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四八]前尘往事(11-12)全文完

四八番外小甜饼完了~如要看长大内容......鬼知道我会不会开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我还有好多坑没填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11

齐铁嘴吃了晚饭进屋后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个人。

悄无声息的,盘着腿坐在那儿,俩眼珠子牢牢地盯着他,吓了他一大跳。

“我说你怎么在这啊!”齐铁嘴捂着胸口嗔道,“不声不响的,吓死我了。”

陈皮坐在床上不动,问:“一个月了,你怎么都不来找我?”

“找你?”齐铁嘴莫名其妙,走到桌边倒杯茶喝,“我找你做什么?”

陈皮瞳孔一缩,右手朝齐铁嘴一挥,掌面朝上,带出一串清脆的铁链晃动声,齐铁嘴余光瞥见条黑色的东西朝自己飞过来,近到眼前,微微一晃抽翻了他手里的茶杯。

扑出的茶水溅了他一声,瓷碗落在他脚边也摔了个粉碎。齐铁嘴惊魂未定的后退一大步,望向陈皮,那小孩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双眼睛像是要冒火似得阴测测黏在他身上。

齐铁嘴被连着吓了两回,再好的脾气也得上火,可他也怕陈皮那身功夫,只得憋屈的站在原地跺脚,骂道:“看你不过十岁年纪脾气怎么那么大?我惹你了啊!进来就砸我杯子,这可是清朝官窑里烧出来的,整个长沙就剩这一套了!”

理论上来说齐铁嘴确实冤枉,陈皮看他红了眼,张了张嘴差点把心里头那些问题问出来,转念一想,这一问自己不就和个得不到大人关爱的小屁孩一样了吗!他不能说,再听齐铁嘴抱怨那瓷杯贵重,陈皮又不由开始心虚惊慌。

砸了那么贵重的东西,他不会不理我吧?

换成别的小孩,现在可能已经发挥自身优势,哭哭啼啼的过去认错求抱抱了,但陈皮不是普通小孩,他的记忆里从没有过服软这个词,但他更不想齐铁嘴再也不理他,于是消下气焰的陈皮磕磕巴巴的试着岔开话题。

“你才十岁呢,我……我已经十五了。”

齐铁嘴是个什么人,陈皮脑瓜子里想点什么他门清着呢。气归气,但陈皮既然“服软”了,他也只能在心底叹口气告诉自己,克制,都是身外之物,再说和个小孩置什么气呢。

“行行!你十五好吧。”齐铁嘴接了这个话茬,挽起袖子蹲下身收拾碎片,“十五的人,还不是和十岁一样。”

陈皮“切”了声,等齐铁嘴收拾完了道:“我饿了。”

齐铁嘴:“……”个臭小子!

齐府常年只有齐铁嘴和小满主仆二人,每日饭菜都是定好量的,不会多也不会少。齐铁嘴在厨房转了圈,实在没什么熟食,只好挑了几个青椒,切了点肉丝给陈皮炒了碗炒饭。好在陈皮性格不好,嘴却不挑,一大碗饭吃的精光,齐铁嘴看着满意,破格又给他蒸了碗蛋羹。

吃饱喝足的陈皮在床上瘫了会儿,齐铁嘴看天色不早了,想把陈皮送回红府,陈皮一听,死死抱住被子不撒手。

“我不回去,我困了。”

齐铁嘴不明所以,“困了就更该回去,再晚二哥该担心了。”

陈皮抖开被子钻进去,露出个脑袋,对齐铁嘴说:“师傅不会担心的。”

“废话。”齐铁嘴瞪眼,“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是不是又想被罚了?”

一阵被浪翻过,陈皮不理他,连头一起埋进被子里。

人不愿意走,齐铁嘴总不好再把他刨出被窝赶出门,只好松口道:“行了行了,快钻出来,我不赶你走就是。只不过明天回去了你得和二哥好好认错,下次再出去过夜要记得说,别让他担心。”

陈皮这才重新从被子底下钻出来。

12

齐铁嘴吹了灯,屋里头立刻就漆黑一片。刚躺下他还没睡意,身边陈皮动来动去的应该也还没睡着,略感无聊的齐铁嘴戳了戳陈皮胳膊,问他:“你刚甩出来的那个是什么?”

“九爪勾。”陈皮抓住齐铁嘴的手指,顺着攀上他胳膊紧紧抱住。

“九爪勾?”齐铁嘴歪头想了会儿,“这似乎不是二哥会的本事?”

“当然不是。”陈皮语气满满的自豪感,“这是我的看家本事,虽尚未学精,但也不差了。”

陈皮这样阴沉的性格,很少能见他感情这么丰富的一面,齐铁嘴想这九爪勾必是陈皮特别喜爱之物,遂也应着笑道:“知道你厉害了,那你将来可不能只学二爷本事,这九爪勾的功夫也不能拉下。”

陈皮嘟囔声应他:“这还用你说!”

二人胡天海地的聊了许久,齐铁嘴渐渐有了困意,闭上眼睡着了。陈皮回想着两人聊起来的内容,只觉齐铁嘴对他包容有加,是真心关怀他的,更加心生欢喜。他凑近些和齐铁嘴肉贴肉靠到一起,满足的闭上眼。

“你放心,不管是师傅的本事还是我自己的本事,我都会把它练到最好的。”


                                                                                      完

                                                                               2016.12.23

评论 ( 15 )
热度 ( 103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