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训徒计划(3-4)

去他娘的沙海人设吧,我要用回A天A地黑爷人设了!

3

黑瞎子在天色全黑之前,拖出后备箱里的折叠帐篷搭好,然后丢给苏万一包压缩饼干,苏万啃了两口,又硬又干,他果断想去摸包里的自热小火锅。坐在一旁对着火光检查枪械的黑瞎子头也不抬,擦干净了两把枪,又抽出一截乌黑,铁棒似的东西,在粗的一头一圈圈缠上布条。

自热小火锅熟的快,十分钟后盖子一掀,混着辣子的油香顿时在空气中飘散开来,苏万自己吃了块年糕,又夹了片牛肉送到黑瞎子嘴边。

“师父,你尝尝。”

黑瞎子扭头看了他眼,张嘴咬走了牛肉。

“好吃不?五十块钱一盒呢。”

黑瞎子嚼了两下,模模糊糊应了句,“还行。”

这盒大概是麻辣的,后劲特别足,苏万吃了一半就开始伸着舌头呼哧呼哧吸气,连滚带爬地跑到后备箱里找矿泉水,等一盒吃完,他脚边已经堆了两三个空瓶了。

黑瞎子还在搞那一堆东西,从左边一样样拿出来检查,确认无误后放到右边那堆,苏万看了眼,居然还在里面瞥到了两救生圈!

“师父,你带这些干什么?”

“带着有用,你会知道的。”

不知怎么,明明是平常带笑的口气,苏万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看着黑瞎子那双被火光打红的墨镜,咽了咽口水。手边另一盒晚泡的自热小火锅差不多也熟了,苏万打开盒盖,连同一次性筷子一起分好,恭恭敬敬递到黑瞎子面前。

“师父,这盒里头有青椒,专门给您准备的!”

所以您能不掰扯那条又黑又粗的皮鞭了不,看着肝颤。

黑瞎子接过小火锅,盯着干笑的苏万打量了几秒,弯起嘴角。

“吃饱喝足?”

苏万迟疑了下,点点头,“...昂!”

“那就开始吧。”

苏万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黑瞎子一抖皮鞭,凌厉的破风声传来,鞭尾打在地上,啪一声草屑飞扬。

4

苏万觉得自己现在不是很好,他感觉受到欺骗。

明明说好的出去玩,结果却是在寒冷的夜风里,窝在鸟不拉屎的山林,脚踩坑坑洼洼的泥土地做深蹲!

肺里全是倒灌进带着泥腥味的冷空气,两条腿哆哆嗦嗦打着摆子,连抱着后脑勺的双手都酸涩难忍,和举了千斤铁似的。

“师...师父,我实在,实在不行了...”

苏万嘴里喘着粗气,求饶声夹杂在里面,含糊的像喉咙里被人堵了块布,他咬着牙站直身体,听见黑瞎子不咸不淡地又计了一数。

“六十二。”

没一点打算放过他的样子。

“我...我...”

苏万蹲下去半天,两条小腿跟被抽了骨一样,身子一歪,彻底爬不起来了。

黑瞎子坐在原地,一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自热小火锅,一手握着皮鞭,歪着脑袋看躺在地上的苏万。等了一会儿,听苏万喘气声没那么急了,他扬扬鞭子,朝苏万一抬下巴。

“这才六十二个,起来,五分钟做不完剩下的三十八个,今晚再加一百个。”

评论 ( 7 )
热度 ( 10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