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七)

与日本兵在城内的拉锯战持续了半个月,长沙城门被接连而来的炮火轰炸的再也关不上的时候,无线电终于可以接通了。

上峰给张启山下达的第一个指示就是退离长沙。

长沙城内百姓众多,无权无势的也离不开脚下这片土地,退离长沙后日本人定会占据这座城池,到时候这些百姓怎么办?

张启山心里不愿意,但当下局势紧张,上峰的命令也不可忽视,他知道长沙气数已尽,再守也是折损兵力,无奈之下只好下令所有部队撤离长沙。

全部人的撤离要求在下午四点时全部完成,齐铁嘴根据长沙平面图算出了三条最隐蔽的路线,分别是两条水路,一条山路。

齐铁嘴分析了下,相对于山路,水路视野更大,但他们人多东西多,目标太大。而山路崎岖,虽然地形复杂,却更有利于作战和运输。

张启山听完他的话,毫不犹豫选择山路,全部人员开始偷摸着分批进山。

下午三点五十分。

外头炮火连天,张启山呆在士兵临时搭建的棚子里,手里攥着长沙的地图,抿紧唇角。来报的小兵小跑进来,大声报告他所有部队已经全部离开长沙,现在就差他们最后一批还坐镇在各处的九门众人了。

张启山沉默许久,憋了一肚子的不甘愤怒在吐出话时全化为了对局势的无可奈何。

“去召回各位当家,立刻退出长沙。”

士兵看了眼肩膀都塌下去了的长官,垂着眼应了声跑走了。

张启山低着头开始整理桌上的重要文件,棚子的门帘又被人掀开,齐铁嘴捧着罗盘走进来,静静地站在桌边看张启山动作。

“佛爷……”

齐铁嘴呐呐地喊了一声。

张启山手下一顿,把一摞文件架到了他的罗盘上。

“啊!佛爷,我的罗盘!”

文件厚重,齐铁嘴猝不及防手下一沉,差点连着宝贝罗盘一起砸了这叠东西,嘴里也叫嚷开来。

“这可是保命的东西,摔了怎么办!”

张启山听着齐铁嘴咋咋呼呼的埋怨,沉重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勾起嘴角理完另一摞文件就要去拿他怀里的那摞。

“这是你保命的东西,不是我的。”

齐铁嘴瞪圆了眼,身子一侧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微微后仰着身子稳稳的抱着文件往外走。

“行了还是我抱着吧,您这一手一摞等会儿撒了更麻烦。”

张启山跟在后面,听齐铁嘴絮絮叨叨的说完后,又压低嗓音嘟嘟囔囔的在嘀咕什么。正好儿这时炮火暂停了几秒,张启山隐约听清几个字。

“忘恩负义……算出……路……”

张启山扬眉摇摇头,这是骂他呢吧?于是他抬起一脚轻踹了下齐铁嘴的屁股,把人踹了个踉跄。

“快点走,时间不多了。”

他听见齐铁嘴喘了口粗气,碎碎念的更凶了。

四点整。

九门汇聚在山路口,那儿有张日山正在等他们。见着一众人出现,张日山快步迎上来,挤进齐铁嘴和张启山中间。

“八爷你没事吧?”

齐铁嘴往旁边让了让,笑着摇摇头。

“没事,那些炮火还打不着我。”

张日山看齐铁嘴冲他笑了,心里一乐跟着也笑了,抢着拿他背上的包要帮着背。

“那就好,八爷,咋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你把包给我我帮你背。”

“哎哎不用……”

一边被插了一脚的张启山再也忍不了了,重重咳了两声叫住张日山。

“副官,说说前面地形。”

张日山不甘不愿的松口齐铁嘴的包,给张启山汇报前面的路况。等他都讲完一群人已经爬上了半山腰,扭头一看,齐铁嘴身边又挤上个人,他刚刚抢着背的包现在正在那人肩上呢。

你干嘛呢!

看屁看!

陈皮依旧还是那副再看我打你的表情,狠狠瞪回了张日山要杀人般的视线。

身后又是一串炮火轰炸的声音,张启山忍不住扭头去看,浓浓的黑烟直冲云霄,城里几乎一片废墟。

那是他守过的城……

从来没有在人前示弱过的张启山黯然地垂下头,其余人心里也是不好受,霍三娘一个女子,心肠更软些,叹口气别过头不愿再看。

另一边的三爷让五爷背着,向来棺材板似的脸也有了些许表情,难得出声安慰。

“佛爷,大局为重,我们迟早会把长沙抢回来的。”

“是啊佛爷,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评论 ( 5 )
热度 ( 109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