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四八]前尘往事(1-4)

计划写个一八、副八、四八的all八中长篇,先放个单独四八的试试水,算正文番外吧~也可以单独观看~

1

阳春三月,长沙城里清风徐徐,日光暖人。

齐铁嘴背着手在街上晃悠,见着零嘴小吃便凑上去看,有中意的掏出腰包买上一小包。他刚从外头云游回来,屁股还没在板凳上坐热,二月红便差人来了,说是晚上有出新戏,问他愿不愿意去捧场。

齐铁嘴当然是愿意的,二月红开嗓,多少人千金难求,也亏得他和二月红有从小玩到大的交情,每每新戏开场,二月红总会给他留个好位置。

齐铁嘴出门早,走的慢,一摇一摆的过街串巷,时不时从纸包里捻块小糖蜜枣塞进嘴里含着,不辣的阳光照下来,舒服的骨头都松了。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齐铁嘴低头打算收起纸包,眼前黑影一闪,半边身子被人狠狠撞了下,手下不稳,桂花糖顿时撒了一地。

“哎哎哎你!”

齐铁嘴跺着脚回过身,一个身量看似八九岁的小孩跑的飞快,听到他叫声,扭头看了他一眼,眨眼消失在人群里。

人都已经跑没影了再追也不可能,何况那还是个小孩,调皮点很正常,总不能与之置气吧?齐铁嘴只能看着滚满泥的桂花糖委屈的瘪嘴。

2

进到梨园里头,齐铁嘴顺着拥挤的人群里好不容易上了二楼,望着着装整齐的梨园守卫,齐铁嘴忽然记起件非常重要的事。

他,忘了几号包厢了。

二月红很少给齐铁嘴安排包厢,通常都给他在离台最近的地位留个位,这次齐铁嘴云游数月有余,二月红想着唱完一曲后能和齐铁嘴叙叙旧,便特意留了个包厢,哪知齐铁嘴马虎,过脑忘。

齐铁嘴在二楼走了一圈,瞧见最里头一间厢房门口,一个老爷模样的人从怀中拿出张金边红帖递给守卫,守卫打开看了几眼便放人进去了。齐铁嘴灵光一闪,忍不住骂自己蠢。

二月红也给了他帖子的,上面不就有厢房号吗!

齐铁嘴出门前把请帖和钱袋一起放在袖中,他伸手一摸,请帖还在,钱袋不见了。齐铁嘴慌忙把自己全身找了个遍都没找到,这才后知后觉的记起那个撞了他一下就跑没影的小少年。

哪儿是顽皮小孩!明明是个惯犯扒手!

3

二月红换好衣裳卸完妆找到齐铁嘴时,那人正趴在桌子上,嘴里叼了块枣泥糕,嘴角却耷拉着,满脸都是大写的不开心,我委屈。

“怎么了这是。”二月红笑着走过去,把人拉正了,拇指擦去他嘴边的糕点屑,“这么大人了,坐没个坐样,吃没个吃相。”

齐铁嘴拉住二月红袖子,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二哥,我钱袋子被偷了,里面还放着我祖传的那块血髓玉呢!”

二月红惊诧无比,捧着齐铁嘴的脸上下打量,确定人没受伤后,无奈道:“算了算了,人没事就好。你也真稀奇,钱袋子里不放钱,放玉!”

齐铁嘴顶嘴道:“谁说的,里头也有钱!”这么一说,二月红还没说什么,他自己又开始心疼起来了,一张脸皱的和苦瓜似得,哎呦呦的直抱怨,“我的玉啊,我的钱啊!”

二月红坐在一边听,一个头两个大,啪的放下茶杯道:“行了行了别叫了,等会儿吃了午饭我领你去库房,看上什么你拿便是。”

齐铁嘴一听立刻噤声,两颗葡萄似的乌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圈,狡黠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还是二哥疼我,我这出去了个把月,每天粗茶淡饭,要不二哥,午餐里头您再帮我加道红烧猪蹄呗!”

4

红府上下,干了半年以上的家仆都晓得,齐八爷要来府上,那瓜果点心,好茶好水就得备的齐齐的,因为这齐八爷是个走哪吃哪的人。红府的老厨子也知道,管家一来和他说八爷来了,这饭桌上什么都可以没有,肉它就必须得有。

今儿齐铁嘴来蹭午饭了,管家熟门熟路的布置下任务,没一会儿二月红回来了,齐铁嘴跟在他后头,眼睛东张西望,嘴上也不闲着,这夸几句,那说几句,二月红让他吵的耳朵疼,从管家手上拿了块糯米糕回头塞进齐铁嘴嘴里。

“闭上你的嘴,多吃点就行!”

齐铁嘴含着糯米糕,含糊的发出几个音节,哼哼唧唧的扭头往后院走了。

红府后院景致典雅,放着假山种着名花,前几年齐铁嘴给布了风水,凿了条水渠,引了活水进来,造出一小片湖,这后院就名副其实的有山有水,看模样还有点古时宫廷的御花园模样。

齐恒丢了东西闷闷不乐,看日头正好,四下又无人,干脆一撩袍子,脱了鞋袜坐到湖中央的亭子里,身子朝外,两脚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水面,脑袋里却一直不停回想那小孩的面孔。他想的投入,蓦地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将他惊醒过来。

齐铁嘴扭头去看,一少年站在他身后,手上拎着个小布袋,像是没料到他会回头,睁圆了眼愣愣的看着他。

“是你!”齐铁嘴一眼就认出这小孩是路上偷他钱袋的人,他手上拿着的布袋子也正是他的钱袋。齐铁嘴急忙想站起来去抢袋子,那孩子被他一声吼惊回神,见齐铁嘴想抓他,下意识后退一步,藏在背后的手朝齐铁嘴轻轻一弹,只听一声惨叫,齐铁嘴膝盖一疼,站立不稳直直往后倒去,噗通一下落进了湖中。

“啊!”

齐铁嘴是个旱鸭子,整个人在水里扑腾却不会游泳,那少年不知是吓傻还是故意的,站在亭子里看着齐铁嘴呛水挣扎,既不帮他也不喊人。

到点来叫齐铁嘴吃饭的管家刚进院子,远远望见湖那头的两人,心脏骤停,呆站两秒后才边喊边往亭子里跑。

“来人啊!救命啊!八爷落水了!!!”

评论 ( 5 )
热度 ( 105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