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八)

想着还有两三章完结,但怎么总不到底呢...

那啥狼崽子先停停,等我把姻缘卦收个尾再更狼崽子哈~


众人纷纷劝说,张启山深深看了眼长沙城,转头大步往前走。

没走两步齐铁嘴忽然叫停:“哎等等!”,他侧头像是在听什么,“你们听见什么声音没,好像谁在喊我们?”

周围都是枯败或还没抽芽的树木,齐铁嘴那么一说所有人都往两边看去,有枪的也偷偷拔出了枪。

所有人屏气凝神,齐铁嘴说的那声音他们也听到了,并且愈来愈近,解九爷眼睛最尖,镜片一闪就看见他们来时的那条路上,有两个人影边招手边向他们跑来。

“八爷!八爷!!等等我啊!!!”

近了再看,所有人都松下口气,齐铁嘴愣了下,反应过来后咧开个大大的笑容,拨开众人跑了过去。

“小满!”

“八爷!”

小满气都没喘匀就被齐铁嘴抱个大满怀,一腔激动全变成了一腔咳嗽,咳咳咳咳的吓了齐铁嘴一跳。

“小满,你怎么会在这,还有……”齐铁嘴给小满顺了气,指着一边背着百年不离身的药箱,叉着腰还在喘的韩毕言,满腹疑惑的问,“还和他一起…我以为你们两个早就出城避难了。”

“我们是避难去了。”韩毕言咽了咽口水,“但...但不是出城避难,是被张大佛爷的亲兵连拖带敢弄进防空洞避难的。”

齐铁嘴扭头看张启山,张启山看天。

“是啊。”小满跟着吐槽,“我还在院里打水呢,二话不说冲进来一帮人,拉着我就把我塞洞里了,任我好说歹说就是不让我走,要不是最后他们走得急,我们还追不上你们。”

齐铁嘴继续看张启山,张启山继续看天。

齐铁嘴叹口气,时间紧迫,决定先不声讨张启山了,拉着小满一起赶路。

话唠走哪都话多,归拢了大部队,小满和韩毕言暂缓提着的心,又有心思拌嘴了。

“韩医生,你刚才跑的好慢啊!要不是我拉着你,说不定我们都追不上八爷了。”

“我慢?到底是谁慢!见着具尸体就叫唤,要不是我一路捂住你嘴,日本兵听声都能定我们的位了!”

“哎你以为我愿意叫啊,满地缺胳膊残腿的,我叫两声怎么了?又不像你,每天拿刀给别人开膛破肚的。”

“什么开膛破肚,那叫救死扶伤!”

“呸!就是开膛破肚!”

“救死扶伤!”

走在前头的九门当家们何时受过这样的摧残,以前敢在他们身边长话连篇的只有齐铁嘴一人,现在变成了双簧,只觉得两边耳边被吵的嗡嗡叫,连炮火声都快被盖下去了。

九人里,最喜静的要数三爷,此时他正靠在五爷的背上,双目望天。现在回忆起来,自从断腿后,就没人敢在他耳朵边那么废话了。

“你们两个。”三爷打断小满和韩毕言,忽然弯了下唇角,“我缺把人皮轮椅。”

“……”

“……”

这一路小满和韩毕言就没再敢讲过话。

被张启山硬拉回前面的齐铁嘴没注意后面发生的事,他拿着罗盘随时在探测前方的道路,定位脚下的每一片土地。林子里错综复杂,虽说前几批部队走的都相安无事,但齐铁嘴还是想再看看,确保万无一失。

没想到他等他得出了脚下这座山的大体位置后,居然还发现这是个好地方。


齐铁嘴找陈皮拿回包,在里面翻找许久,最后耷拉着嘴角叹了口气。


“唉!东西没带够啊!”

其余人看的一头雾水,张日山问他,“八爷,您找什么呢?”

“找有用的东西。”齐铁嘴扬了扬手里的一捆红绳,“我和你说,这可是块好地方,就像个天然的大迷宫,布置妥当了,保准让进来的人有去无回。”

“这?”张日山看看周围光秃秃的枝丫,和他曾经走过的每一片山没什么区别。“这有什么啊……”

看张日山一脸迷茫样,齐铁嘴撇撇嘴觉得自己的才能真是无人能懂。

“算了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等到以后有机会了我再回来,把这山布置布置,嘿嘿,绝对把他弄成个杀人利器!”

评论 ( 12 )
热度 ( 134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