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姻缘卦番外/大家好我叫齐羽(三下)完

三下:出游

大家好我是齐羽。

我现在正在进行一个伟大的壮举,我,勇敢的和我的四个爹争夺着齐爹的归属权。

二爹不说话,亮出了他招牌的笑容,宽袖中我不时看见有银芒闪过。

我吞了吞口水,又往齐爹怀里钻了钻。

“我要和齐爹睡,我怕!”

三爹眉梢一挑,小兔牙又冒出来了,但我总觉得他笑的有些邪气。

“怕什么,张烽和张煜是你大爹亲自练出来的,有你大爹五成本事,保护你绰绰有余。”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看来这条路走不通,我又说:“可是我还小呀,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总是会想要人陪的嘛!”

四爹啧了声,瞪了我眼,不耐烦道:“那两当兵的不算陪你吗?”

“当然不算,我是要亲人陪!亲人!!”

我声音高了一度,大爹视线跟着扫了过来。

“让你离开最信赖的人单独过夜,是为了增强你的勇气。”

不得不说大爹影响力太厉害了,他平平淡淡一句话,我好不容易攒出的气势一朝全崩,声音也又小了下去,喏喏的和蚊子在叫似得。

“那房间也太差了,我要和爹爹睡大床。”

大爹不紧不慢,“艰苦的条件是为了锻炼你的毅力。”

???

“我才八岁为啥要锻炼毅力和勇气啊?”

“张家的孩子,五岁开始就被扔到荒山过夜了。”

那是你们张家人有毒好吗!

“我又不是张家人!”

此话一出,我发现大爹和三爹的眼神都变了。

“怎么,你不想做张家人?”

呜……大爹瞳孔里好像在泛红光,好可怕。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眼见三爹武装带都抽出来了,我回想了一下全部的对话,觉得我大概是中了张家人的套路了,这题怎么答都送命啊!“我觉得大爹说的很对,我爱死隔壁的房间了!”

我含泪挥别了齐爹的挽留,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回了三人间。

<<<

大家好我是齐羽。

长沙美景果然名不虚传,小吃美食更是让我流连忘返,我仿佛来到了天堂一样,逛多久都不觉得累,只除了一点。

我齐爹爹……没来。

奇了怪了我四个爹和我说齐爹身体不适,需要静养。可是他明明昨天还生龙活虎啊?

抱此疑惑我挨个问遍了四个爹,但他们就只是笑,那种……啧,就是很淫荡很满足的笑,别的就什么都不对我说了,连大爹都这样!

他们是不是嗑药了啊?!

所幸我们要在长沙游七天,第三天的时候齐爹病好了,有他的陪同,我耳边热闹了许多。

他带我走过北正路,指出曾经大爹和三爹居住办公的张府,西式的洋楼如今已易了主,但从大爹充满怀念的口气中可以听出,这里留下了他许多回忆。

我也去过齐府香堂,还有二爹和四爹一同生活过的红府。

梨园还是个戏园子,从外头路过时,里面似乎正在唱戏,锣鼓喧鸣,咿咿呀呀的戏曲声透过墙门隐隐飘出来,我站在墙下侧耳细品,一曲终了后咂咂嘴,跑远买了个肉包子啃。

没二爹唱的好听。

九门曾经在长沙辉煌过,但如今人去楼空,他们的府邸更新换主,我能从齐爹的字词中回到那些过去,然后在脑海中描绘出一些场景的片段,但我始终不能理解他全部的感受。

齐爹好像很怀念过去,但他似乎也不为和九门的兄弟姐妹们分开而觉得伤感。

我疑惑不解,所以我也问了齐爹,而他只是望着正在为我挑回程礼物的四个爹笑而不语。

<<<

大家好我是齐羽。

我回到家了。

这次的长沙之旅给了我很不一样的感觉,我愈发觉得那是一座不一样的城了。

其实这次的旅行我还有一个很大的疑惑没有解开,这个疑惑任凭我问齐爹还是其余四个爹,他们都不愿意告诉我。

那就是……

为什么齐爹在七天里总是各种身体不适?

总不能是对自己的家乡水土不服吧?!


                                                                 2016.12.31

                                                                       完

评论 ( 15 )
热度 ( 13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