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开始更新狼崽子喽~


十八 逃跑

齐恒借着肚子疼的由头叫来守门的土匪带他去茅厕,以往也有抓来的人想用这个办法逃跑,土匪起先是不信,但他看齐恒捂着个肚子,脸上表情扭曲痛苦,一时拿不定他到底是真疼还是假疼。好在齐恒看起来瘦弱,软绵绵的没个二两肉。嗓门大点他都会被吓矮一节那样,实在令人提不起心防,所以土匪最终选择相信他。

土匪把齐恒带到茅厕,齐恒往里头看了一眼,捏着鼻子死活不肯进去。

“里头太脏了!”

土匪瞪大眼,像听见什么稀奇的事。

“废话!茅厕不脏哪里脏?你上不上,不上就给我回去!”

说着他就要动手把齐恒往里推,齐恒一个踉跄,死死抱住土匪的手臂,浑身抖成一团,嘴里嚷嚷个不停。

“哪儿不脏了!你看看,这是人上的茅厕吗?我家猪圈都比这个干净!”

土匪心想着猪圈能和茅厕一起比较吗?再一想不对,自己让齐恒带偏了。他挥了挥手想把齐恒从胳膊上甩下来,但齐恒抱的死紧,甩了几次都没甩动。土匪啧了声,拽着齐恒要往房间走。

“你不让我上茅厕,我憋死了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执勤的兄弟大部分都趁着天亮前这段时间赶去偷个懒,空荡荡的院子里只剩下他和齐恒纠缠着。土匪边想着齐恒说的也有道理,钱没到前齐恒可不能出事,一边他又实在被齐恒烦的不行,便不耐地问道:“那你想怎么样!我们这就这一个茅厕,你爱上不上!”

齐恒转动着个脑袋左右看了看,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院子外黑漆漆的草丛,说:“我去那上,你给我守着,行不?”

后院外头就是山,除了草就剩下树,地形复杂,狼豺虎豹藏着的啥都有,连他们这群盘踞在这的土匪都没敢多走出去看看。齐恒提出要去那方便,土匪瞪着眼瞅了他半晌,刚想说不行,齐恒哎呦哎呦地又开始叫唤了。

“要痛死了……要憋死了……救命啊!”

土匪头都大了,骂骂咧咧地拖着齐恒往草丛里一丢,走远几步背过身守着了。

“你们这群富家少爷屁事真多!”

齐恒蹲在草丛里,掐着手指对算天上的星宿,没一会儿后就笑的像只偷腥得逞的狐狸。

“世上凡人,谁屁事不多!明明是你们这环境弄的太差,还不让人抱怨吗?”

“嘿你个臭小子……”土匪哪被人这么顶撞过,气的扭过身要教训齐恒。齐恒刚测准方位,一个腿往外迈着,吓地猛地蹲下失声阻止。

“你干嘛!我裤子都脱了被你看光了怎么办!”

大概是从没见过这么事妈的人,土匪重新背回身,粗着嗓子吼,“都是男人,看一眼你会少块肉啊?”

齐恒重新站起身,鼓足中气给土匪留下两个字:“粗俗!”然后转身就跑了。

对身后事情毫无感知的土匪等了又等,也不见齐恒出了,喊两声,也没人应,这才惊觉不好,他扭头一看,草丛里哪里还有齐恒的人影!土匪知道自己闯了大祸,飞奔赶去土匪头子地方,报告齐恒跑了的事。土匪头子急急忙忙赶到齐恒逃跑的地方,望着漆黑一片的山林深处,他咬了咬牙,否决了身旁人提出要去追的想法。

“山里头啥都有,这么黑的天要是让蛇虫鼠蚁咬一口,肯定没命!况且深山里随时会起瘴气,毒些的沾着点就是死,太危险了。我看这小子脑子再好,也没那个身手,能从这片林子里平安走出来。”

喽啰不放心,问道:“那要是真让他跑出去了呢?”

土匪头子哼了声,面有不甘,“那就算他命大!让弟兄们去各个山脚口守着,要是在他老爹把钱送来前遇上了,就给我抓回来。要是在他老爹送钱来后遇上的,就给我就地宰了!”

“是!”

喽啰领命下去,土匪头子拢了拢身上披着的外套,转身回屋继续睡。他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呢,只要拿到赎金,齐恒是死是活,管他什么事?只不过还没等他如意算盘打的多响,屋外头一阵枪响把他从梦里拉回了现实。

身上灰土还在扑扑下落的喽啰慌慌张张地跑进屋,开口就是一串“不好了不好了”。

土匪头子厉喝道:“怎么回事?!”

“山下忽然来了好多当兵的,拿着枪往上轰呢!咋们派下去守山的兄弟都给他们打死了!”

“岂有此理!”土匪头子气的瞪圆了眼,穿上衣服大步往外走,“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去,给我把火药库拉开,全都拿上家伙,打不死他们!”

评论 ( 10 )
热度 ( 7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