口,声音与他的脸一样妖媚勾人。

“你刚才说,谁青面獠牙?”

评论 ( 21 )
热度 ( 17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