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凛

我十几岁,我好累,我在冷坑跳芭蕾。

黑苏-训徒计划(9-10)

9

苏万脑子反应的快,但身体跟不上速度,只来得及往旁边避了避,侧转的大腿上一凉,撕裂般剧痛蔓延开来。他大脑空白了几秒,眼前全是狼灰色泛光的瞳仁,挨着极尽的距离足够这只狼落地反身,再给他致命一击。

没得犹豫,也没时间犹豫。几乎在狼扭身朝他脖子扑来的时间,苏万瞄准狼头扣下扳机,突兀的枪声在树林里炸开,层层回音惊飞大片栖息着的鸟群,那只狼倒在地上四肢抽搐了几下,鲜血蔓延开来,很快没了动静。

人生的第一枪,苏万把自己开懵了,他瞅着失去声息的狼,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被枪声震慑到的狼群没过几秒就回过神,本来围在黑瞎子身边的几只也调头向小孩逼近,黑瞎子远远看着苏万无意识地后退,大腿上鲜血一道道往下流,把破开的裤面染出暗色的纹晕,他憋不住大喝了声,“你发什么愣呢!”

总归就这么一个关门弟子,黑瞎子只想先稍微练下徒弟,可不想苏万在他眼皮子底下丧命狼口。眼看着枪声把狼都引了过去,黑瞎子估摸事情要超出他可控的范围,他扔下鞭子,手指一勾衣角,拔出枪的空档保险拉开,朝前一步瞬间击毙了离苏万最近的一头狼。

这声枪响叫回苏万的魂,他跛着腿,皮肉翻卷的伤口痛的他龇牙咧嘴,不停倒吸凉气。他看了眼黑瞎子,对方替他解决掉最危险的三只后就收了手,站在原地看着他。

夜风中隐隐约约好像能闻到火药燃烧的味道,而整个空地上还剩下最后三匹狼。

10

苏万记得不知道在哪本书上见过,说会团体协战的野兽其实非常聪明,它们会审几度势,还会见机调整作战方案。他看着这三匹狼低头看了看同伴的尸体,慢慢向后退,屁股朝里围成个圈,防备地看着他和黑瞎子,由衷认为那本书说得对。

有开过第一枪,第二枪就简单的多。在第一只狼扑过来时,苏万抬手就给过去一枪。没有瞄准,也没有找准要害,全凭感觉盲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好,飞出去的子弹不知道打中了哪,跳在半空的狼惨叫声落回地上,不停蹬动四肢想要站起来。他连忙又补上两枪,噗噗两声,狼肚子边的土地上多出两个小坑。

什么玩意?

苏万愣了愣,余光瞥见朝黑瞎子扑去的那只狼让他师父头也不抬的打穿脑袋,禁不住在肚子里感叹一声。

真的好厉害啊——!

“又发什么愣呢?它要咬你裤裆了。”

黑瞎子漫不经心的语调还带着几分嘲笑意味,苏万只觉胯下一寒,急急忙忙想先后退,受伤的脚没轻没重地用力踩了下地面,崩裂的伤口狠狠抽搐了下。

“啊——嘶!”

苏万恨不得一屁股先坐到地上,又想伸手捂住伤口,他没留神自己握着枪呢,食指一动,嘭一声滑出枚子弹。

黑瞎子看着小心逼近苏万的最后一匹狼哐当倒地,饶是活了百来年见过各种奇人巧运的他,也不禁哇哦了声,啧啧称奇。

这小子在某些关键时刻,运气实在好的像鬼上身啊。

评论 ( 4 )
热度 ( 80 )

© 酒凛 | Powered by LOFTER