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副八]买回个狼崽子

猝不及防爱上了九爷~

欢迎来到九爷知识讲堂,今天是九爷专场~

二十六

人随声到,管家话音刚落,一抹白色身影便踏进房门。来人面容斯文,戴着副金边眼镜,身着西装,脖子上还骚包地系着个粉色蝴蝶结。他一进来目光便落在了盒子上,像是见着什么稀奇玩意,呵呵的笑了两声。

“好东西啊。”

齐恒早些年见过解九几面,那时候都还是虎头虎脑的小子,让大人牵着认识认识,再大点听说老九爷把小解九送出国留洋去了,之后就一直没再见过。

听解九口气像是认识这药,齐恒顾不得叙旧,急忙问他:“小九你认识这是什么药?它能救爹吗?”

解九扶了扶眼镜盯着布防官微微一笑,“不如让这位军爷来说,既然是他带来的药,他总知道是什么吧?”

布防官脸色一沉,抿唇不语,显然是对半路杀出来的解九不满至极。站在他身后的副官清了清嗓子,机灵的替布防官说道:“这位先生,这药来自远洋,我的外国朋友只说可以治病,却并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哦?”解九一脸惊奇,从盒中拿起一瓶贴着标签的,送到副官面前,“你都不认识,就敢拿出来让人用,看样子你真信任你那位朋友。”解九说完把药瓶收回来,指腹摩擦着标签上的字符,对齐恒道:“小八,咋们多年不见,但凭你一声小九,我必定不会害你。实话告诉你,这东西救不了齐伯伯,就算勉强让他醒过来,也不过昙花一现,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布防官听了解九的话,心中警铃大作,沉着声音威胁道:“先生这么说可有依据,胡乱造谣是要负责的。”

见死鸭子还在嘴硬,解九心中冷笑,脸上却还是平平淡淡的模样,说道:“军爷,您可能不知道,我曾留洋国外,外文虽说不算精通,但你说巧不巧,这上头的英文我恰好认识。”他将药品放回盒子里,让标签朝上,指着继续说:“Morpheus,国外希腊梦神的名字,翻译成我们国文,叫做吗啡。”

“吗啡?”齐恒爱好听一些奇闻趣事,这个名字他曾经听到过,却一时想不起有什么用。

端坐的布防官脸色已变,解九视若不见,不紧不慢地继续:“吗啡具有很强的镇痛作用,也能使人在一段时间里高度兴奋,营造出精神焕发的假象,但伴随而来的副作用却是严重的成瘾性和身体内脏的极大损伤。这东西,可是从鸦片里提取出来的!”

若说不清楚吗啡是什么,鸦片的名号却是耳熟能详,让人精神一振,脸色大变的东西了。齐恒万万想不到布防官居然敢用这样的毒物来达成他的目的,气的捏紧拳头,胸口剧烈起伏。

不用齐恒开口,张日山杀气外露,盯着布防官的眼神像要吃人般。他指着门阴森道:“出去!齐家不欢迎你们。”

布防官和他的副官提着盒子灰溜溜走了,解九端起一边的茶啜了口,满足地叹出口气。他转了飞机轮渡,一路马不停蹄的赶来可累死他了!

齐府大门关上,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人,解九褪去温和的表情,将冷笑浮到面前。

“一个外来的小布防官,真当我九门没人不成。”

评论 ( 20 )
热度 ( 59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