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上一章看把你们吓的~

这个恶作剧真好玩~

十五 成长

一晃十年过去了,在张日山和齐老八爷的保护下,齐恒快快乐乐长到了十五岁。青葱一样的年纪,当初小小的白团子长开了眉眼,标致的模样却没变,骨架匀称,身形修长。只是因为讨厌锻炼运动,身上没几两肌肉,更像个富家大少爷了。

有回齐老八爷上街看到有几个青年穿着洋人的那种西装,觉得挺精神的就也弄了两套回去,一套给齐恒,一套给张日山。

张日山比齐恒大个几岁,又因这么多年一日不落的锻炼体魄,身板结实,肌肉匀称。西装一套,顶顶的帅气俊秀小伙。

而齐恒却是不行,他肩膀还不够宽,怎么也撑不起这西装,没法子齐老八爷只好让齐恒跟着他一起穿长褂,想着等齐恒再大些,身板彻底长结实了,再给他试试西装。

没想到齐恒很喜欢长褂,别的衣服也不穿了,连夹袄都不爱,屋里衣橱里全是各色各样的长褂。

每日去学堂,就数他和先生二人一人一件长褂子,而齐恒脑袋聪明,学的又快,从不会被留堂。私底下别的学生就偷偷开玩笑,说台上的那个是大先生,台下的这个是小夫子。

如果说这么好的日子还有什么让齐恒不顺心的,就是张日山不和他一起上学。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恒看张日山样样都好,唯独两点,一点是太严肃木讷,对不熟的人连扯扯嘴角都嫌烦,说话还直来直去的,根本不知道婉转二字怎么写,索性他身手好,也吃不了亏。

还有一点,就是齐恒常常拿来取笑张日山的,他功课非常不好。

张日山爱棍棒,爱枪械,爱每天早上围着长沙城跑一圈,爱晚上和齐恒靠在一起读兵书,但就不爱提笔规规矩矩的写大字,背论语四书。

齐老八爷不是没打算把他送进学堂,只不过第二天先生就青着个眼眶冲进齐府了。

原来是先生第一天晚上布置了背诵三字经,第二天轮到张日山背的时候,他没背出,先生要打他手心,张日山二话不说,照着先生眼眶来了一圈,把先生打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齐老八爷气坏了,叫来张日山当着老师面啪啪啪抽肿了他手掌心,让他给先生道歉。

张日山规规矩矩的道歉了,但第二天再去学堂时,他把先生按在台上,一拳青掉了他另一个眼眶。

先生是说什么都不教张日山了。

齐老八爷愁啊,但张日山还小不能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吧?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让张日山又在齐府呆了一年,等第二年开春,把他和齐恒一同送去了另一个学堂,美名其曰让张日山陪着齐恒,免得他性子软,被别的小娃娃欺负了。

这一招果然有效,台上的先生不只是张日山的先生,更是齐恒的先生,他哪儿还有胆子再上去挥拳头。再来每日的功课,所有人都背出就他一人背不出,不仅落了他在齐恒地方的面子,也落了齐恒在别的学生面前的面子,别人都会指着齐恒嘲笑说。

“看看你的日山哥哥,连最简单的三字经都背不出,羞不羞!”

张日山没办法,每晚挂着两个黑眼圈,挑灯夜战,总算是磕磕碰碰熬过了最艰辛的头两年。肚子里有了几分墨水,张口也能背几句诗词,信手写下的字帖工整拿得出手,总是不给齐恒丢脸了。

张日山摔掉笔,说什么也不上学了。

齐老八爷看看,行吧行吧,这孩子也算大了,只要别混的像个地痞流氓,害了自家儿子,不读书就不读书好了。

又过了一年,长沙来了个布防官,大车轰隆隆的开进来十多辆,排的整整齐齐的军人背着枪,身姿挺拔。

新布防官为了表示亲民,也为了征收兵力,就在城南郊外扩建出了个练武场,张贴告示说不管是想当兵还是想学些拳脚功夫的,都可以报名进去学习。

张日山看了一眼就走不动道了。

齐恒知道这才是张日山一直等着的,笑嘻嘻的拍了拍他肩,隔天就差人买了两大箱关于兵法诡谋的书籍,然后替他报了个名。

就这样张日山学到了他想学的,肚子里那点墨水也成了陈年老墨,每逢休息日两人处到一起,若是拌嘴了,吵架了,齐恒就搬出这事儿来说,让张日山背个论语来听听。

张日山立刻就吐不出一个字来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1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