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假如不小心看到命运之子在洗澡(叶英)

叶英 

明黄杏衫被水汽蒸腾,织出浅黄光晕,平日里一丝不苟束起的黑发披散下来,两滤乌发被沾了水的指尖一拨,蜿蜒贴在鬓角。

 你见叶英试了试水温,垂眸解开雪白亵衣系带,肩胛一动,露出大片白皙结实的后背。你瞪圆了眼,下意识抬手捂住嘴,掌心不安地磨蹭了两下,最终连同鼻尖一同捂住。 

屋里的叶英已褪下长裤,他手撑着池壁,精瘦笔直的腿迈入池水中,荡开一圈波纹。

你见他弯下腰,垂及后腰的长发侧散下来,被发丝遮挡处,隐隐约约能瞥见形状优美的沟缝…… 

你绯红着脸不敢再看,捂住双眼想要转身离开,却听里头水流轻响,细微破风声传来,有东西擦着你耳尖飞过,钉在身后红漆廊柱上。 

“何人……” 

半掩的窗门被彻底打开,叶英披着一件黄色长袍,大约是匆忙间系的腰带,你清楚看见他敞开的领口处,还在滚落水珠的大片胸肌。


 还有目光在触及到你后,迅速染上粉色的耳尖。


———————
时间不够就这样,告辞!
玄麒、天渊还在产!

评论 ( 9 )
热度 ( 191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