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五十)

翌日清晨天还蒙蒙亮,九门众人便搭上第一班火车。

临行前的最后一句珍重包含万千情谊,谁也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命再聚。

火车发出一声长鸣,缓缓驶离月台,张启山负手而立,直到车尾再也看不着的时候,才叹了口微不可闻的长气。他身后还余下几个人,齐铁嘴、韩毕言、小满、陈皮、二月红和张日山。

张启山回头看了眼,除了张日山还老老实实站在他副手位置,其余几个都围着齐铁嘴,正眼都没赏他一个。张启山视线上扬,发现面无表情的张日山虽然头朝着他这呢,眼神却频频往后瞟,不由地又叹了口气。

好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情敌。

张启山他们要坐的火车是第二班,还有半个小时才进站,此时火车站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谁也不会注意到穿着粗布短打的他们。张启山寻摸着先找个地方坐下,买点吃的填填胃,不过没等他开口,那边齐铁嘴就摸着肚子叫开了。

“佛...”齐铁嘴才起了个音,被张启山一个眼刀子射过来吞下了接下的话。齐铁嘴咽了咽口水,试着换了个称呼,“启山?”

他还从没叫过张启山大名,开口底气不足,山字几乎都快听不见了。

不过张启山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刀子一样的眼神瞬间缓和下来,还罕见的露出了个带暖意的笑容。

“小八,有事?”

齐铁嘴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没..没没事,我就想去买点吃的,想问问您..”

又是一眼刀子。

齐铁嘴耷拉着嘴角,和受刑似得顿了顿,吞回了敬语。

“你要不要吃的?”

他一张铁嘴,今天怎么说什么都不对?!

“正好我也饿了,副官,去买点吃的。”

张日山双眼一亮,应了声是飞快的跑了。

“哎!呆瓜,我也去!”

齐铁嘴喊着要追张日山,被二月红一把拉住。

“小八,你老实呆着,别跑丢了。”

???二爷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啊?

齐铁嘴没去成,又怕身边的人再对他喊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挥开他们自己百般无聊地在月台上晃来晃去,张启山看他晃的眼晕,拽着他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别晃,好好站着。”

齐铁嘴站住了,眼珠子东转西转主意打到了张启山身上。

说来这一路他是有个问题一直想问张启山,但不是时候不好就是身边有人,这会儿两人离众人远,正好是个好时候。

“佛爷…”齐铁嘴压低声音喊他。

张启山看了他眼,应道:“喊启山。”

齐铁嘴眉心一跳,咬牙哆哆嗦嗦地喊:“启山...”

“什么事?”

面对张启山笑眯眯的脸,齐铁嘴凭空冒出个诡异的想法,今天的佛爷怎么和个小孩似得喜怒不定。

“我是想问,嫂子呢?从我回来,就没见过嫂子...”

说起尹新月,张启山的笑意又隐下去了,一张俊脸拉的老长,看的旁边的齐铁嘴呐呐地不敢继续说话。

“我就是随便问问,要是...”

“开战第二天,她爹派人把她接走了。”

齐铁嘴愣了下,有些不可置信。

“长沙失守,火车站里全是日本人,新月饭店哪来这么大势力从火车站接人?”

齐铁嘴聪明,在他自说完一句话时脑海里便有了相对的答案,只是这个答案更不能让他认同。

“除非……”

张启山看齐铁嘴一脸惊愕的表情,从衣服内袋里拿出封信递给他。

“新月饭店和日本人合作,为日本人提供大量的财力物力。为了表明和我划清界限,他们在接走尹新月的同时让我签了这个。”

齐铁嘴打开一看,一封和离书。

底下签名处张启山是用钢笔签的工整大名,而尹新月却只是草草的按了两个手印。齐铁嘴暗自感叹,这北平来的大小姐,虽娇蛮跋扈,对张启山却是真有深情。

“嫂子一定不愿意签这个。”

张启山想起尹新月被人按着手指戳下手印的模样,还有自己面无表情提笔就签时的果断,那时尹新月声嘶力竭的吼叫还清楚的印在他脑海里。

“夫君!夫君!张启山!你不准签,我不允许你签!”

他放下笔的那瞬间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像完成了一件早该完成的事。或许是他解脱的眼神太明显,本来正在努力阻止的尹新月愣怔地望着他许久后,忽然疯了似得大笑起来。

“张启山,你不爱我,你根本不爱我!”

我是不爱你。

张启山冷眼看着尹新月被架着胳膊拖走,一言不发。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以为我这么不离不弃,肯定会让你回心转意,但没想到...张启山,我告诉你,你心里的那个人永远不会再看你一眼了!因为你娶了我!你懦弱,你不敢直视自己,更不敢去爱他!”

尹新月走了,派出去的人告诉他,新月饭店的伙计几乎是争分夺秒的把尹新月塞上火车送往北平,但她留下的话却如同魔咒,深烙在张启山心里。

齐铁嘴看完了整封和离书,抬眼却见张启山垂着眼睑似乎在沉思什么,想了想他把和离书折好重新还给张启山。

“你别太伤心,等局势缓些了,我们再去新月饭店,一定有机会让你和嫂子再续情缘的。”

回过神的张启山藏好和离书,冷冷地扫了齐铁嘴一眼。

“投靠日本人就是卖国贼,还续什么情缘?我告诉你,你以后也不准再乱喊什么嫂子,不然,小心你的舌头。”

军装不在,气势不减。齐铁嘴两手紧捂住嘴,瞪大圆溜溜的眼珠子,捣头入蒜。

评论 ( 10 )
热度 ( 12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