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番外/大家好我叫齐羽(三上)

三上:出游

大家好我是齐羽。

我现在正坐在宽敞明亮的汽车里。

什么你问我那一个月的训练?我练完了呀~

咳好吧……其实不是的,在洋洋洒洒写了三千字检讨和我痛改前非的跪地求饶之下,心软的齐爹爹在我训练半个月后就把我从军营里捞出来了。那使我身心受创的黑暗地方,此生不想再去第二次,为了防止再被进行魔鬼训练,我发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终于……我,在期末测试中一举冲入了前十名。

就问你们,厉不厉害!牛不牛批!

我太厉害太牛批了,齐爹爹拿着卷子笑的合不拢嘴,一开心同意了我一年前的出游活动。

你们造吗!我们全家要去长沙玩啦!那可是爹爹们的故乡啊,我做梦都想去一次。

但是坐上车后我觉得又有点不对劲了。

大爹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也为了齐爹的安全考虑,这次出行特意带了两个最出挑的张家亲兵,加上开车司机,咋们这一行人总共有八个。

八个……八个?!

我坐在汽车后座掰着手指头来回数了几圈,再抬头一看,啊哈?为什么我这辆车里坐着的都是张家亲兵啊?我不应该和齐爹爹坐在一起吗?

我干净扭身扒着后车窗看,后头一辆车上,满满当当挤着我那五个爹爹,坐在正副驾驶位上的二爹三爹还扭着头在和后排的齐爹说什么,我突然从心底生出一股悲凉感,拼命朝齐爹挥动双手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爹爹!爹爹!你就不觉得你身边少了个什么宝贝吗???

然而直到汽车发动,我那五个爹也没人愿意看我一样。

难受,有点想哭,我抱着身边亲兵哥哥的胳膊装深沉。

“小少爷,您怎么了?”

我抬起头对上亲兵哥哥担忧的神情,吸了吸鼻子感叹,还是亲兵哥哥好啊!

“我没事。”

亲兵哥哥点点头,摸了摸我脑袋上的毛,说:“我以为您不舒服呢,要是您晕车了记得和我说。”

我内心那个感动啊,温暖的泉水哗哗在我心尖上淌啊。

“我放您下去,您跟着车跑几里路程就不会觉得晕了。”

“……”

我仿佛听到温暖泉水被雪崩的千年大冰山覆盖的声音。

呸!你们张家人都吸鸦片长大的吧?有毒!

<<<

大家好我是齐羽。

为了不被张家亲兵丢下车长跑,我硬挺着没有晕车。经过整整一天的颠簸,我现在正站在属于长沙城的土地上。

天已经快黑透了,二爹找了家门面不错的客栈,叫丽春酒店。

丽春……

酒店……

这个酒店和丽春院是什么关系?

咳咳咳!其实那什么我是不知道丽春院是什么地方的,都是隔壁吴胖胖告诉我的!

又到了安排房间的时候了,这回我机灵,挤开几个爹紧紧扑到了齐爹怀里,抓住他袖子不撒手。

然后大爹低头瞥了我眼,目光里什么都没有,但我就是忍不住浑身一颤,不由自主想起烈日下被仰卧起坐支配的恐惧。

“三人一间,张煜和张烽,你们带着齐羽去睡,我们五人一个屋。”

五人一个屋???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大爹。

大爹你出门被驴踢到脑壳了吧!哪儿酒店会有五人一间的房间啊?

当然这话我只敢在脑袋里想想,我已经做好了大爹被掌柜嘲讽的准备,没想到我却听见了掌柜饱含惊喜的声音。

“哎好!三人间一间,豪华至尊套一间!”

豪华至尊???神经病啊什么鬼名字啊!

我怀揣着这样崩溃的思想被齐爹牵着手领上了楼。

来到那个被名为“豪华至尊套”的房门口时,我才明白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

这么说吧,整套房占了这个客栈一层的面积,里头装修金碧辉煌,按的是西洋风格弄得,一点不比大户人家的屋子差。

我激动又兴奋,赶忙跑去看了我要住的三人间。

呸什么玩意儿!除了三张床就剩下一张桌了!

这待遇差别也不能这么大啊。

我跑回豪华至尊屋,找到倚在床头看书的齐爹一头扑进他怀里撒娇。

“齐爹爹,我要和你一起睡!”

齐爹放下手里的书抱起我揉了揉脑袋,笑道:“你已经八岁了,再和我睡别人该笑你长不大了。”

爹我也想长大啊但你看看你这屋再去看看我那屋啊!

“可是我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我害怕。”

听我这么一说,耳根子软成棉花糖的齐爹果然犹豫了,我嘟起嘴持续不懈地朝齐爹发射可怜委屈的眼神,很快就获得了一枚爱的亲吻。

“好吧,那你就和我睡吧。”

我还没来得及欢呼,耳边响起一道冷峻的声音。

“不行。”

一听这声音我立刻就萎了,扭头一看,大爹一手端着托盘,站在门口冷冷地盯着我。

“你必须一个人睡。”

评论 ( 6 )
热度 ( 12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