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寮里二三事

四 论平安世界输出担当的实力差距

自从浪费了一叠蓝符召唤了一院子的式神后,寮里热闹了许多,式神们三天两头聚在一起,天气好就在这个寮里玩耍,天气不好就三五团坐在屋子里聊天。齐八得空也会和他们一起,给他们讲些从古书上看来的人间奇闻异事,日子过得好不清闲,但式神曾经也是妖怪,时间久了,有些天性好斗的便按捺不住内心对战斗的渴望,总想着去寮外找点刺激。

作为一个关爱式神的好阴阳师,齐八对此苦恼非常。他不喜欢战斗,虽然心底有对胜利的渴望,但是他怕疼啊!要是被打着多疼啊!可式神们三天两头在他耳边说,说的齐八脑仁疼,不得不安排给式神们野外放风的时间。

这天齐八带上妖狐、萤草和张启山出门,想找个小妖怪练练手,不知道是他们点背还是齐八脸黑,小妖怪没找到,却找到了一群正在聚众斗殴的大妖怪。反正打嗨了打谁不是打?大妖怪们甚至没听齐八一句解释,就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朝他们冲了过来。

齐八毫无准备,脑袋上结实的挨了下觉的狼牙棒,顿时眼冒金星,放出个守结界就瘫那不动了,由着妖狐和萤草一通乱打。

张启山给齐八揉了揉肿起个小包的地方,眯着眼盯着觉目露凶光。

“叮~~”

战场那边,萤草看着妖狐身上伤口渐多,手里蒲公英晃了晃,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对自己的敌人使用了吸取的技能。妖狐被自己的奶妈放生,单膝跪在地上,噗的喷出口绝望的血花,颤巍巍朝萤草伸出一只手。

“小……小草,救小生,奶我!奶我啊!”

萤草吸的正痛快,被妖狐打断不满地嘟起嘴,但好歹是一个寮里处了那么久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能眼睁睁看对方狗带却不救吧,于是萤草意思意思的给妖狐喂了口奶。妖狐恢复了点力量,能站起来好好面对敌人了,为了凸显出萤草没白奶自己一口,也是为了主力输出的尊严,妖狐深吸一口气,对萤草道:“小草看好了,小生这就向你演示我们平安世界的失传绝技——夺命连环突!”

虽然觉得这个名字很LOW但是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萤草在心里默默吐槽,并双眼一眨不眨的紧盯妖狐,看他会放出什么技能。

妖狐打开手里的纸扇,聚精凝神,选择了前方的大妖怪喝道:“狂风刃卷!”

“突突……突!”

萤草望着那飞出去的三道蓝色风刃,再看看宛如看智障般看着自己这边的敌人,握紧了手中的蒲公英。

“妖狐大人,以后还是请您不要浪费鬼火了吧。”萤草努力摆出一个笑脸。

妖狐心如死灰,什么时候失手不好,偏偏在他准备装一次逼的时候,他真诚地看向萤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小草,请你再相信小生一次。”

萤草回过去一个灿烂的笑容,不发一言地转回去开始疯狂的对敌人使用吸取技能。

“叮~”

“叮叮~”

“叮叮叮~~”

妖狐摸了摸发凉的后颈,总觉得萤草更想吸的是自己的血。

有了萤草不顾自己队友死活强行输出的伤害,一时两面打了个平手,给躺在战局外的齐八赢得了足够的回神时间,捂着脑袋站起来的齐八气鼓鼓的抬手捏符,唰唰唰布下两个符阵:一个减伤一个增强伤害,准备好好和对面来一局。只是他还没对妖狐下达第一个指示,眼前忽然一花,黑色的身影龙卷风般刮到对面的妖怪堆里,原本好好站在地上的妖怪们像是被无形的手抓上天,然后用力的砸向地面,片刻之后,原本属于敌人的那一方一个妖怪都没了,只剩下地上大大小小不一的深坑。

张启山掸了掸沾到衣服上的黑灰,面无表情地拽起齐八的一只胳膊往寮里拖。

“打完了,走。”

这一天,寮里的式神们发现,齐八、妖狐、萤草自从外面回来后,就保持着沧桑并且震惊的面部表情,呆坐在院子里好几个小时。

评论 ( 15 )
热度 ( 74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