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四)

痴汉皮……

诡秘阴森的墓底下突然冒出个小娃娃,看起来还与墓主亲密非常,这事只有一个可能,这娃娃也不是人。

这个想法在一个小时后后获得了确认。

齐铁嘴和陈皮亲眼看着蛟不知道从哪摸出个苹果大小的果子给小娃娃吃,小娃娃咬了口后,体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好几厘米,小脸也更丰润了,从外表看,约莫是五六岁的模样。

吃口果子长了一岁多啊!

齐铁嘴和陈皮瞠目结舌,震惊的暂时失去了语言功能。

蛟一手安抚着小娃娃的脑袋,抬眼扫了扫正襟危坐的二人,忍俊不禁的闷笑出声。

他朝陈皮抬了抬下巴,问他:“你刚才还在大呼小叫呢,怎么现在就没声了?”

陈皮深沉的看了蛟一眼,不吭声,继续盯着那小娃娃看。

他在想等小娃娃吃完整个果子会不会直接长成年了?

蛟似乎看穿了陈皮在想什么,手掌在小娃娃下巴下一垫,成功接下吐出来的果核,然后手指一弹,准确无误的将果核打在了陈皮额头上。

“别看了,十载才长一岁,刚才是让你们赶上时候看到的。”

蛟手劲不小,陈皮被打中的地方红了一小点,齐铁嘴拉下他捂着伤口的手,担心地给他揉揉。

连着吃了两次亏,陈皮眼眶都红了,九爪勾握在手里,得亏齐铁嘴这一揉,陈皮满脑子的血肉横飞瞬间冷却下来,不知从哪横插斜飞进来一波五颜六色的七彩泡泡,红色变成了粉色,满眼只剩下齐铁嘴放大的脸庞。

八爷在抚摸我哦……嘿嘿嘿。

一边的蛟撇撇嘴,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头见了落单肥鸡的黄鼠狼。他决定做个好人让两人再腻一会儿,自己把小娃娃抱在怀里哄着睡着,可再抬头,陈皮还是那副死样,并且两手都摸到齐铁嘴手背上去了。

我还欲求不满呢,你们倒是卿卿我我?

蛟不开心了,他清了清嗓子打断齐铁嘴和陈皮。

“我就是那么弹一下,齐小道士,你不用那么担心他,他命硬着呢。”

齐铁嘴愣了下,拨开陈皮额前的碎发仔细看了看,确实,红印也没了。

“谢谢蛟手下留下。”

齐铁嘴咧开嘴露出一双酒窝,陈皮却是恶狠狠瞪着蛟,他可被打断好事了。蛟无视了陈皮的目光,轻笑声问齐铁嘴。

“你到底还回来做什么?”

“我……”谈到正经事,齐铁嘴严肃起来,话在嘴边绕了绕,却不好说出口,想了想他放软了嗓音道:“我想问你,要回我卜卦的本事。”

评论 ( 6 )
热度 ( 12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