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五十二)终章

完结了完结了!转圈泪奔撒花~


齐铁嘴和小满在小镇上住了小半年,平时齐铁嘴给乡里乡亲的算个卦,给小孩儿们教个书。他性子温和,学识深厚,讲起课来寓教于乐,小孩们都愿听。时间长了,小镇上的人几乎都和齐铁嘴混了个脸熟。

偶尔闲暇时,齐铁嘴会去镇上茶楼里听听别人说书,不过近几年战乱频发,说书的也不说旧时的什么三侠五义、水浒西游了,一开口说的大半都是外头打响的那些仗。今天说抗日,明天说内战,有几次还提到了张启山。

齐铁嘴坐在后排,听说书先生添油加醋,说的唾沫横飞,记忆也跟着回到那时候,等一段终了,齐铁嘴恍惚还会生出种自己真和救世英雄一起并肩共战过的感觉。

这日是个好天气,小满起早出去赶集去了,齐铁嘴一人在院子里伸伸胳膊抬抬腿做老年早操,却听见大门被人敲响了。

大清早,这是谁?

齐铁嘴疑惑地打开门,屋外头的青石小路上停着辆漆皮黑车,车旁站了一溜色彩鲜艳的人。

红袍二月红,西装张日山,还有个绿色短打陈皮,至于敲门的,是挎着菜篮子一脸为难的小满。

齐铁嘴与车前三人对视数秒,一把拉进小满,啪地关上了门。

什么情况,起太早出现幻觉了?

齐铁嘴在门后蹲了几秒,抹把脸鼓起勇气又一次拉开门。

一样的笑脸,只不过这次都站在门口,他一开门,和这几个人打了个照面。

“八爷,你怎么看见我们就关门啊,太无情了吧?”

张日山手抵在门板上,趁着齐铁嘴没回神,推开门,侧身溜进了里面。

“是啊老八,你都不想我吗?”

二月红跟着走进去,陈皮更机灵,朝齐铁嘴露出个讨好的笑容,紧跟在二月红后面闪到了院子里。

齐铁嘴懵着脸关上门,拽着小满问,“他们怎么会来?”

小满摊手,“我不知道啊,我一到门口就被他们按住要我敲门。”

齐铁嘴看了眼已经在参观院子布景的三人,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指粗略一掐,沉思了几秒后唉的长叹口气。

天意难违,该来的总会来。

齐铁嘴把几人迎进屋,一人倒了杯热茶,然后自己进屋拿上昨晚备的课本作业就要出门。

三人哪能让他走,一拥而上围住齐铁嘴,看他的眼神就像被主人再次抛弃的大型宠物。

“八爷,你要去哪!”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不能再跑了!”

齐铁嘴无奈地冲他们晃了晃手里的教科书。

“我去上课,晚上就会回来。”

三人看清齐铁嘴手里的本子这才松口气,只是陈皮还一脸茫然。

“八爷,上课要一天吗?”

齐铁嘴盯了他半晌,问:“你读书那会儿怎么上课?”

“读一早上啊,先生中午就说下课了。”

“那你下午就没再去过?”

陈皮一脸理所当然,“对啊不是他自己说的下课吗?”

齐铁嘴长叹声摇着头走了。

留下茫然无措的陈皮摸着后脑勺不明白为什么齐铁嘴走时脸上的表情那么无奈。

但在场还有一个人,终于解开了埋在心中多年的一个疑问。

“孽障!”二月红大喝一声。

虽然说好了断绝师徒关系,但乍一听到那熟悉的两字和大喝声,陈皮还是下意识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二..二爷,怎么了?”

二月红怒目而视,“原来你小时候没有一天不在逃课!怪不得学堂先生三番两次来梨园找人!”

“什么啊!那老头自己说的下课,还不让人走吗?”

“先生说的下课不是放学!下午还要上课你知不知道!”

在一旁围观的张日山双臂环胸,想笑又不敢笑,简直快要憋出内伤了。

到了晚上,做了一天心理准备并且又卜了数卦,最终不得不认命的齐铁嘴一进门,敏锐发现家里气氛很凝重。

他快步走进大堂,还没等进去,就听见里头张日山一声冷笑。

“你追过来干什么?喜宴摆完了?”

齐铁嘴步子一顿,接着里头响起了熟悉的回答声。

“我不会娶她。”

“哼,那你八年前怎么娶的?”

张启山啊……他也来了。

齐铁嘴深吸口气走进屋。他一来,屋里的人目光瞬间转到了他身上,张日山愣了下,收起冰冷的面容,笑出两颗兔牙拉着他要去餐厅用饭。

齐铁嘴笑了句就知道吃,一句话把张日山逗委屈了脸。

张启山在一旁静静看着齐铁嘴,他戎装未脱,站在那整个人都有股战场上的肃杀气息。齐铁嘴无法忽视他,便对他作了一揖,如从前般恭恭敬敬唤他声佛爷。

“老八,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不见。

今天晚上的餐桌很热闹,不大的圆桌上挤满了人。齐铁嘴吃了两口就回屋了,张日山料定他刚才是听到了些什么,也跟着放下碗筷追上去。

“八爷,我不会离开你的。”

张日山推开门便是那么一句,砸的齐铁嘴一头雾水。

“你说什么呢?”

张日山紧张的心跳都加快了,他握紧拳头,像宣誓似得坚定又大声地再次重复。

“我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身后关上的屋门呯的被踹开,陈皮和二月红一前一后瞪着他,咬牙切齿。

“不要说得我们会离开一样!”

后来三人告诉齐铁嘴,自从他们收到他留下的那些信后,二月红和陈皮便开始大江南北的找他,前几天张日山忽然冷着张脸来和他们会合,来这个小镇的路上他们才从张日山嘴里知道。

新月饭店的尹老大爷一看日本人投降了,局势不对了,便又把尹新月送回到了张启山身边,撮合着两人再结婚。

张启山没答应,把尹新月安排回了长沙,临走前尹新月缠着张启山还是夫君夫君的叫,张启山没应,只是皱着眉,但张日山一看他那死样就来气。反正国军无望,他干脆军帽一脱也撂挑子不干了。

没想到张启山手段不弱,才一天功夫自己就追过来了,这才出现了傍晚那一幕。

齐铁嘴听了来龙去脉也没什么表示,静坐在那喝了一盏茶,然后让小满把这群人带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张启山饭后就被亲兵叫回去办公了,齐铁嘴一个人喝完了一壶茶也没弄明白张启山在想什么,索性他也就不想了。

躺倒床上入梦前齐铁嘴还在气呼呼的想,他这一辈子,只要是遇见张启山就是在给他出谋划策,要么就是担惊受怕,怎么就跟他媳妇似的操劳啊!

不过从第二天开始,齐铁嘴发现,他真的又要变成个‘“小媳妇”了。

小镇上的乡亲最近多了个新话题,搬来不久的算命先生家一下子来了许多长住的客人。客人很有钱,进进出出还有大汽车开,而且每天早中晚准点的都有个当兵的,啥也不干就去算命先生家蹭个早中晚饭,穿个绿色的军装,大热天还戴着个披风也不嫌热的慌。不过模样倒是顶好,往那一戳,勾着了镇上好几个姑娘的魂儿呢~

[2016.10.29真·全文完]

评论 ( 32 )
热度 ( 199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