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四十九)

从山里头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在往前走就是个小镇,还未被战火波及,一行人挑了家客栈住下,等天亮再与大部队会合。

前途未知,九门众人当选择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

五爷思量再三,决定去杭州安家,和他的狗儿们一起,能避则避。

九爷选择转到暗处,用自己所有的家财人脉为抗日做出贡献。

六爷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点点头,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

各有选择,各安天命。

临晚上回房前,只剩下齐铁嘴与二月红,什么回答也没有。

张启山在自己房间里坐立不安,终是敲开了齐铁嘴的房间。齐铁嘴一开门,张启山还没进去,眼角就撇到里头的一抹红。

“二爷也在?”

二月红朝他点点头。

“佛爷。”

这一路二月红只字未讲,作为九门二把手,却是把存在感降到了最低,张启山一直想不通二月红在想些什么,如今他与齐铁嘴处在一室,这多少让张启山有了些猜测。

“二爷有事?”

二月红抬眸看了看张启山,回道:“佛爷有事?”

气氛一下就僵了,张启山直勾勾望着二月红,那不怒自威的模样没吓到二月红,却快把一旁的齐铁嘴吓趴下了。

“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别站着说啊。”齐铁嘴拉着张启山把他往凳子上按,边朝二月红笑出甜甜的酒窝,“先坐先坐。”

张启山一屁股坐下,端起齐铁嘴喝了一半的茶两口喝光,然后把杯子一放,开门见山的问齐铁嘴。

“你跟不跟我?”

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刚啜了一小口的齐铁嘴差点没全喷出来。

“咳咳咳咳!”还好长褂袖子大,成功遮住了喷水的不雅动作,“佛爷,你说什么?”自从看了那三段幻境,齐铁嘴对这几人就多了心眼,稍有点暧昧的言语或者动作,都会让齐铁嘴想偏,但那股紧张劲一下去,又觉得是他自己多心了。

不说别人,就说张启山吧,都已经成家了,哪儿还会对他有这种心思。

齐铁嘴问完后又觉得自己问的不合适,看张启山和二月红盯着他的目光都变了,齐铁嘴咧了咧嘴,轻咳声补救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佛爷看得上老八,自当竭我所能助您一臂之力。”

张启山似乎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眼中也带上了笑意,勾着嘴角转头又去问二月红。

“二爷有什么打算?”

二月红侧头望着齐铁嘴,藏在眉梢里的宠溺都快溢出来了,“老八在哪,我就在哪。”

张启山太阳穴突突跳,后槽牙都快磨平了。

三人谈的不久,第二日就要起早去赶火车,二月红和张启山就不打扰齐铁嘴休息,一前一后出了门。

二人眼尖,从拐角无声无息滑过的衣角也逃不过他们的眼,但两人没说破,对视了眼便回了自己房间。

好你个张日山,都学会听墙脚了!

关上门的张启山脱下外套啪的甩在床上,又开始磨后槽牙。

陈皮!孽障!居然偷听!

这是关上门后阴沉面毕露的二月红,在心底骂了陈皮无数遍。

而外头走廊死角里,被骂的二人大眼瞪小眼,一个掏枪抵在对方头上,一个掏九爪勾死死抵住对方脖子。

两人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但谁都不肯先松手,眼看外头人都走光了,两人再维持这个姿势也是滑稽,便互相用眼神示意对方。

你松手!

你先松!

示着示着,眼神又打起架来了。

你他妈松不松!

你他妈不松,老子就不松!

正巧这时吴老狗抱着三寸钉出来找夜宵,一眼看见黑乎乎的角落里剑拔弩张的两人,揉揉眼感叹了声。

“年轻就是好啊,大晚上抹黑打摆子,都不嫌累得慌喽~”

评论 ( 8 )
热度 ( 12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