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四八]前尘往事(5-6)

5

齐铁嘴是让二月红亲自从湖里捞上来的,其实那湖不算深,按齐铁嘴的身高,用力往前刨两下是可以踩到亭子底下的淤泥地的,只是他太过慌张了,扑腾老半天愣是没挪一步,导致在水里泡了那么久。

齐铁嘴被前呼后拥的送回房塞进被子里,姜汤参茶流水似的往里送,齐铁嘴端起还飘着姜沫的茶水喝了口,一脸难以下咽的表情又把杯子推回管家手里,“味真冲,不好喝不好喝!”

管家放下姜茶,又把参茶递过去,“八爷您喝这个吧,这个补。”

齐铁嘴掀开盖闻了口,人参刺鼻的药味直冲脑门。

“还是不了。”齐铁嘴把参茶也推了回去,“我就是洗个冷水澡,用不着喝参茶吧?”

“这三月的水才冻骨呢。”管家劝道,“您要是真不愿意喝参茶,就把姜汤喝了。”

齐铁嘴张了张嘴,管家像是料到他会拒绝,紧接着补充道:“这是二爷吩咐的,您要是不喝,我可就灌了啊!”

二月红外柔内刚,管人做事自有一套,齐铁嘴相信他要一摇头,这听话的管家真会给他灌,无奈只好瘪着嘴,眼一闭,喝药似得咕嘟咕嘟把姜汤喝个精光。管家见目的达到了,笑眯眯的收了茶碗把人都叫出去了。

房里一下静了下了,齐铁嘴在床上翻了几个转,眯着眼睡不着,又想起那小少年来。

二月红把他捞上来后交给管家,自己三两步走到哪少年面前,反手就是一巴掌。齐铁嘴眼睁睁看着被吓了一跳,正想出声阻止便被管家拉走了,也不知道后来那小少年怎么样了。齐铁嘴越想越担忧,他听小满说二月红前几日收了个徒弟,是从死人堆里头扒出来的,性子难免受些影响,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小少年。

6

齐铁嘴担心那小少年受什么重罚,躺也躺不安稳,忍不住想去看看。七绕八绕的走了许多地方,路过红家祠堂时,他往里探头瞧了眼,红家祖宗牌位前,小少年跪在那,腰板挺得笔直,垂着头一动不动。

齐铁嘴暗松口气,二爷到底是心软的,只是罚跪而已。

他放轻脚步走进去,那小少年年纪轻轻,耳力却不错,齐铁嘴一脚踏进祠堂,他便听见了声响,本就竖直的腰板更挺拔了,就像是因紧张而全身僵硬。

齐铁嘴自己衣服都湿透了,二月红给他留了件自己的衣裳,全新的没穿过,就是身量是按二月红的裁的,穿的不怎么合身。

小少年低着头,只能看见走到眼前的那双脚和长长的下摆,他还在奇怪,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自己师父怎么好像换了套衣服。

齐铁嘴是个算命先生,看人第一眼便会不由自主去打量他的骨骼面目,这小少年身姿挺拔,脉络走势顺畅,是个命硬的人,只是有一处……齐铁嘴眯起眼。

这小少年长着块反骨。

齐铁嘴光站着不说话,少年被干晾了许久,既没听见责骂,也没听见什么声音,心里觉得奇怪,偷偷抬起头来看。

不是师父,是被他害的掉下水的那个人?

少年一下防备起来,眉目沉下,浑身一股蓄势待发的攻击意味。

齐铁嘴回过神,看少年白白嫩嫩的脸蛋,不成熟的脸却要装出凶恶的模样,忍禁不禁的笑出声,伸手一把掐住他半边脸,往外扯了扯。

“臭小子,胆真肥啊!敢抢你八爷爷的钱袋,还敢把我弄下水,怎么样,被罚了吧~快说,把我钱藏哪了!玉藏哪了!”

少年任齐铁嘴掐着,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等齐铁嘴嘚瑟地说完话,忽然抬手扣住齐铁嘴的手腕,用力往旁边一拧。

空气里好像传来一声清脆的关节错位声。

“啊——”齐铁嘴惨叫声,抓住少年发力的手疼红了眼,“疼疼疼疼疼!!你给我松手松手!”

少年歪头瞅着齐铁嘴叫嚎的惨样,蓦地咧开嘴角,扯出个阴森森的笑容,“别惹我。”

齐铁嘴从没见过哪个小孩能笑的那么骇人,当下心如鼓擂,咽了咽口水毫无骨气的捣头入蒜。

小少年松开手,老老实实的跪好,齐铁嘴揉着手腕龇牙咧嘴的轻声哼哼,一屁股坐到了少年旁边的跪垫上,盘着腿小心翼翼道:“那个……我和你打个商量呗。”他顿了顿,仔细观察少年,身子外倾,准备好了要是一有变动他随时就跑,然而少年只是木头一样跪着,一句话都没说。齐铁嘴鼓起勇气,继续道:“钱我可以都给你,但那块玉你能不能还给我?那是我祖传的,很重要的……”

少年扫了齐铁嘴一眼,平淡道:“钱袋不在我这,被师父拿走了。”

齐铁嘴愣了下,麻溜从垫子上爬起来往外跑,跑了没两步,他想起什么似得扭头朝少年喊。

“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动了动,回过头森然地望向齐铁嘴。

可以了不用说了……齐铁嘴下意识捏住还在隐隐作痛的手腕,嘿嘿一笑,飞一样跑了。

评论 ( 13 )
热度 ( 87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