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训徒计划(1-2)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沙海剧版人设、沙海剧版人设、沙海剧版人设

一个关于老流氓训练徒弟的故事

1

黑瞎子进屋的时候,苏万正撅着屁股趴在沙发背上玩消消乐,一盒高达零件散落在茶几上,包装壳还架在垃圾桶里。看见他进来,苏万直起身,把手机屏幕对到他面前,口气像中了几百万一样兴奋。

“师父,我关数超过吴老板了!”

黑瞎子扫了一眼,屏幕上一只灰毛的猫头鹰扑腾着翅膀,长得要多丑有多丑,他哼笑声夸道:“挺厉害啊?”

苏万嘿嘿嘿傻笑着,正要收回手继续玩,手机就被黑瞎子抢走了。

“小子,你已经赖在我这白吃白喝三礼拜了,我青椒都让你吃掉了好几斤,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改善?”

苏万巴巴看着黑瞎子,又看了看他手里暗下屏幕的手机,心不在焉地问:“我放假呢,什么改善呀?”

白吃、白喝、白住,这么长时间这徒弟连个荷包蛋都还没给他煎过,自己反倒是越发油光水滑,小脸嫩了吧唧比两人刚见那会儿还水灵。

他黑瞎子养了那么几个徒弟,除去已经没了的,就剩下吴邪和苏万,没见俩师兄弟实战一把,反而用消消乐一较高下,这苏万还有脸腆着笑和他炫耀,真是把这个最小的徒弟膘养实了胆也养肥了是吧!

黑瞎子正要开口,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提示音,拿正手机一看,屏保上显示吴邪发来条微信。

——你一天天没事干就骚......

后头被隐藏了没显示出来,不过想来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黑瞎子把手机还给苏万,顺带拍了拍他肩。

“为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苏万正噼里啪啦给吴邪回消息,一听两只眼睛都发光了,脑袋往黑瞎子面前蹭了蹭,脸上写的全是期待。

“什么好消息?”

黑瞎子指了指挂在墙角的旅行包,笑的异常诡秘,“把东西收拾好,师父带你去岛上玩。”


2

作为一个榜上有名的通缉犯,并且是个没有身份证的黑户,黑瞎子是上不了一切便捷交通工具的,早年没查那么严的时候还可以混个长途火车,后来……火车也查证了。

苏万摸了摸被颠的发麻的屁股,看着窗外越来越偏的路,开始怀疑黑瞎子是不是真的要带他去旅游。

“师父,我们去什么岛啊?”

黑瞎子分神看了苏万一眼,翘起唇角,“去一个景色优美,山清水秀,没有任何污染的岛。”

苏万顿时就乐了,“骗人的吧,现在哪儿还有没被污染的岛。”

黑瞎子也不回答,方向盘一个急打,冲上另一条布满碎石黄土的小路。

直到三天后,苏万屁股也坐麻了,腿也坐抽筋了,人被黑瞎子从车上提溜下来丢到毛草地里,面前广袤无际只剩下树和土,他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师父……岛在哪儿啊?我怎么就看见树啊,这里也不像是有水的地方啊。”

苏万拍拍裤子上的土,打了一转四周,现在正好是第三天的傍晚,阳光的余晖洒在这片树林里,给一地的草镀了层金光。但以他来时扒着车窗看到的,这方圆五公里都不可能像是有岛的。

黑瞎子靠着车头,两条长腿交叠站着,打火机吧嗒一声,点了支烟叼在嘴里,“这里就是岛。”

“啊?”

苏万朝前走了两步,密密麻麻的毛草有他半截小腿高,他没留神,脚下一软,噗嗤一声踩进了个泥坑里。

“师父……”

和脑补出的岛差距太大了,还想着沙滩美女冲浪的小孩垂着脑袋挂着一腿泥水,委屈巴拉地走回黑瞎子身边。

“这不是丛林吗?不是岛啊。”

黑瞎子吐出口烟圈,低头看着矮他一截的小孩,咧嘴一笑,“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去海岛了?这片丛林的名字就叫岛。”

评论 ( 2 )
热度 ( 15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