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十六 匪患

军营里头规矩严,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睡觉都有明确的时间,超时就要罚,平常也不能单独出入,每逢七天才给一天回家休息的日子。

长沙城的百姓哪吃过这种苦头,去的人里大部分是见着免费,想去讨个便宜,或是富家子弟闲得无聊,又从没见过觉得稀奇,就去打发打发时间。若是真刀真枪的练起来了,没两天便都打了退堂鼓。

再说军营里这不行那不行,撒泡尿都得先打报告,哪比得上外头自由自在?左右呆的不痛快,军营里日日怨气滔天。

那布防官也是好脾气的,不想继续学的他就都放出去,留下愿意的继续训练,偶尔得了空,他自己还会去军营巡视一圈,看着中意的,便去问他愿不愿意入自己手下当个兵。

陆陆续续过了大半年,留下来的人里大部分让布防官收入手下,在从军纸上按下了红手印,去了另一个地方做军队训练,只余下一小撮人还没穿上绿军装,这些人里头就包括了张日山。

而这么多人里,布防官最想收的就是张日山。年纪小,功夫却不俗,他亲眼见过张日山十招之内撂倒训练他的军官,尤其是张日山专注于对手的眼神,他看着都忍不住热血沸腾,那是属于真正准备迎接战斗的眼神。

张日山,是最适合军队的那种人。

布防官差人调查了张日山的资料,送到手上时只有薄薄一张纸,他粗略看了看。被齐府从黑市买回的小奴隶,齐府小少爷的玩伴,说好听点是齐府收养的二少爷,说难听点不过就是齐小少爷的一条狗。

布防官咧开嘴角,胸有成竹的把张日山叫进了书房。

布防官没想到的是,张日山没有立刻同意,犹豫了许久,说要回去考虑下。

“这还需要考虑吗?我会给你赎回卖身契,哪怕齐府开出再高的价格,我都愿意出。”

张日山摇摇头,转身走了。

张日山一直没有给出答复,布防官欣赏他,特许军营里对他开放数条特权,实际待遇与他的军官差不了多少,只等他开口答应的那天。这一切张日山能感觉到,随着时间推移,他内心动摇的也越来越厉害。

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他最想做的事,但齐恒更是他的心头肉,放不下,割不了。七日一眨眼,又到了能出营的日子,张日山考虑了一个晚上,决定不回齐府,留在军营里好好想想。

而掐着日子等张日山回来的齐恒,起的早早的,坐在大门口半天也没等到张日山,心里纳闷无比。直到临近中午,才个传信的人过来给齐恒捎了个口信,说张日山今天有事,不回来了。

齐恒失落的回了屋,随手拿起一旁的书籍一目十行的看起来,看着看着便走了神,脑海里全是张日山的影子,心里还埋怨着拖累住张日山的不知名破事,越想越烦,什么也读不进。齐恒干脆放下书,撑着下巴全心全意发呆。

吃了午饭,齐恒打算上街走走,远远看见城门口的布告栏前围了许多人,他挤进去一看,发现是张新贴的告示,说的是最近城外山上闹匪患,让长沙居民尽量减少出城,以免遭到袭击。

齐铁嘴看了告示署名后的印戳,布防官发的,顿时心里一惊,冒了一手冷汗。

张日山莫不是被这事拖住了腿!

慌神之间,齐恒又听见身边的百姓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添油加醋,都说的有模有样,但统一的一句就是土匪凶,闹匪患的时候总要死几个人。

“怕啥!这不是新来了当官的,还能让咋们出事不成?”

“是啊是啊,听说那布防官已经在集结他的士兵,就准备着打土匪呢!”

不知是谁说了那么几句,人群纷纷应和。齐铁嘴挤出人群,茫然无措站了会儿,抬腿往城南军营跑去。张日山虽然不是布防官手下的兵,却有颗惩恶扬善的心,万一他也跟着去集结了,那可怎么办!

评论 ( 9 )
热度 ( 89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