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训徒计划(5-6)

5

苏万觉得自己快死了,腰部像条分割线,往上是酸胀闷痛,往下……往下感觉不到了。

那边黑瞎子居然掏出了个闹钟摆在他面前,定时五分钟,他憋了口气一下做到九十五,剩下五个让突如其来的尿急打断后,再找不回来了。

倒计时还有一分钟,苏万两股战战,看看不知从哪搬出条小板凳坐下,翘着个二郎腿的黑瞎子,又看看闹钟,一咬牙捂住肚子撒腿就跑。

"师父我憋不住了,等我回来再说啊!"

黑瞎子保持坐姿没吭声,等苏万跑的不见影了,突然伸手一推墨镜,噗哧声笑了出来。

苏万一口气跑到颗大树底下,扭头只能隐隐看见火光后,也没见黑瞎子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他拉开皮带舒舒服服放了泡水,刚打算回去,耳尖听到前面漆黑树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黑瞎子挑的地像条分界线,再往里深入就是大片大片遮天蔽日的树林,苏万没黑瞎子那种夜视力,起初他以为是风声,可那个声音持续不断,并且越来越近。他扒着树干小心翼翼探头往里看,乌漆墨黑中,隐约能看到树叶晃动的影子,当虫鸣声短暂停歇后,他听清了那个声音。

是什么东西碾压过地上的枯枝落叶,一点点逼近发出的声响。

不会有什么大型猛兽吧……

苏万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一步,那个声音突然停了,他愣了下,眨巴眨巴眼,然后和一双绿幽幽的眼瞳四目相对。

“嘶——”

苏万倒吸口凉气,忍着惊恐又眨了眨眼,那双眼睛还在,而且更近了一点。

不是幻觉啊!

苏万咽下喉咙底的尖叫,扭头就朝黑瞎子那儿狂奔。

6

黑瞎子还是老姿势坐在那,不过小火锅下去了大半盒,几乎见底了。苏万呼哧呼哧喘着气,临跑到黑瞎子跟前,才把憋着的惨叫释放出来,嗷一嗓子直冲云霄,特别嘹亮。

“师父有狼啊啊啊啊——!”

黑瞎子瞟了眼被苏万踢开条缝的火柴堆,啜上口汤汁,在苏万惊恐的视线中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是啊。”

苏万瞪着双眼,不可置信地张大嘴重复了遍,模样又呆又蠢。“是啊?”

黑瞎子站起身,胳膊一伸勾住苏万的肩把他揽到自己身边,他夜视极好,隔着老远也能看见树影底下垂着尾巴的大型动物。因为火光,它们不敢靠近,远远形成个半弧的包围圈紧紧盯着这边。

黑瞎子唔了声,继续补充,“不止一只。”他搭着苏万肩的手明显感觉小孩肌肉紧绷,一颗脑袋僵硬地转了半圈,又落回他身上。那脸上表情太丰富了,糅杂着恐惧害怕,委屈难过,耷拉下去的嘴角让黑瞎子以为下一秒这小孩就会哭出来。

黑瞎子刚想开口嘲笑他这个徒弟一番,就听见苏万小声说:“我觉得它们过不来,我们有火呢。”

评论 ( 6 )
热度 ( 96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