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五)

“我收走你这本事也是有原因的。”

“原因?”

蛟微微勾唇,“既然选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齐铁嘴听得云里雾里,他昏迷时发生了什么没人告诉过他,不过从蛟的口气中能听出,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才是关键所在。

“我昏迷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蛟没有立刻回答齐铁嘴的问题,他忽然伸手将一边的陈皮弄晕过去,而后长袖一摆,齐铁嘴面前的空白石壁上,同时出现了三副镜像。

张启山,二月红,张日山。三个人在不同的地方,与他进行着不一样的生活,赫然就是那日三人所面对的幻境。

“你自己看吧。”

齐铁嘴愣愣的看着,起初的结婚洞房,病危求救,虽然快瞎了他的眼,但他还坐得住,但越往后,他便越有不好的预感。

张启山浑身浴血,二月红撕心裂肺,张日山泪如雨下,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全是为了他,哪怕知道这不是真的,里头三人悲痛欲绝的模样却还是如把刀深深扎进他心底,痛的他坐都坐不稳。齐铁嘴紧紧闭起双眼,自我安慰般大吼。

“这不是真的!”

幻境也快要结束了,蛟抹去这些画面,说道:“这当然不是真的。”

齐铁嘴猛地睁开眼,冷汗淋漓。

“这是什么?”

“幻境,确切的说,是我从他们心里找到的,最想,又最不愿意面对的事。”

最想……又最不愿意面对的?

齐铁嘴几乎一瞬间回忆起了刚才看到的所有画面,得到了一个最荒诞、最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

所以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齐铁嘴通透了大半辈子,难得想糊涂一次。他选择无视掉蛟脸上看好戏的表情。

“你说的选择就是这里的选择?”

“是啊。”蛟扬起个大大的笑脸,连眼角都笑弯了,说出来的话却比以往更加欠揍。“有没有觉得很好玩?”

好玩你个鬼!齐铁嘴暗啐句,真想抄起罗盘砸他一脸。

“他们的选择哪里出了错?”

蛟不答反问:“你说呢?”

“要我说的话,他们选的都对。”

蛟早料到他会这么说,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话可说。

“人生四苦,生老病死。这三人分别对应的老、病、死,而你就是生,你觉得三人之中,哪个是让你真正死了的?那谁就选错了。”

齐铁嘴脸色一白,镜片后的眼睛晦涩难明。

“看来你已经有自己的答案了。”

蛟食指在石桌上滑过,桌面上不知何时多了瓶白酒,他倒了杯浅饮一口,辛辣的酒味直冲耳鼻,烈如熊火。

“真是好酒,你们凡人情丝三千,又常常作茧自缚,满脑子道义礼法,却不过都是为了一己私欲。不过,那么没用的你们,酿的酒倒还真不错。”

这话说的难听,齐铁嘴忍不住蹙眉看去,桌子那端却是空无一人了。蛟用过的酒杯下,一张泛黄的纸静静压在那,齐铁嘴拿过来一看。

“齐小道士,你们凡间有大难了。我看你还算对我胃口,这卜算天命的本的就先还你,你且保住性命,等到他日尘埃落定,我可还要再问你拿回来。”

齐铁嘴拿着信纸的手微微一颤,抬头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屋内找不到丝毫蛟存在过的痕迹,连那熟睡的小娃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旁昏睡的陈皮因着蛟的离开而缓缓转醒,他眯着眼迷迷糊糊看见齐铁嘴抬手掐了几指,不甚清明的脑袋没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撑着额头站起来想去拉他。

“八爷……?”

“不好!”

齐铁嘴一声惊呼,把陈皮彻底震回了神。

“长沙有大劫!”

评论 ( 25 )
热度 ( 13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