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你们一定不知道前半个月我经历了什么....

二十二

张日山突如其来的坚定回绝令布防官大吃一惊,自他上任以来还没被同一个人那么下过脸,怒不可遏的布防官头一次失态的在书房里对着副官痛骂了张日山一个时辰,冷静下来后却又怎么也舍不得这个才能出众的人才。副官等布防官喘息休息的空档,上前一步轻声给他出了个主意。

“古有刘备请诸葛先生出山而降低身份三顾茅庐,长官,您要觉得张日山真是个好将,不如就学学先人登门拜访,再送上些好礼好物,这次数多了,张日山看得出您的诚意,定会回心转意的。”

要久居高位的去和个平头百姓低声下气,布防官瞪着自己副官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可他也没别的好办法,犹豫再三咬着牙对副官挥挥手:“去我库里挑些好东西,再给我备车,我们去齐府!”

没让布防官想到的是,他这一去,还真让副官说中了。昔有刘备三顾茅庐,今有他布防官三顾齐府,还不止!那日他一敲开齐府的门,通报的下仆就告诉他,张日山不在,被老爷派去外地办事去了。上午才从军营走的,下午就出城了?布防官不信,让副官爬上齐府外墙往里偷窥,正好让副官看见了张日山和齐恒在花园里吃糕点玩象棋。副官正了正因爬墙而歪到一边的帽子,把所见回报给布防官,气的布防官又黑了层脸。

布防官日日来,通报的下仆理由却从不变:张日山出城了,还没回来。半个月下来,布防官忍不了了,一把推开下仆阔步闯进了齐府,直奔花园而去。

花园里头,闲来无事的齐恒正逗着画眉喝着茶,和布防官撞了个罩面。

“哎?你……”提着鸟笼的齐恒对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反应不过来,指着布防官后退了数步,眨巴着眼磕巴,“你怎么会进来?谁让你进来的!”他话音刚落,脚程不及布防官的下仆匆匆追了进来,听见齐恒的问题,愁着脸自责,“对不起少爷,我实在拦不住这位军爷,他手劲太大了!”

齐恒看了眼自顾自坐下的布防官,暗叹句该来的躲不过,挥手让下仆离开,放下鸟笼坐到了布防官对面。

“齐少爷,好久不见,那日您让灰盖了个满脸,没看清模样。今日一见,没想到是个如此俊秀的少年才俊。”布防官也不客气,自己斟杯茶,笑脸盈盈,仿佛是齐府常客似得。齐恒撇了撇嘴,“是许久不见,那也不至于让布防官想人想的闯大门吧。这青天白日,大街上人多眼杂,要让别人看去了,还当我齐家与军政有染呢。”

“哦?”布防官奇道:“听齐少爷这意思,与我走动还是件坏事了?”

“您想到哪去了。”齐恒笑弯了眼,露出两颗俏皮的小虎牙,“我们齐家世代从商,安分守己,是不敢高攀您才对。”

齐恒体型偏瘦,身如修竹,相貌文雅端正,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独独脸颊两旁有些少年未褪的婴儿肥,他露齿一笑时,习惯眯起些眼,别人一眼瞧见的总是他软乎乎看起来很好捏的脸蛋,便忘记注意他眼底浮动的算计思量。布防官盯着齐恒貌似纯良的笑脸,蓦地勾起嘴角。

“齐少爷真会说话,嘴巧,声音也好听的紧。”

齐恒听这话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适时地错开这个话题,切入重点,“咋们也不说这些虚话了,您今天闯进我齐府,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吧?”

“齐少爷直接,那我也痛快些。我找上门,就想与府上的张日山再好好聊聊,他是个人才,我不想放弃。”

“你找日山哥哥?”齐恒眼中透出一丝惋惜,“可他一早就和我爹去云南了,要是路程快,也得下个月才回得来。”

换词不换句的软钉子,前半个月都快把布防官听的耳朵起茧了。压下心中的怒火,布防官尽量维持住面上的笑意,“齐少爷,我也不想绕弯子,实话告诉您,我已经连着来拜访十五日了,但您府上的下人每次都用这个理由打发我。怎么,你们齐府把我当傻子耍吗?”

齐恒像是真被布防官吓着了,身子往后挪了挪,表情却更加无辜,“哎呦,布防官您这是哪的话?府上最近下人刚换了一批,日山哥哥又是常常在外的,他们不识得或没见着也是正常,我们还敢骗您不成?前些日子他是回府来了,我爹不正是看他得空,身旁又没个身手好的,才叫他一起出远门吗。”

齐恒说了这一堆,布防官脸色只见阴沉,却只字不吐,齐恒看他右手垂在桌下,生怕他会忽然掏出把枪对着他来一下,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他肚子里的弯弯心思转了好几圈,知道这人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再见一见张日山,便也不再阻拦,道:“不然这样吧,我和您保证,下月日山哥哥回来了,我就差人告诉您。他现在是真不在府上,您就是把眼珠子瞪出来了,我也没办法变个人给您啊!”

听齐恒那么说,布防官才半信半疑,他想齐恒就算干拖一个月也没什么意思,还给自己找不痛快,想必是张日山真不在府里,反正他那么多天也等了,再等一个月也不是什么大事。

“好,那就依齐少爷的,今天多有打扰,我就不叨唠了,先告辞。”

齐恒咧开嘴,将布防官送到门口,目送离开后才皱着眉回屋。拨弄着香案上的三枚古铜钱,齐恒轻叹口气,他替张日山支出齐府的这招也只是缓兵之计,等他人回来了,该见的还是逃不过,只希望这布防官执念别太深,抓着张日山不放。

评论 ( 9 )
热度 ( 6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