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训徒计划(7-8)

7

黑瞎子觉得他这徒弟真是傻的可爱,指着这火堆打算过一晚避开狼群。看着苏万喜滋滋绕着火堆转悠,时不时往里头撒点树枝,他还真有点不忍心告诉他,狼群已经朝他们推进好几米了。

当然苏万也不能是真傻,如果对方数量足够多,再大的火堆也没用。况且周围不寻常的寂静已经说明,危险离他们更近了。他目光绕着四边转悠,等第一只狼显露出它模糊的轮廓时,苏万一个箭步冲上去——躲到了黑瞎子身旁。

黑瞎子低头看了看缩在他身边像只鹌鹑的小孩,咧嘴笑了声,弯腰从地上拿起把枪塞进苏万手里。

“本来呢,我把这堂课排在挺后面的,但既然点背提前了,那也只能凑合凑合先上了。”

那把枪通体银色,握在手里挺有分量,保险栓已经拉开了,苏万掂了掂,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黑瞎子这是要让他打狼呢。

“师父,我没用过枪。”

面前靠拢的狼已经越来越多,整整齐齐围成一圈,把黑瞎子和苏万锁在正中央,抬起放下的爪子每一步都充满试探,仿佛随时准备扑上来咬断两人的喉咙。

“我说了,谁让你个倒霉催的和你师兄一样点背,现在来不及学了。这把枪里总共八枚子弹,不是它们死,就是你给它们加餐。”

苏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黑瞎子没给他说话的机会,飞起一脚踹开半边火堆,霎时火星子四溅,带着余焰的木柴飞散开去,其中一条不偏不倚砸在一只狼头上,那狼嗷呜一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狼群受到了刺激,加上它们忌惮的火堆只剩下一半,顿时都獠牙半露,嘶吼着奔窜过来。

8

这些都是从小长在山林里的狼,保持着狩猎的天性,每一次扑窜都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苏万被逼着到处乱窜,躲开侧边一只,另一只就冲他门面而来,他握着枪始终不敢抬起射击,狼狈边逃边找黑瞎子方位。

黑瞎子早在狼群扑上来的瞬间跳开了几米远,他手里还拿着那条皮鞭,腰间封着的鼓鼓囊囊,他也没有要掏的模样。

有几只狼直奔他去,黑瞎子让了下身子躲开一只,鞭子甩出去,在狼肚上缠了一圈,手腕一抖,那只狼直接被抽飞了出去。

“师父!!”

苏万还在惨叫,带喘的嗓子有点破音,黑瞎子听出他语气中迫切的求救与隐藏的依赖,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他又抽了鞭扑到他跟前的狼,借力送到刚踹开一只有口气喘的苏万面前,扬声开口:“小兔崽子,用枪!”

说实话苏万也不是不敢开枪,只是他太依赖黑瞎子了,从头被保到尾,导致一遇到危险他就下意识找黑瞎子。这会儿两人中间堵着四五只狼,黑瞎子铁了心不打算过来帮他,苏万听见那一声吼,捏着枪的手紧了紧,就片刻犹豫,找到机会的狼低喘一声,锋利带土的指甲朝他大腿扎下。

评论 ( 2 )
热度 ( 8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